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捡起了第一块石头

殷旻
2007-10-31 看过
对女士而言,这不是一本可以和《瑞丽》一起看的书。《瑞丽》让女人变得有更美丽的性别特征,大大提高异性吸引指数,让我们这些骨子里头拥护“泰山派”人类进化观点的男人们大快朵颐。《女人的起源》则以女性的角度来讲述人类的进化过程,对一直以来的男性话语下的人类进化史,进行了适当的调笑和指摘。这大概可以看做“女性主义”终极理论文本。

总的说来,全书的理论基础是英国海洋生物学家哈代爵士的“水生理论”,认为人类进化过程中被迫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呆在水里,最后从水里到岸上完成了直立行走。伊莲·摩根据此告诉我们一些很令男同胞气馁的事情,比如,女性悠长的头发,是小孩子在水里挣扎时抓出来的;处女膜是挡住不洁的水长出来的;而胸部的隆起,是她上岸休息和哺乳的时候,太疲劳了,不愿把孩子抱到恰当的高度,所以小孩子只能拼命地抓啊抓,就把胸部抓大了。当然,也是女人最开始学会使用工具劳动——她拿了一块鹅卵石砸开了贝壳,其聪明程度一点也不亚于“泰山派”描述的男子拿起石块攻击猎物。

水生理论倒是和我国的女娲造人神话有点可比之处。女娲正是在水边捏的人,和了水和泥巴的。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筋骨”,他把泥巴给剔除了,当然只是恭维女子冰清玉洁。不管如何,我国在人类起源问题上的传说,都是和水有着渊源的。按照伊莲·摩根的说法,难道,这正是我国人民更容易接受“男女平等”的文化因子?!

到底是从树上到地面的过程中猴子变成了人,还是从水里到陆地的过程中猴子变成了人?前者称之“泰山派”,后者我们可以叫做“水猿派”(水生理论把生活在水里的人类祖宗叫做水猿)。这是学术上的问题,学术自有他解决问题的一套办法。我不是生物学家,探讨这样的问题缺乏底气。

显然,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两种论点,打上了深深的性别烙印。泰山派的主张,因为体力等因素,女性处于从属地位,为后世男权理论做了厚厚的铺垫,这正是女权主义者们深恶痛绝的。为了向男权说不,为了釜底抽薪,最好是重新构建一种学说,重新阐述人类的起源。水猿派正是这种产物。《女人的起源》从它书名造成的两性对立来看,作者在心中早就树立了一个靶子,这个靶子我们不言自明。而事实上,不仅仅是女人的起源,这本书说的是整个人类的起源,只不过,在她“水猿”的假说下,采用了女性视角来讲述这个过程,而主演,当然也是女性。

这无非是为了争夺话语权。谁拿起了第一块石头攻击其他物种究竟有多重要?如今这块石头在博物馆里也找不到(当然找不到),但它却和“玉玺”和“打狗棒”一样,成了话语权的象征。为了两性和谐,我现在提出第三种假说:男人和女人共同搬石头砸死了一只青蛙(两栖动物),不知大家赞同否。

2007-10-31 长沙马栏山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女人的起源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人的起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