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对于当下的启蒙

已注销
2020-03-16 看过

【藏书阁打卡】

一、小概率大影响:LPHIS

小概率大影响的事件(Low-probability,high-impact events,LPHIS)——称之为lippies。大概率大影响的事件(high-probability,high-impact events),称之为 hippes(HPHIs)。covid19传播,属于小概率大影响事件——LPHIS。

二、背理动机的存在

由于国际卫生条例IHR的存在,那些汇报新疫情的国家通常会得到这样的“回报”:成为贸易限制的目标国。因此,初期确实存在明确且强有力的背理动机(perverse incentives)和隐瞒收益。注:2003首次向WHO报告SARS疫情为非官方渠道。

三、STEEP框架和情景矩阵

为信息降噪,我们需要远离单一线性决定论的系统性盲目,比如基于地缘政治和冷战思维的投毒论。金融领域有著名的组合投资分散风险定律,通俗地说是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那么,我们为什么如此容易把脑子全给了单一线性思维?推荐使用STEEP框架和情景矩阵。

四、繁荣的错觉

心理学界有著名“繁荣的错觉”实验,即把个体的或一个阶级的繁荣,当成所有人的繁荣。同理,也存在“厄运的错觉”,人类对于个体灾难往往更具有共情力和代入感,这是情绪过载的源头。

五、集中控制系统

政府作为一个典型的集中控制系统,决策者存在明显的制度性约束:由于注意力资源的有限性,越高级别的官员,其关注起点越高,面对繁多的注意力需求,低于关注起点的信息直接被忽视的概率极高。

六、心智模式与认知负荷超载

固定且被持续强化的经济加维稳心智模式下,covid19的风险对于决策者是认知负荷超载事件。且作为集中管理和等级制的究级进化体,信息从这条雷龙的遥远的尾部,传递到决策层微小的头部,再将未充分有效的决策信息和答复摸索着向下返回,效率可想而知。

七、权力共享

医院一线、市场监管、疾控中心、所在市区、WJW、分管市长、市长……危机的有效应对,职能隶属多个部门,职权交织,涉及权力的共享和流程的协同,哪怕在后期已外部强势介入统一指挥,各个层级之间仍然无法有效协同,遑论在曲突移薪各自为政的初始阶段了。

八、政治文化的缺陷

WJW和JK在政府序列中的地位较低,不同于经济的财税系统和维稳的政法系统,属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 一类,职位任命可能更多用于回报较小的政治人情债,因此很难期待出现沧海横流时强腕英雄力挽狂澜于既倒,更多的是二类选手。

九、风险错误贴现误导决策

任何决策,都免不了成本收益的分析和得失的权衡,防范风险是有代价的,缺乏足够且适当的激励,无法对冲付出的代价成本,尤其是在将风险进行类比贴现之后:既往快速低成本的防控经验——如H5N1禽流感,更促使保守决策。

0 有用
0 没用
意外 意外 7.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意外的更多书评

推荐意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