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人的性生活透露的东方传统

太阳翼
2020-02-23 09:23:45 看过

(2012.6.10.)

马林诺夫斯基1929年发表了《西北美拉尼西亚的野蛮人的性生活》,一部著名的人类学田野调查著作。(我一直觉得“田野调查”这翻译应当是“现场调查”或“实地调查”。)看得出,那时人类学家的调查报告还是直接而易懂的,不贪恋公式和玩弄术语,就是观察和描述。他的调查地是Trobriand(特罗布里恩德)岛,这个岛位于新几内亚岛以东不远处,澳大利亚东北海岸外,属于美拉尼西亚群岛,是英国殖民地。

太平洋的三大群岛: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波利尼西亚,呈字母L型分布,上面是密,拐角是美,右边是波。它们的土著文明有各自特点,也有很大共性。

他描述的土著人性生活(性关系以及和性有关的社会生活)所透露的文化特质有点令我诧异,作为东方人很好懂,而从马林诺夫斯基的描述,我看得出作为西方人他的观察和理解是有不少生涩隔膜成分的。东方人原来在深层是这么样互相联系着。

七年前有次我只身路过海南岛西岸一块昌化江边的田地,劳动的女人们集体对我发出的呼啸叫我心毛:“嘿,陌生人”,“过来,给我照相,哈哈哈!”看看马林诺夫斯基写的Trobriand岛南部的女人的行为:“村社的女子进行的集体除草,赋予除草者一个奇异的特权。如果她们发现除自己村社以外的任何陌生男人路过,习惯上她们有权袭击他,据大家说,她们带着热情和活力行使这个权利。这个男人是她们对其施加性暴力、色情虐待、下流猥亵和野蛮行为的好目标。……就像一群恶精灵一样扑向这个男人”。除了强迫性交,还在这家伙身上又拉又尿,又撕又打,“直到他软得站不起来也走不掉,才肯罢休。”

马去做调查的那个年代,美拉尼西亚女人6-8岁就有了初次性体验。孩童时就开始的性体验,使得成年婚姻有了真正的另外意义。马林诺夫斯基:“情欲不是唯一的动机。成年男女所选择的家庭伙伴与她的情人,大有不同。婚姻经常决定于人品性格,而不是性欲适应或色情诱惑。……只有在私通当中,简朴的肉体魅力才是主要的吸引力。”

Trobriand岛上土著人酋长有三种老婆:1,自己原配;2,去世酋长的老婆(去世酋长可能是现任酋长的父兄);3,自己的小老婆,即妾,也就是嫔妃。自己原配通常是感情最好的,仪态万方;继承的老婆通常无性关系,但她们有大姐大的范儿,享受尊严和话语权;小老婆和人通奸是常事,其中不少是酋长的公子。年轻风流的公子和寂寞的姨太太好,请跟《雷雨》对看。全盘继承前任酋长的老婆并礼遇之,哪怕没性关系,则意味深长。

马林诺夫斯基调查的Trobriand岛土著人不在父母家里做性事。婚前,村里有专门供年轻人干这个的公屋,婚后,有自己房子,在父母家俩人不做。对比:大凉山彝族年轻人也不在父母家做,约会时在苞米地、树林子里办,婚后则有自己住房。这是老传统。还有苗族,村寨有“花房”(亦称“宿寨房”),也是供青年男女欢乐用的公屋。

这种传统透露了历史深处的什么资讯呢?是来自动物行为的什么本能,还是人文因素?

Trobriand 岛土著人还有个习俗和大凉山彝族相同,就是夫妇在人前绝不亲昵,哪怕眉目传情也没有。参加公共活动时,妻子和女人们一起,丈夫和男人们在一起。这里透露的可能更多是社会角色分工,而非“政治上正确”的男女社会地位概念。Trobriand岛土著人在相当程度上是母系社会。这母系社会的一个特点令人欢欣,就是女人出嫁后,由娘家供养男人,每年输送的食品大约够半年用的。所以这岛上男人都不愿离婚。哈哈。泸沽湖的母系社会不是这样,他们压根不结婚。这都是说的老传统。Trobriand岛上有些老传统在马林诺夫斯基去调查时已实际不行,是通过传说记载的。

改变的发生,在相当程度上,是白人传教士的影响和行政当局的强令所致。岛上白人殖民行政当局对土著部落的生活方式诸多干预,比如,干预酋长一夫多妻的传统,鼓动妻子们离开酋长。他这么写:

