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更在乎你的幸福和快乐,阿不思。

白色不黑熊
2007-11-10 看过
我爱你,阿不思。
我不了解你。我不知道你会轻蔑地对斯内普说“你令我厌恶”,也不知道你需要强迫自己面对那孩子的目光;我不知道你会背对着哈利,流着泪,也不知道你如此责怪自己;我不知道你爱过格林迪沃,也不知道你会因为见到家人的念头丧失了理智,中了致命的魔咒;你在乎那孩子的幸福和快乐胜过在乎战斗的胜利,可是一直都在断断续续地被误解。你从来不说你自己。总是说着和计划、战斗、哈利有关的东西。你关心哈利的快乐,却没有人知道你的快乐,你的痛苦,你。
看完第七部之前一直不去任何有关哈利波特的地方,不想听到哪怕一点点剧透。不过罗琳还是告诉我们你爱上了格林迪沃。很容易发现,自己不了解你。
    也许很多人看第七部之后对你有了别的看法?但是我一直盼着看到真实的你...你有什么义务做一个别人眼中那个完美的灯塔?你是你...有很多人从第一部起就相信斯内普,我不理解斯内普吸引他们的地方;不过我体会那种心情...一直忠于谁的心情。

    海格抓起他的伞在头顶上饶了几圈,怒喝道:“永远——不准——在——我——面前——侮辱——阿不思——邓布利多!”那时我觉得你很亲切,你的名字是那么顺耳,即使在几千人、几万人中,我也能把你的名字认出来。
   “这么说——你又来了,哈利?”
   哈利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一下子冻成了冰。他朝身后看去。坐在墙边一张桌子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阿不思·邓布利多。你不是麦格,不会说“波特,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对吗?
    “你和你之前的千百个人一样,已经发现了厄里思魔镜的乐趣。”你总是这么客气...不,不是客气...你知道他是个孩子,还是这样和他说话,有时,像是希望他能了解,当然他在你去世之前不能...你知道他不懂,你也知道他有一天会懂,你...希望他了解你吗?那个卓越的孩子?不过那天晚上,他事后才想起,自己问了你一个有关隐私的问题。
    第一部里,我敬畏你,觉得你陌生,直到哈利把你的眼镜当成了飞贼,你真的成了一个亲近的人。然后,我总是在书中期待着你的片断,与你相见的时候。
    然而……你只是说着“哎呀,你问我的第一件事,我就不能告诉你”或者“他碰上了一个身上标有这么美好印记的人,是会感到痛苦难忍的”或者“是斯内普教授,哈利”以及“呸,倒霉!是耳屎!”这样的话语!关于你自己的呢?
    ……
    那时我甚至没有想到,该让那个孩子问问你,你的过去。那时我是个和哈利一样大的孩子,那时你为他而骄傲。

    他十二岁的时候和朋友开着汽车来学校,你给他朋友的爸爸去了信。那一年他经历别人的误解和自己的怀疑,你远远看着。他看到了凤凰涅磐,却不了解那凤凰从何而来,为什么和你在一起;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你离开后,凤凰去了哪里。“没有,什么也没有,先生。”他说。你担心他吗?或者担心汤姆。你被赶走时,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他很担心,他的朋友、同学也那么担心。(你说“我太担心你了”,却不肯让我们这些担心你的人多了解你一些!)他疲惫却充满成就感,从密室出来,你感谢他的忠诚,格兰芬多的宝剑让他欢欣。你看到他因为自己身上斯莱特林的特征而困惑,那时你...有为那孩子感到……抱歉吧?那个孩子快乐地解放了多比,回去过暑假了。你知道他将去赴死,目睹过无数男女的死亡,你知道汤姆希望的正是正在发生的——你爱那个孩子,不希望他遭受太多苦难,计划是否成功只是第二位的事情。决战的一刻还在很多美好的日子之后,你是否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你们的死亡?是否有人可以让你对其坦诚诉说着一切担心、顾虑、决心?

    小天狼星出逃的那一年,你是否比往常回忆了更多往事?——或者你从来都在回忆它们,为了那一战,还有那孩子。那孩子的生活呈一个扇形在他面前展开,卢平,月亮,斯内普,他父亲那辈留下的片断,朋友,荣誉,秋,霍格莫德,你看着他,想象他终究要面对多少艰难,那时的他还想不到。我也想象不到。
    不过他没有让你失望。你想,这个年轻人一定在不满,不满为什么自己知道了教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却又让他失去了一度就在指尖上的自由。他还太小,也许还没意识到生活不是打倒敌人然后得到完满的胜利。
    你和小天狼星长谈,听哈利讲述特里劳妮的语言,却不告诉我们……我只能说“更多的东西”。后来我才意识到那天就是战斗的开始了,那天整理混乱思绪的可能不止发现了父亲的哈利一人。
    你知道那是个不一般的孩子,也很高兴他有两个可以绝对信任的朋友。赫敏很出色,罗恩是个好人。后来你给了罗恩熄灯器让他找到回去的路。如此了解别人,却不让别人了解你的阿不思,那时你想起了你的老朋友们吗?现在我才意识到,七年里,几乎没有发现你在世上还能联系的人当中有朋友...有铁三角间那样情谊的朋友。
    后来你说那时你内心开始不安。我却想知道,那时你有没有想到格林德沃?不是1945年,是更之前的、恍若隔世的岁月...你向别人坦白自己的内心的岁月。

