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书笔记

苏木
2007-10-31 看过
    说是读书笔记,不过是从文章里作些摘抄。我想读之前要盘桓两点,一是宾四先生作这些讲演的背景,他的立场;二是放开己之历史受训常识,容纳之再作其他打算。如是方助于理解先生的立论。比如他对封建、皇权、专制、帝国主义、民主、选举和考试等概念的看法。读者当然可以不同意,先生也未说他是真理;有破有立,才看得到真本事。
    这本书用了小半天看完,初读真如沐春风,以断代、专题史作基础,如是如中央政权、地方政权,财税,兵役制度等脉络清晰、变化了然,进或退的渊源立现,更有先生对政治制度得与失的论证,或是一家之言,读起来铮铮在耳。
    先生在跋文里总结了古代政治的几个趋势,如中央集权的发展,社会平层结构的发衍,古代政治之弊端等,更强调历史研究的方法,举凡制度总不是一两个人想出来的,又断非不与其他人事、制度发生关联,反对或研究必得还原当时当地的立场,断没有凭空否决的;借用他国制度又须结合此时此地,也是一样的道理。
    我看评论,有说先生是民族主义者的,民粹主义者的,不一而足;我当然也不喜他对所谓制度与权术的定义,西方民主与我国古代民主的比较等,然而前面说过,先生也未说他是真理。更心喜的是他在古代政治智慧里寻找得与失,且如是坚定的自信心。这是一种笃行的态度吧。
    一本薄书,区区十万言,有太多可以信与行的观念,我亦未做专题性质的梳理,比如考试制度的变迁等,该是多么有趣的题目。

    (一)关于专制。皇帝是国家的惟一领袖,而实际政权则不在皇室而在政府。代表政府的是宰相。皇帝是国家的元首,象征此国家之统一;宰相是政府的领袖,负政治上一切实际的责任……一般人认为中国自秦汉以来,都是封建统治,或说是皇帝专制,那是和历史事实不相符合的。
    ……我们中国历史从汉代起,就不能叫皇权。因皇帝一个人不可能掌握一个国家的大权。中国皇帝向来没有讲过“朕即国家”,即是明清两代的皇帝也都不敢讲。单是皇帝代替了宰相,仍是制度上的改变,不是理论上的翻新……把满洲部族来凌驾中国读书人,则该是部族专制,而仍非皇帝专制。
    若说政权,则中国应该是一种士人政权,政府大权都掌握在士——读书人手里(士,只是一种流品,而不成为阶级)。今天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权说他们是代表全民的,则中国历史上的读书人也何尝不可说是代表着全民……此刻西方则必待大家选举,中国人则用一种公开的考试制度,这是看法的不同。……中国历史上的政权早就开放了,所以中国人一向便不讨论政府主权该何属,西方政府的开放政权来得迟,因此他们老是在争执政权该不在你们而该在我们,该不在皇室而该在民众,这是近代西方政治思想上偏重主权论之所由来。
    (二)所由与近代西方民主选举制度不同者,仍然是一从众,一从贤。中国传统观念,总谓贤人可以代表群众舆论与公共意见。
    中国历史上的传统政治,已造成了社会各阶层一天天地趋向于平等……政权是开放的,社会上聪明才智之士都想去走做官这条路,工商业就被人看不起。西方社会就不同,起先根本不让你做官,于是社会上的聪明才智之人都去经营工商业,待他们自己有了力量,才结合着争政权。
    ……中国政治实在一向是偏重于法治的,即制度化的,而西方近代政治,则比较偏重在人治在事实化……中国社会上想从政做官的人太多了,又再加上这些法令制度的繁密,来重重束缚他,这就是中国政治没有起色的根源……中国之将来,如何把社会政治上种种制度来简化,使人才能自由发展,这是最重要的。
    (三)中国历史上的经济与文化基础,一向安放在农村,并不安放在都市。先秦时代的贵族,唐以前的大家门第,到中唐以后逐渐又在变。变得既没有封建,又没有门第,而城市工商资本,在中国历史传统上,又始终不使它成为主要的文化命脉。一辈士大夫知识分子,还可退到农村做一小地主,而农村文化,也因此小数量的经济集中而获得其营养。

    10/31/07
20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