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宪精义 英宪精义 8.9分

《英宪精义》读书笔记

雷子
2007-10-27 看过
   每个国家有自己的传统,英人的传统却是自由。

    戴雪将英国宪政巨大成就的精神传统归于两个主义——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我还要再加一个——经验主义。他们恪守传统制度,但恪守的正是通过经验主义而非欧陆理性至上所获取得精妙的统治技术;他们信仰自由主义,但依靠的却是经验主义这种脚踏实地的形式来实践自己的理想。英人尚自由的传统若脱离了解决实际问题的原则,权力这只“立维坦”决不会老实的呆在给自己划定的界限内尽忠职守。正如戴雪数次皆已谈及的现代之前的以培根为代表的王权至上主义实与法国无异。自由的范围难以界定,但权力导致腐败的趋向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人性中诸种可能性的强有力的一种。

    戴雪在论述宪法的软性与硬性的区别时总结了一个很有趣的论点:硬性宪法易促成革命。“大凡有一种努力,使法律造成不变性,即无异于有一种尝试以从事于阻挠主权的力量使不能自由运用。最后结果足使法律的文字与国家内最高权的意志相冲突”。英国的宪法之所以性软,是因为它与英国其他法律地位并无差异。在巴力门主权下并无私法与公法之分,私法精神在处理类似法国所谓行政法所辖的法律纠



...
显示全文
   每个国家有自己的传统,英人的传统却是自由。

    戴雪将英国宪政巨大成就的精神传统归于两个主义——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我还要再加一个——经验主义。他们恪守传统制度,但恪守的正是通过经验主义而非欧陆理性至上所获取得精妙的统治技术;他们信仰自由主义,但依靠的却是经验主义这种脚踏实地的形式来实践自己的理想。英人尚自由的传统若脱离了解决实际问题的原则,权力这只“立维坦”决不会老实的呆在给自己划定的界限内尽忠职守。正如戴雪数次皆已谈及的现代之前的以培根为代表的王权至上主义实与法国无异。自由的范围难以界定,但权力导致腐败的趋向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人性中诸种可能性的强有力的一种。

    戴雪在论述宪法的软性与硬性的区别时总结了一个很有趣的论点:硬性宪法易促成革命。“大凡有一种努力,使法律造成不变性,即无异于有一种尝试以从事于阻挠主权的力量使不能自由运用。最后结果足使法律的文字与国家内最高权的意志相冲突”。英国的宪法之所以性软,是因为它与英国其他法律地位并无差异。在巴力门主权下并无私法与公法之分,私法精神在处理类似法国所谓行政法所辖的法律纠纷中依然适用,如行政人员不得凭上级命令而脱逃法律责任,由普通法院而非政府决定是否划属公道法院管辖等等。英国自由至上的传统与此可窥一斑。“宪政的法律决不是个人权利所以出之渊源,却是个人的权利所产生之结果。”较之革命,巴力门主权下的改良看似既温和又可从根本上结决革命所欲解决的诸问题。

    随之戴雪通过对法国出版法与行政法发展历程的论述阐明了又一个有趣的观点:革命虽以彻底的暴力手段清除实践理想过程中的诸多障碍,却未尝改变传统的政治体制,而革命后严酷的政治环境实加强了传统专权政治的巩固。“十八世纪中之大革命的政治家极力欲建立出版自由于法国虽不能成功然而立心甚决,抱愿甚伟,盖欲传播自由的福音于全世界。至于十七世纪中之光荣革命的政治家立心不如是坚决,抱愿不如是宏伟,徒以偶尔一度不肯继续执照法案之故,竟建立百世不朽大业,使出版自由得以永存于英国。此项对峙事实不但令人惊异,而且足以使法律主治的概念作一个极坚强例证”。“拿破仑之所以成为拿破仑者是在于这一着。往往有一古代制度于此,一经拿破仑以手指点触,俄顷间便得到新生命,他不但能灼见专制时代所遗最强有力的习例,而且能熟悉山岳派所造成最强有力的革命信条……他的立法与政策,不但能授古代政治中之大全独揽的思想以极好发泄机会,而且能适合及满足普通人民所以嫉忌法院动辄干涉行政的革命心理。原来这种嫉忌心理的本身,虽则在理论上为革命思想所主张,实则由君主时代的政治策略遗传于革命党人”。革命只是一种手段,革命是否可以真正摧毁旧制度不在于革命彻底与否,实在于革命者个人素养及民众被启蒙而非煽动的程度。萨托利在《民主新论》中亦提及革命后的发展实出于革命前国家潜在实力的积蓄而非革命本身:苏俄革命能使经济有显著提升,而柬埔寨革命带来的除了暴乱还是暴乱。英国之所以无需借助革命即成功的实践自由主义,实赖民众自由至上传统的根深蒂固,此言诚矣。

