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乌托邦人的宗教

Ga
2007-10-25 看过




    首先从 103页(商务印书馆,2006)开始,莫尔借希思拉德之口叙述,乌托邦人有各种宗教,每个城市也是如此。而虽然乌托邦人信仰不一,却一致同意只有一个至高的神—密特拉(Mythras),但他马上又说,不同的人对这个神持不同观点。转而在104页马上又说:乌托邦人认为,不管这个至高的神指谁,他是自然本身……
这段文本对乌托邦宗教的描述似乎采取了一个 多到一(多个信仰,一个至高神),一到多(一个至高神不同的人可以持不同观点),最终到一(一致认为至高神是自然本身)。这样一个线路。
    紧接着下一段作者便提到基督教(两个世界的宗教相遇)。乌托邦人很欣然接受基督信仰,而最重要的因素恐怕是“他们很赞同他们(基督)门徒的公共生活方式”。


    接下来的看似是散乱的各种事例和故事,但内容上似乎衔接着前文所说的“共同生活方式”这一问题。继而讲到了某个乌托邦人“高度狂热而不够审慎地公开谈说基督教义”同时又“谴责其一切的教”。最终这个人因被定罪“在群众中煽动事端”而被流放。独到这里我想问,“理性”(雅典)在这里有没有出现?——出现了,我认为,只是理性不及。
    而将这个狂热的宗教徒进行放逐的是政治团体,而非宗教团体。原因在于其狂热和不审慎影响了一个城邦中人们的“共同生活方式”(如前文所言)。貌似通过这样拐弯抹角的修辞,莫尔似在批评那些“狂热而不够审慎”的教徒们未必算得上真正的“基督徒”——因为他们缺乏最被乌托邦民门赞同的那点品质。
    反过来看,乌托邦的圣王“乌托普”深知对宗教问题,不可轻率作决定。这相对于宗教徒的狂热不审慎,恰恰彰显了莫尔要求政治对宗教应该审慎并且宽容的教诲。而后乌托普还出于对国家的利益考虑,采取了既反对 宗教狂热,又反对消解、降低宗教作用的政策。对于那些人,使用教育来进行规劝——或者放逐。
*这一部分探讨的似乎可以用 理性不及(狂热和不审慎)与宗教 这两个关键词为线索


    在112页开始,有关宗教与理性展开了一段颇有趣味的描述——这段描述的对象是教堂。“乌托邦人的教堂很美观,工艺精细……教堂的光线都不太强。这个特点并非由于不懂建筑学,而是出于教士有意的打算,教士认为过多的光会令思想分散,微弱的光能使精神集中,虔诚得到促进。”
    为何光会影响宗教虔敬?因为过多的光会令思想分散,微弱的光才能使精神集中。过多的光必会刺伤人的眼,将人逼开原本站立的地方,而也许那才是他们适合的地方。这不得不让我联想到柏拉图的洞穴寓言。莫非,这光象征的是理性。而太强的理性出现在宗教活动中(或者散布在宗教徒中)会影响宗教信仰,有碍虔诚……微弱的光,恰如神秘,能恰到好处的把虔敬保全在人们心中。
    对于那些有较强理性的人们,改怎样处理?莫尔似乎没有在乌托邦中明确述说,但我想乌托邦中的教士们可能知道……
*这一部分的探讨似乎可以用 理性过度与虔敬 这两个关键词为线索

                …………………………………………

莫尔在《乌托邦》中关于宗教的探讨,似乎可以看作 雅典-耶路撒冷 问题的严肃讨论……
7 有用
1 没用
乌托邦 乌托邦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乌托邦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托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