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门外汉的感想

波将金村民
2020-03-14 看过

彼得·伯克认为“理论所能做的就是建议历史学家针对其所处的特定的时期提出新的问题,或是就熟悉的问题给出新的解答”,因而在《历史学与社会理论》一书,作者似乎想在社会学理论与历史学之间搭建一座桥梁,通过对社会学理论的综述从而为历史学家打开视野。 “理论就像比较,能够让历史学家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自己习惯的假设和说明之外的可能性与多样性,从而拓展历史学家的想象力。”对于作者来说,尽管理论家工作的很大一部分是简化现实,但是存在的多样性并不意味着理论家的简化是错误的,多样性的存在反而提醒理论家“永远也不能径直将理论应用于过去。” 而作者也毫不讳言比较史学的危险性所在:其一是过于轻易地接受预设,认为各社会沿循某种无法避免的阶段序列逐级演化;其二是种族中心论的危险。因而作者认为他所要做的工作,就是占领大卫·休谟所说的“热情与迷信的中间地带”——说服历史学家更加认真对待社会理论,并使社会学家对历史更感兴趣。 正如彼得·伯克所言:“我们正处于一个界限模糊、学术边界开放的时代,这样的时代既让人激动,也令人困惑。”在既激动又困惑的时刻,读这本书之前要戴口罩,读后要认真洗手,因为书里的人口密度实在是太大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历史学与社会理论(第2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学与社会理论(第2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