    关注英国宪法体系的各个方面,每一部法案皆与其它私法类法案地位无二,没有任何家国大义、人权至上的大辞,没有任何惨烈流血、大动干戈的历史,君主的自束、巴力门的不懈斗争、民众的自由传统,实构成英国宪政史一幕幕辉煌的展示。经验主义的研究进路此刻势必侵入:“其历史上未尝产生尊崇法律与敬重法院之地,法律主治尤不适宜。”如果我们要超越经验研究的狭隘视角,欲达致规范与经验的平衡,就先剥下巴力门主权与法律主治的外衣,看看背后究竟是什么。

    巴力门主权。戴雪把国家的主权分为法律主权与政治主权。法律主权即为巴力门是国家最高立法机关,一切行为以杵巴力门意志而无效,而巴力门意志惟以法案形式表达,私法机构惟以判例及法案为最高依据;政治主权则奉行主权在民原则。“所谓巴力门政治的真髓只是代议政制,而代议政制的最大作用便是在于奉扬政治的主权者(即是,选民的大多数,或民族)所有意志。于是,主权的立法机关中之各分子所有行动务须受制裁于一定规则,庶几立法主权者的行动不致抵触政治主权者的愿望”。“今日所谓法典……都负有双重使命:第一层以保持众民院的至尊身份为事;第二层,更用众民院为工具,“主权在民”的大义遂得以伸张于全国”。可见法律主权为政治主权的表现形式,政治主权为法律主权的真实内涵。巴力门主权的唯一规范内涵便是——主权在民,即民主。

    法律主治。“第一指意解作国法的至尊适与武断权力相违反。第二指意解作人民在法律前之平等。第三……宪章所有规则……在英格兰中,不但不是个人权利的渊源,而且只是由法院规定与执行个人权利后所产生之效果。申言之:英吉利法院及巴力门常用法律行为,以测定元首及公仆所有地位,即以保障个人权利。”可见法律主治的源头是个人权利,终点亦是个人权利,其背后实乃人权至上的精神。

    巴力门主权与法律主治,在英国实际代表了民主与人权的原则,即自由主义的两大最基本的源理念。我们不一定移用英国的具体制度,但我们只要认同民主与人权的理念,只要认同自由主义,英国的传统也是我们的传统,进而成为我们的批判对象。

    所以传统究竟存在吗?作为这次思想冒险的终结点,我把戴雪的这段话放在最后:“(一种食古不化的幻想)其一以为今世所有宪政的自由系从采用开倒车的进步方法得来;因之,其二以为人类在文明上之向前一步不过是向祖宗成法上所有复古运动之进展一步。如此幻想不但背戾历史的实事,而且昧于法律的真相……诚以事变无穷,律例有限,每遇原有法规不足以驭变故之际,法理假定大足以济其穷,而恢复与确立平等的与固定的法治。平等的与固定的法治者英吉利文明之根本也。试征实例。例如当詹姆士第一统治之际,英王尝欲亲临法院,躬听狱讼;柯克在那是方供职最高法院,独面折庭争,期期以为不可。是故以学理论,天下事理中之最浮夸、矫强,且无历史根据者莫过于此项争辩。然而以实际论,古今来所有政治学者之信言,政治家之信行,无一成就能媲美这一位士师的冒险所有成功。正为有了他的倔强性格,又有了他的无理执拗,柯克才能成功建设一条大义,其结果足使英宪的根基永固。……本来明明是一创举,惟以英国人民行之,此举直等于旧事重提
,而出于诉请古代遗下的权利之一形式。其实直接了当说来,诉请成例一举,当法吏用之于法院以造成判决时,却是一种司法的造法,所谓复古不过假借名义而已。诚如是,法律上之法式主义与历史上之古董主义,遂不期然携手合作。”所以空谈传统实是一种无能的意淫——在我阅读此书时头脑中总想到这一点。传统究竟是什么?它可以是宝贵的精神资源,也可以是沉重的精神负担——对于每一代人中的每一个个体来说。正如弗洛伊德所言:每一个个体在本质上都是反文明的。面对当下的生存状况,面对你自己的内心真实,才能在一个真诚的基石上清理所谓的文化传统。传统为个人服务,而非个人为传统服务。真正的传统应与你个人的人格精神化为一体。真诚的批判之,体验之,融化之,践行之,在荒凉的人生旅途中以之为一座保护你的高塔,在塔中建构你的理想国,建构你对世界的大爱,这才真正成为你个人的传统。否则你就永远是一个自慰者,一个只会在意淫中自得其乐的废人。

    只有柯克,只有华盛顿,只有甘地,没有传统。

    拿出我们的自信,我们今天就来创造明天的传统。

    自由是全人类的传统。
2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英宪精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英宪精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