目前,酋长的一夫多妻制系统正逐渐遭到打击。岛上的行政官员和所有那些歧视岛民又拥有专横权力的人,带有乐善好施的自负和妄自尊大的敏感心理,他们对土著居民的习俗没有任何富于同情心的理解。在没有弄清真相之前就贸然采取行动,糊里糊涂地对这些习俗发起攻击。他们试图摧毁他们所发现的当地土著人的这种权力,而不是试图去利用它,通过它来进行统治。一夫多妻制与欧洲人的思想格格不入,被认为是极度的放纵,似乎应彻底地予以清除灭绝。因此,酋长们,尤其是奥马拉卡纳村的酋长就遭到了打击,他们尽管被允许保留他们以前所娶的众多妻子,但却被禁止像往常那样在每一位妻子死去之后另娶一个来填房的常规。顺便提一句,这个禁令是由白人居民私自做出的专横决定,缺少任何法律和规章依据。因此,现在托乌卢瓦纳的财富和影响正在衰落,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臣民们一直忠实地遵守当地的习俗的话,他的财富和影响恐怕早已不复存在了。白人们公开鼓动土著居民拒绝交付每年一度的婚姻礼物,并鼓动妻子们离开丈夫。但是到目前为止,忠诚和传统仍然占据着优势。然而当现任酋长去世之后,特罗布里恩德群岛上的土著人中必定要发生一场混乱,而文化逐渐解体和种族逐渐消亡这一点也是确定无疑的。…… 我知道酋长们和头人们近来没有再娶新的妻子,他们甚至连这种要求都没有提出过,所以如此,是因为受到白人政权的禁止。尽管他们确实不敢蔑视这个禁令,但是却对这一禁令怀着深深的怨恨。

马林诺夫斯基调查到的土著人个体的性生活发展历程:Trobriand岛土著人孩幼时就开始有性行为,本地人说4-5岁,但调查者觉得6-8岁较靠谱,成年人性话题不避孩子,孩子从性游戏开始,跟打沙包、跳格子没多大区别,就算有交媾也是不成熟的,是群体游戏。到青少年时,10-12岁,开始有享受,逐渐变得专一,伴侣相对固定,继续发展成为情侣。到步入婚姻时,已是心交重于性交。虽然成为情人和步入婚姻后仍有很多“外遇”事情,但与孩幼时期的性交往大有不同。青少年时期仍会成群结队外出“性游猎”,男孩女孩分别组队,比如一队女孩到别村去集体约会男孩,回来可能会遭到自己情人报复甚或殴打,但这是个发现和再确认过程。

孩子稍微长大,就离开家外出居住,或单独居住,尤其避开家里的异性。马林诺夫斯基写,没发现这些土著人有家庭成员间乱伦行为。我想,这么“开放”的性习俗,可能也没有强奸。(无导向,只描述。想做延伸评判的一边玩儿去。)“发达”社会里父女、兄妹乱伦是相当普遍的,这岛上没有。

所谓“乱伦”,从这词语就看出社会道德对它的不认同,然而它的普遍存在证明了道德与现实的矛盾。道德就是质朴的制度自觉,打根儿上是为了种群的健康延续,然而事实上若不能执行,可能透露了制度的欠缺。性的严重不满足可能是乱伦的原因之一。马林诺夫斯基写,白人对土著人强推自己的制度,太专横。

社区有各种狂欢聚会,有庆丰收的,有迎送祖灵的,等等,都是男女交往的场合。赠送礼物是重要一环。怀有约会企图者以送礼物开始,被拒绝是很伤面子的。有的场合,女孩对男孩实施肉体伤害作为答谢,男孩身上伤越多,越自豪。我想起交配中的母蜘蛛吃掉公蜘蛛,和哈萨克的“姑娘追”(鞭打男孩)。

送礼是善意表达,一个花环足矣。东方人的贿赂习惯可能始因于此。我想起缅甸人普遍索取“礼物”的习惯,2008年在缅甸旅行时曾令我惊讶、厌恶和不解,看守古塔的女子,卖飞机票的男孩,都公然索取gift。现在回头看,文化传统根源上可能是希望得到善意和祝福,未必是为财物价值,但旅游区的这行为或许已有财物意识,而且似乎在攀比中表现的不耐烦。离开时在曼德勒机场,借口检查护照的年轻人摇着每个人的护照公然叫“tip! tip!”这是文化传统在权力中的蘖变。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野蛮人的性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野蛮人的性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