    好了,1994年,一切都该行动起来了,虽然你的心已经经历了太多,是一颗老人的心脏了。
    那孩子伤疤疼了起来,想给你写信,却又没有。几年后他将后悔没有多接触你一点。如果他决定多接触你一点,你是要让他多了解你一些,还是希望事情就那样——和他谈谈关于他自己的事,汤姆的事,计划之类的就够了?阿不思?
    我不知道在丽塔·斯基特发表那些令人不愉快的文字之后你是不是微微一笑然后把这碍眼的不快放到身后然后去做那些重要的事。我不知道你看到写有哈利名字的纸条时你的大脑如何转动做出决定让他去面对要来的。我不知道哈利在一个个项目中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让你欣慰或者更忧愁他的未来。我不知道你将记忆一次次装入冥想盆的那些白天和夜晚如何计算和回忆以及出神。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除了打败伏地魔的计划之外的和你有关东西。你从来不说。
    那孩子正在长大,你对他说这个人是为什么进阿兹卡班的,那个人是如何对待家人的。你的负面感情色彩很少流露。你伟大、睿智、优雅;你让我们看到的仅限于此。不是因为做作和面具,只是,——也许我们都没有资格了解你的内心?无论是那个一点点长大的孩子,还是斯内普或者卢平等人,还是教工们。
    你安排他们行动,和魔法部分道扬镳,你坚定,令人觉得安慰。以至于我们都没意识到这是多么残酷和困扰的战争。

    诽谤铺天盖地而来,不是第一次,也够烦人。忠诚更容易被看出来。你一定想得到那孩子会如何埋怨和误解你,也想得到这一年他过得有多难。他没有完成你希望他学会的大脑封闭术,你也没有好好和他谈谈。我们失去小天狼星之后,就像哈利眼里的那样,你的老脸很平静,和福吉谈了半小时之后,你坐在了哈利面前,好久没有这样过了。
    不知你看到“邓布利多军”之后是否感动了,在那个优雅从容的老脸后面。现在想来那些优雅从容真的好烦。你们有很多话应该说,我们也看着,等着,却没有尽兴,永远都有什么堵着。一个预言!还有更好笑的吗?第五部就是要写这个?
    哈利吼叫着,说邓布利多不了解他的感受,说你不明白...认为你只说无关痛痒的话...
    那些日子我比哈利还要年轻...我没想象过你的青春期...你仿佛一直都是那个样子...你肯定也有无处发泄自己的怒气的时候...憎恨这些不合理却又在运转的东西...我说这些干嘛呢?
    你说出了对他的担心,这五年来,时时刻刻都在关心他的幸福和快乐。他的怒气渐渐消失。你说你这些年对他的关心和担心,却不说它们的程度,因为你知道这孩子现在还不能懂。你说你不想在他的重担上再加上一副。这些话语对那时的我们来说都不是很重要,对吗?我们更关心预言;我们不知道你就要走了...
    你总是担心别人!我们也想了解你。你总是去危险之地,不告诉我们有几成胜算,轻描淡写的带过很多。
    不知那孩子有没有为自己的误解内疚,在你说你不见他的原因的时候!格林德沃...你在那间办公室里想起他没有?我想,他不会这么说话..他至少总是会理解你即使……哈利的无理当然无法让你产生对他的责怪,你闭上眼睛,把脸埋在修长的十指里。

