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作家变成了老板娘

little daisy
2020-02-25 看过

写侦探小说的女作家陪着考古学家丈夫从伦敦来到叙利亚。她从虚构的小说中走出来,和我们聊起饮食起居。在叙利亚考古现场的阿加莎多了这几个身份:考察队唯一的女性成员、考察队队长的夫人、考察地区的他者、自宅秩序的缔造者。

这虽然是一本以叙利亚为发生地的书,但阿加莎不通当地语言。根据她的描述,仅限于家务用语(“我怪自己没有学会这门语言!我懂得的阿拉伯语仅限于:这个不干净。这样做。不要用那块布。把茶端来。之类的家务用语”。”)由此可见,作者从当地人口中了解信息、想法的渠道是缺失的,她和当地人的关系是薄弱的。所以在阅读中,当她对当地事件进行描述时,我们必须保持警惕:这可能是通过他人的翻译转述整理得来,可能是作者依据现场围观发挥想象力的“结果”。必须说:如果带着对叙利亚当时当地的习俗、思想、历史、规则深入了解的目的去读这本书,就一定会令人失望。

1916年,根据英法俄签订的《赛克斯—皮科协定》,法国被委任统治大叙利亚(今叙利亚、黎巴嫩与土耳其哈塔伊省),开始了殖民统治。这也就是书中常出现的法国官员的来由。当作者丈夫带领的英国考察队来到叙利亚地区,他们准备了足够的考察经费。考察队通过丘墟所在地酋长、法国官员牵线,雇佣当地人挖掘文物,每日根据各自的挖掘成果,估价后结算工资。有时,老板娘阿加莎在边上观察小工是否偷懒,给丈夫提建议:该解雇这个,奖赏那个。最后,他们当然是运走文物。在当地,雇佣关系是新的。文物的文化价值是新的。

老板娘阿加莎对聘请的当地人进行英式男仆训练,还在家中引入“英式”茶点、餐桌摆盘、铺床规范。厨子、助手、司机、采购员、家政保洁一个个分工明确。他们也逐渐学会:一早送一杯泡好的热茶到主人卧室、端上备好热水的洗脸盆、懂得正餐时的顺序。到头来,阿加莎还是感慨“文明世界发明的餐具礼仪对男仆来说永远是令他头痛的事”。在当地,英国家政行业的规矩是新来的。在阿加莎看来,这些英国家政业务规范是文明世界礼仪的象征。

阿加莎进入叙利亚不是孤身一人,随她一起的还有雄厚的资金、殖民地官员的支持。这不是一个人的叙利亚故事,是一群英国人在叙利亚的故事。他们带去了一套游戏规则。他们不需要努力尝试理解不同所在地酋长的习惯、规则,而是直接将自己的做事规则、吃饭口味、审美标准带入当地,并通过支付费用获得。单枪匹马一个人去叙利亚,必定是另一个模样:就地取材习惯当地饮食、理解并参与当地游戏规则。

《说吧,叙利亚》正式出版在二战结束后的伦敦,距离实际事件的发生已有10年。在二战后写成的《后记》里,阿加莎写到:“我爱那片平静肥沃的土地和土地上淳朴的人们,他们知道如何大笑和享受生活,他们悠闲快乐生活,他们有尊严、有礼貌、有幽默细胞,且不畏惧死亡”。这读起来阿加莎像是改头换面了,原本充满东方学标签偏见的前文印象都消失了。前文中的东方被她归结为随意的、无规则的、法律低于教义、金钱又能时常帮助建立新规矩的。现在忽然改了。是二战改变了她的认知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说吧,叙利亚的更多书评

推荐说吧,叙利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