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与理解

十方散人
2020-03-18 看过

其实《文明的冲突》中心概括起来,便两句话:现代化≠西化,西方普世价值观是霸权主义和自欺欺人;亚洲的崛起(尤其是东亚)将取代西方在传统世界的霸权地位。 因此,该文发表之初,便如深水炸弹,引起极大反响。对于习惯了高高在上用西方价值观衡量世界的欧美人来说,该文无疑极大挑战了其百年来塑造的白人至上主义,亨廷顿也由此受到了众多攻击和人身威胁。 但是时过四分之一个世纪来看,该书无疑极具前瞻性和预言性,过去二十几年的事件证实了亨廷顿的判断,欧洲衰落板上钉钉,中国已成为区域领头羊,伊斯兰国家和文化也越来越引发着世界地震;当然,对西方最大的挑战,则是“普世价值观”已经完全旁落甚至成为全球笑柄。全球文化的多元化和西方政治文化的式微,进一步将亨廷顿推上了神坛。 回过头来看,亨廷顿当时提出的西方的普世主义的几个问题,已经完全成为了现实。在西方人看来,全世界人民都应当信奉西方的价值观、体制和文化,因为它们包含了人类最高级、最进步、最自由、最理性、最现代和最文明的思想。但是这种普世观念却是不道德和危险的,其最大的不道德便体现在双重标准上,比如对最大独裁国家沙特的种种采取了认同,却对中国等国家的人权问题指手画脚,对于以色列屡次触犯联合国公约的行为不予理睬,却对中亚诸多“触犯了联合国公约的国家”进行了军事打击;为了支持克罗地亚人和波斯尼亚人,可以无视其种族清洗、侵犯人权和违反战争法的行为,而东正教如俄罗斯塞尔维亚人恰恰是在这些方面经常遭到谴责。 在亨廷顿眼中,如果说世界上有最危险的事情,那一定是西方对其他文明事务的干预。普世价值观的推行,和中世界基督教残害异教徒的行为,其实是异曲同工。要知道人类几百万年进化造成的血缘、形体、肤色等的种族差异,远比几千年造成的文明差异更难弥平。 其实很早之前新加坡便提出了解决文明的冲突的原则:“将社会置于个人之上,将家庭作为社会的基石,通过共识而不是斗争来解决重大争议问题,强调种族和宗教的相互容忍与和谐。”只可惜身处高处的人,只可能往更高处看,是不甘愿主动往下看的。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文明的冲突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明的冲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