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被开除的晴雯的一些话

慕容小燕子
2007-11-12 看过
我又想到了晴雯。这个美丽、聪明的女孩子,最后被撵出去,惨死在肮脏的亲戚家。关于她的被开除,我觉得其中有许多值得自己警觉的东西,也想把想到的告诉我的女朋友们,故写了下面的话。

第一,居其职,就该尽其事。不能懒惰,要勤勤恳恳做事。既然是当丫鬟,领那一份薪水,就要做事情,不能做富贵闲人。

晴雯在怡红院的地位非常特殊。前有袭人做宝玉的贴身事,后有麝月等做细致活,最后是大堆的小丫头可使唤来做粗活:晴雯是没什么事情做的。且看袭人因她母亲病危回家去的那一回:

宝玉看着晴雯麝月二人打点妥当,送去之后,晴雯麝月皆卸罢残妆,脱换过裙袄。晴雯只在熏笼上围坐。
麝月笑道:“你今儿别装小姐了,我劝你也动一动儿。”
晴雯道:“等你们都去尽了我再劝不迟。有你们一日,我且受用一日。”

还有一个地方也可以看出来晴雯平时是不干活的:袭人在家期间,晴雯戴病给宝玉补孔雀裘,袭人回来后听说了此事,于是:

袭人笑道:“倘或那孔雀褂子再烧个窟窿,你去了谁可会补呢。你倒别和我拿三撇四的,我烦你做个什么,把你懒的横针不拈,竖线不动。一般也不是我的私活烦你,横竖都是他的,你就都不肯做。怎么我去了几天,你病的七死八活,一夜连命也不顾给他做了出来,这又是什么原故?你到底说话,别只佯憨,和我笑,也当不了什么。

表面看,画面非常温馨,其实里面暗藏危机。不是小姐,怎么能过小姐日子呢?有危机感和上进心的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就应该警觉了:什么都不做,意味着被架空,也意味着随时可被人代替。这时候应该主动出击,争取多做活,使自己的才能和不可取代性显山露水,也使自己得到锻炼,从而越来越能干、娴熟和有经验,最后渐渐做到和袭人一样或比袭人更高的位置上去。

第二,搞清楚你的上司是谁。发薪水的人才是你真正的上司。

晴雯一直搞不清楚自己的上司是王夫人。她以为老太太和宝玉喜欢她,她就能够长长久久的了。大错特错也。老太太和宝玉是喜欢性子骄傲点的、聪明的、漂亮的女孩子。但是更年期的王夫人最看不上的就是这样的。晴雯不知道稍微隐藏一下自己的本色,一味地把漂亮、聪明伶俐和刻薄展露在王夫人的眼睛和耳朵里。

第三,女孩子不能不善良温柔。对下属不能太严厉。人际关系不能不搞好。且看她怎么对小红:

晴雯一见了小红,便说道:“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弄,就在外头逛。”
小红道:“昨儿二爷说了,今儿不用浇花,过一日浇一回罢。我喂雀儿的时侯,姐姐还睡觉呢。”
碧痕道:“茶炉子呢?”
小红道:“今儿不该我的班儿,有茶没茶别问我。”
绮霰道:“你听听他的嘴!你们别说了,让他逛去罢。”
小红道:“你们再问问我逛了没有。二奶奶使唤我说话取东西的。”说着将荷包举给他们看,方没言语了,大家分路走开。
晴雯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他兴的这样!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呵!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一面说着去了。

换作是袭人或麝月,绝对不会混在碧痕、绮霰这些二流丫鬟里面对三流小丫头大声喝骂兼刻薄讥讽。都是穷人家的女儿,何苦得了一点势,就同类相轻?

