【转】李猛:我们如何理解现代性?——评刘小枫的《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

哲夫成城
2020-03-21 08:59:58 看过

文章来源:《学术思想评论》,第4辑(1998年)

“现代学”不是一门“学科”,而是社会理论中的一种思想行动,就像哲学中的现象学,显然不等于哲学“学科”,或者,对哲学也还有别的理解,但现象学宣称,哲学应该是现象学的思想行动,这与分析哲学的哲学宣称没有分别。我所谓的“现代学”,不过是说,社会理论应该是关于现代现象的思想行动,这种思想行动由具体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各个学科的理论研究来支撑,但他自身不是其中的某一学科(如社会学)。对于何谓社会理论,自然还有别的说法。比如西方马克思主义就把社会理论看作批判理论。社会理论即“现代学”,只是我的理解而已。就思想的负担来讲,“现代学”承载的的确比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各个学科所承负的多得多。这不是出于方法论或知识文献的考虑,而是出于思想行动的考虑。 ——刘小枫

对作为现代性的一个重要表征的审美(感觉)主义的反省,一直被汉语知识界忽略,至多被一些人在趣味层次上加以抵制。《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一书对思想——学术质态上的审美主义——更多地与“现代性”,与人的精神气质相关联——进行了详细审理。作者在行文中,审美主义同时又被用以指称一种丧失知识学逻辑距离的思想——学术型态——更多地与“现代主义”,与一种思想——学术——艺术气质和文体风格相关。对这两个侧面的审美主义的抵制规定了现代学的质态和形态。社会科学现代的建构原则(方法论)是这本书的一个一以贯之的潜在话题,这似乎成了作者之“现代学”的一个重要内容(这使人想到了韦伯的用心)。

  对作者本人来说,《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一书至少达到了以下目标:调校了他以前学术活动的视角,积累、深化并扩展了他以前的诸多论点,并给它们重新定位。而对于汉语知识界,这本书的意义是多方面的。如果说《拯救与逍遥》、《走向十字架上的真》对于汉语知识界的刺激集中在内容上(评论者无论是赞赏还是抨击,都是在对其思想内容作出反应),那么这本书则不仅是在内容方面(现代中国问题是一个被一谈再谈的话题)对知识界形成刺激,它自身在力戒概论性学术样式、建基于兴之所致的观察之上的随笔性学术样式、以对某种理念的偏好为论据的学术样式的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阻断了它产生这些样式反应的所依赖的话语空间。对一本书就思想内容作出反应总是容易的,因为我们常常可以无需准备,不加思索就表示赞同和不满。但对这本书的问题意识、方法论、知识文献的利用等等作出反应要困难得多,当然也就有意义得多。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