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揭开这华丽的面纱

谢小麦
2007-10-17 看过
    没想到,瓦尔特最后说的一句话的竟然是“最后死的却是狗”。《挽歌》中的一句诗,若是像凯蒂那样不知道这其中的典故,定会觉到莫名奇妙;一个男人的遗言怎会和狗相关?我一直在想,凯蒂知道了狗与主人的故事之后,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感触。是在经历了波澜之后的真诚悔过,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无情?真的很难给自己一个确定的答案。太复杂的女性内心,估计没有人能琢磨透吧。
    熟女愁嫁,看来不只是现代的情节。学历高、收入高、年纪高的剩女时代,我们看到毛姆销售中的女主人公时,估计不会有什么陌生感。对于国外的那种通过party的方式结交有志青年的传统,我还是有些兴趣的。从《乱世佳人》到《傲慢与偏见》,多少母亲为了将自己的女儿嫁个金龟婿费尽心机。《如今世道》中的乔治亚娜从19岁开始进入社交场合,29岁被迫与一个乡村的本堂牧师私奔,这其中所蕴含的讽刺果真吓人。《傲慢与偏见》虽以喜剧结束,而“五女出征”的现象也着实是个大大的笑料。
    《面纱》的凯蒂颇似《如今世道》中的乔治亚娜,挑花了眼,总觉得自己会遇到更好的。而最终难以避免的情深缘浅的困境,使她不得不作出普遍意义上的“女甲男丁”所决定的选择——嫁给一个自己并不爱的男人。凯蒂其实还是幸运的,这个男人至少真心爱她。那是一种有些自卑,然而彻底到绝望的爱情。
    一个女性朋友今年25岁,她告诉我,这是一个都市女性必须开始用眼霜的年纪。女人如花的岁月在25岁便会戛然而止?我不知道。她身边如过江之鲫般匆匆变换的男性,让我实在是看不清那些男人真的不好,或是真命天子尚未出现。《欲望都市》中Carrie和Mr.Big情场征战六年,庆幸走到一起;《老友记》的瑞秋和罗斯也是彷徨十年,也未错过彼此。但这毕竟只是影像的虚构,谁就敢确定错过的人中,没有那个所谓的Mr.Right呢?
    我相信不幸福的婚姻中出现外遇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凯蒂与唐生的偷偷摸摸,我其实还是有些不齿的——也许只是因为我喜欢或者同情那个沉默的男子。被判与欺骗,我们教育自己的孩子们要远离的东西,我们却沉溺其中;罪恶的快感永远充满诱惑。世界上并没有什么能够永远存在的秘密,瓦尔特发现了妻子的外遇之后,作出了一个看似阴险的决定。
    瘟疫,离我们远吗?2003年的非典,算是这个范畴中的概念吗?当时还在学校,周围的气氛还好,大家看书打球并没有停止普通的生活;外面的风声鹤唳似乎并没影响我们。而在书中或者影像中看到或者读到的资料,却着实有些恐怖。一想到上个世纪初那些孱弱的中国人在瘟疫中摇摇欲坠,我就会不寒而栗呢。
    他们在轿夫的帮助下,到了那个病毒肆虐的地方。凯蒂遇到了虔诚的院长嬷嬷,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她逐渐发现了歌舞升平之外的生活之真实;普通百姓甚至中国军官对丈夫的尊敬和赞许也让她渐渐发现丈夫木讷之外的好处。只是风云之莫测,总让人措手不及。身孕的发现,父亲的不能确定,彻底打碎了瓦尔特的心。就像是凯蒂所说,“他不是死于病菌,而是死于心碎。”
    一个男人在爱中的不自信让我有些难过,爱一个人过程的艰难早就听说,而瓦尔特心碎的声音也恰似融化的冰雪,滴滴滑落。紫霞仙子说的没错,“爱一个人是一件痛苦的事。”
    毛姆果真是讲故事的高手,想看看爱情可以让人心碎到什么程度的话,可以不听雪莱的话,请揭开这华丽的面纱。
20 有用
2 没用
面纱 面纱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面纱的更多书评

推荐面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