再看这一回(她生着病,又碰上小丫头坠儿偷了平儿的虾须镯事发):

晴雯又骂小丫头子们:“那里钻沙去了!瞅我病了,都大胆子走了。明儿我好了,一个一个的才揭你们的皮呢!”唬的小丫头子篆儿忙进来问:“姑娘作什么。”晴雯道:“别人都死绝了,就剩了你不成?”说着,只见坠儿也蹭了进来。晴雯道:“你瞧瞧这小蹄子,不问他还不来呢。这里又放月钱了,又散果子了,你该跑在头里了。你往前些,我不是老虎吃了你!”坠儿只得前凑。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向枕边取了一丈青,向他手上乱戳,口内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坠儿疼的乱哭乱喊。麝月忙拉开坠儿,按晴雯睡下。

晴雯是个凶狠的小姑娘。这样一来,就不知不觉地得罪许多人。树敌太多,她还不自觉。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说她坏话呢!后来终于传到当权者耳朵里去了,使得她给当权者的印象非常坏。

第四,不能不知道自己是谁。即使别人再宠你,你也不能没有忧患意识。别人越是抬举你,你越是要小心。首先,宠爱有时是害,因为宠爱会让你娇惯,失去竞争意识;其次,你被上面抬举,下面就有人妒忌你,要千方百计地把你拱下来,不能不小心。

晴雯仗着宝玉喜欢她,自己又是老太太看重的丫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端午节那一回,宝玉因为不快活就说了一句,她就扯上那么多,把袭人给得罪得够呛。到了晚间,她和宝玉言归于好了,她在院子里撕扇子取乐。这些原本都不是做丫鬟的人应该做的事情。她不想想她能靠宝玉一辈子吗?宝玉是能托付的可靠男人吗?不是。她是死于安乐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晴雯和宝玉拌嘴的时候,袭人来劝,这么说:“姑娘倒是和我拌嘴呢,是和二爷拌嘴呢?要是心里恼我,你只和我说,不犯着当着二爷吵,要是恼二爷,不该这么吵的万人知道。……”足见袭人比晴雯有分寸得多得多。

第五,不能太单纯。晴雯说话呛人,有时倒并不是她真的比旁人恶毒,而是她太单纯了,没心机,喜欢乱说话。

比如她讽刺小红攀高枝那一回,她没深想想她那话中无意间也得罪了凤姐。日后小红偏偏就成了凤姐面前的红人了,小红不会不记得别人过去是怎么对她的,在凤姐面前告个状什么的,被告的人不死也丢半条命——当然那时好像晴雯已经香消玉陨了。

还有宝玉过生日,他们准备在怡红院开夜宴那次,林之孝家的带人来巡逻,嘱咐了他们几句。林之孝家的走了之后,晴雯的反应是这样的:

晴雯等忙命关了门,进来笑说:“这位奶奶那里吃了一杯来了,唠三叨四的,又排场了我们一顿去了。”

而麝月却是:

麝月笑道:“他也不是好意的,少不得也要常提着些儿。也提防着怕走了大褶儿的意思。”

非常明显,麝月比较善解人意,总在打圆场。晴雯在没有恶意的情况下,也喜欢话里带刺,非常有性格,比较叛逆。

第六,不能蛮干。大家都知道袭人之所以不招红迷待见,就是因为她奴性太重了。跟着老太太的时候,就一心想着老太太;老太太把她送给宝玉后,她眼里心里就只有一个宝玉。而晴雯和她相反,她是一个具有反抗意识的女孩子,她不甘为奴,也从来不把自己当奴隶来看。照我来看,袭人也不喜欢当奴才,只是她们二人对命运的反抗方式不同。袭人是比较理性的一个人。她考虑到现实的基础,勤勤恳恳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往上爬。晴雯却只知道一味蛮干。精神上反抗着。行动上却没有进步,现状一点都得不到改善,反而使自己的境况越来越糟糕。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啊。从这一点可以得出:不能做愤怒青年,要顺应着——顺应着——,最终才能使自己从愤怒的泥潭中真正走出来。

关于晴雯的例子,有太多太多,不胜枚举。从很多细小之处,我已经可以看出她命运的可悲。最后,我要用自己曾经送给朱纯洁的一句话来结束这篇东西:态度决定一切,细节决定成败。
1542 有用
377 没用
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10条

查看更多回应(710)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