    你死去的时候我无法描述任何事物。既然已经无以复加,假魂器似乎没有让悲伤更增加一筹。大量可以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竟然是分离的前兆。罗琳说你没有走,你就在我们心里,可那有什么用?描写你的文字更多了,但哪一句是在写你?只有汤姆,战斗,计划...你还是……不肯将这一点点时间用来……让我们……最后,你像一个巨大的玩偶从塔楼上跌落,一切都晚了,我看着事情飞快地发生,看你痛苦和镇定。最后我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怎么做的,不知道你计划做什么,不知道你的过去,不知道你。
    “太晚了,哈利!下次再给你讲这个故事吧,晚安。”你让那孩子尽量了解汤姆,你在这上面告诉他应该知道的一切。太晚了,时间太少了,但是我们都不知道,居然只有一年!那些课程帮助哈利活了下来,但是...我更在乎邓布利多的快乐和……健康?更宁愿看见邓布利多在最后的日子里和谁讲述自己,讲述自己摸到复活石冰凉的表面那一刻是怎么欣喜狂乱的,是怎么想起了年轻时的愿望,还有格林迪沃的脸。我希望你有一个时候安宁下来,面前有一个人,你对他诉说你自己,所有。太晚了,你去世之时,我也没能看到这么一幕……
    “他指责我‘彻头彻尾是邓布利多的人’。”“他真无礼。”“我说我是的。”
    ……
    “我很感动,哈利。”
    是留恋了吗……虽然已经把死亡看淡了,还是...我揣摩不透的感情。你很少像这样表现出更深的你...
   “其他事情让你惦记着。我知道了。”
    回头来看这话,不由得伤心。不知那时魔咒已经扩散了多少。
    最初,我竟然还以为,那孩子的生活太充实,太多事情了,他太关心太多事情了,让邓布利多生气了...
   “我能用燃烧的衣柜吓住你,迫使你赎罪的时间早已过去。”
    阿不思……为什么不早一些把汤姆……你曾经有和他一样的愿望,你一次次对哈利强调汤姆永远不懂的东西...我们都知道,那也是你和汤姆最大的不同。你爱阿利安娜。你向魔镜望去时,看到的...不要责怪自己了,阿不思...
   你让哈利明白必须去除掉伏地魔,预言却是无所谓的。你让哈利自己走上前面对这场殊死搏斗。你不能愧疚,对吗?你一直都在预想着那孩子死去的那天...所以你也不在乎自己的死亡了,是不是...没有愧疚的时间,只有前面的战斗...
   我看到你欢快地离死神越来越近,后来才知道那是你一度想征服并为之付出代价的东西。也许你比哈利花了更多时间,才知道什么不能实现,什么不能挽回,什么必须接受。我爱你。你不顾我内心如何歇斯底里,你喝了那药水。“祝你健康,哈利。”
    “……不喜欢……想停止……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请让它停止吧,我知道我做错了……别伤害他们,别伤害他们,求求你,求求你,都是我的错,冲我来吧……”
    阿不思,没事了...没事了...它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其他事情让你惦记着。我知道了。”
    其实他很在意你,尊敬你,也很关心你,他不知道已经很晚了,他希望你和他一起进行这场战斗,他希望你快乐,你死了他也几近崩溃,他记着你的遗言,遵守对你的承诺,盼望再次看到你的眼睛...他很后悔自己没有多问问关于你的事,他为不了解你自责过,他想念你...他比阿不福斯更了解你,他知道你在恳求什么,他想碰到你安慰你。

这就是我在你死前认识的你的一角:优雅,从容,伟大,善良,却不被了解。永远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藏在那些调侃和平静的语言后面,你把自己的安危放在一边,你担心哈利,可知道我,我们也担心你?那么多人忠于你,爱你,你也不肯告诉他们...

    下面该说什么?你流泪了,因为哈利的勇敢,因为愧对阿利安娜和母亲。
    还以为你提到格林迪沃时会有一些我一度想看到的感情流露。不过没有。突然发现自己太幼稚了。
    曾经我也怀疑你根本不爱那孩子。我害怕啊。害怕我以为很亲切的你是另一个人。你那么多事情不告诉他!我甚至一度相信我看到的全是秘密和谎言...但是哈利在第二十八章不怀疑这一点了,不是吗?所以我也不再怀疑了。然后我又害怕在这最后的一部,我们只能通过这些方式来了解你了,很合理,很不能接受。还好罗琳留了国王十字车站那一章给我,你和我哭了也笑了,这就好了。
    别哭了,阿不思!我爱你!
    你的经历又怎么了?只会让我们更想念你...其实我很怕你不在意那孩子,怕你说你担心他全是假的,怕你不出来解释,怕你只是...害怕我们敬佩的是我们想象出来的,你过去做过什么,想得到什么,那不会改变我对你的认识,你导致了妹妹的死亡,那却让我想要抓住哭泣的你的手臂...现在我知道我的害怕都是多余的了,阿不思...
    如果是我,也许会选择永远留在那里,不回去了,就在那里,不管往前是什么地方,只要和阿不思同行就好了...
    你渡过了这个世界去了另一个地方。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那样自责了,不要再说“我是不是比伏地魔好”了,不要那样只担心别人却不诉说自己了...我们都知道,你的罪孽都已经赎清了,早就赎清了,没事儿了...不会再有伏地魔了,可以休息了...希望看到你安静地对人诉说,这些年你在哪儿,爱过谁...
    真的很希望你还是一个生者的时候,有更多的幸福和快乐的日子。你只是明白得更多,思考得更多,我们不能说你不幸福和不快乐,你一直...
    罗琳是个大人,经历过很多事情的人,知道什么是幼稚。她没有给我们多少想象的空间。你提起格林德沃,我没有听到我想听的话。然后马上觉得自己真幼稚。
    格林德沃也吃了很多苦,不知他变成了一个什么人?你们会见面吗?你们会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吗...

:::::::::::::::::::::::::::::::
看了看,自己写得真的很烂...不过总算写完了...
今天我生日,呃,祝我生日快乐。
236 有用
1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4条

查看全部104条回复·打开App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的更多书评

推荐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