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懂也装懂

[已注销]
2020-03-12 看过

《我与地坛》一文的第三段,是这样写的:

它等待我出生,然后又等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四百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这时候想必我是该来了。

这句“这时候想必我是该来了”,读下来就特别有味道。为何是这时?为何是地坛?

前面的语句描述可以看出,地坛就如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早已经看惯了人世来去。有一种 《红楼梦》中唱词的味道(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正因为是这样的环境,史铁生才恰恰觉得是安全的。这位老人早已看多了朝王兴替,有怎会把他的这点痛苦放在眼里,也正是这种“无视”,能让他感觉有了喘气的空间。

是与不是,只有作者知道。作为品书之人,只能肤浅地想到这一层,想必也无所谓对错,有所得即可。

3 有用
0 没用
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与地坛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与地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