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英尺的天边

波波比
2007-11-01 看过
一万英尺的天边

早晨8:40,小跑着赶上了191路车,拥挤着上了车,将耳机塞进耳朵,反反复复地开始听《似是故人来》。于是在这个秋阳斜长的清晨,突然清晰地想起一些往事。
想起关于行走。想起2002年3月。想起2001年9月。想起2000年5月。想起1999年3月。想起1998年8月。…………想起我的每一个行走过的脚步。云南的绿水青山。杭州的烟雨迷朦。北京的灼热迷茫。广州的步步为营。梅州的初涉尘世。。。。。。行走,与每次的开始或结束息息相关。
铁路是每天要经过的。坐在车窗里,我通常会透过玻璃安静地发呆。有时候看得见轰轰而来的火车,去南宁、去温州、去上海、去福建,去北京……火车抵达的许多地方都有我的朋友,他们在一万英尺以外遥远的城市,不知是否依然如故。他们的许多人许久不曾与我联系,偶尔的一个短信会牵系起所有的温暖;但是窗外朝阳正灿烂,每一天都是新的,关于旧日,关于故人,在每一遍的回顾都变得逐次模糊。
大部份时间,我们厌倦重复。但不知不觉,又开始反覆来去,说一句话,走一些路,爱一些人。生活,在反覆中,洇没了惊喜,洇没了灵感,洇没了飞翔的欲望。曾有过的去西藏的梦,此时还深埋在心底,会在某一个时刻猛然醒起,惆怅便此疯长。
曾和我一起游历大理丽江的朋友,一个将为人母,另一个在上海的男孩久未联系,昔年快乐的三人相约来年再把臂同游,终于在一次又一次的零交集中灰飞烟灭;知道这一生从此开始各自行走,同路人也许是今生仅有的一次缘份。杭州呢?离广州二十二个小时的距离。我告诉小烛我多么想去杭州安渡晚年,西湖的雨雾时时笼罩上我思念的眸中,但是诗写就不了生活的全部,我依然日复一日地停驻、行走在自己的城市。还有北京,陪我驰骋的那个男孩已经去了多雾的英伦,渐渐地失却了声音,但他的字,每一次挟着风声呼啸而来,每一次都充满了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的落寞,原本就是错肩而过的朋友,原本也不该有太多的怅然,却在每一次的怀想中为孤身在异国的他戚戚而悲。我们曾经彼此相知相惜,我们曾彼此分享过彼此的忧喜,我们的温情曾流淌在北京到广州的邮局间,也这样在岁月和阳光的风里,远走。

下午16:29分。我从座位上站起来,舒展一下僵持的肩臂,冲上一杯咖啡。公司里很安静。每个人在自己的座位上各自为政。我们通过Email交流对工作的看法,交流每一个项目的进展。QQ上挂着我的同学,老同事,以及黄金的网友或者其它。那些头像大都是每日都见的,也很安静,偶尔会有“的的”的声音响起,少。我每天会固定的去黄金,即使没有新文章,我也眷眷地来回翻着一些文章,一些图片,一些音乐。微笑,或者颦眉。我喜欢守在这个城市,来回地看,来回的写,来回的为她忧伤欢乐。有时候,会是一个人。有时候,有许多人:陌生的、熟悉的。我们都不说话,我们都在安静的看或者写。
想:这样的一个世界,是一个空洞着安静的世界吧,时针分分秒秒滴滴答答的转过去,一万英尺的距离那么近,又那么远。近的远的,好多朋友都开始有爱情,有自己的私人世界,这很好。一个月前给我听那首哀怨《不要问》的女孩,也在一个月内寻到了她的幸福,我说你还会听这首歌么?你还体会得到歌者的心情吗?她只是微笑,不回答。若干时刻,请允许我们把自己心灵只交付自己,不假他人,独自享受自己的忧伤。
我把王菲的碟放进CD盒里,戴上耳机,听到耳膜将要爆裂为止。焰火之夜在《音乐手记》里说王菲的歌有时可幻化成一种温暖,在分不清繁华或是冷清的城市里,无从躲避,无从遗忘。 其实温暖一向如此,即使会模糊会褪色,但我们从来不曾遗忘。
     是的,我们从来不曾遗忘。一万英尺的天边,我的朋友,我的梦想。
6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似是故人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似是故人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