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性理论与教育问题》学习札记

山谷洞人
2007-10-15 看过

第一天
《复杂性理论与教育问题》据说是一本非常深奥的书。可是,一来我对“人”非常感兴趣,而这本书就是讲“人”的;二来并非我一个人去学习,而是每天(如果没有特殊事情)在六点半,与六七个人一起学习,而且其中有一位老师对此有很独到的理解,是我们大家都很钦佩的人物。
这本说,作者莫兰在前沿中就明确:“它不处理有关被或应被教授的全部材料的问题,而仅仅基本上围绕阐述中心或根本的问题。”据此,就有“七种‘基本的’知识是未来的处于任何社会和任何文化中的教育毫无例外都不能排除的,而只应该根据每个人和每个文化特有的风尚和准则加以处理。”
哪七种“必要的知识”呢?
1、认识中的盲点:错误和幻觉;2、恰切的认识的原则;3、教授人类的地位;4、教授地球本征;5、迎战不确定性;6、教授相互理解;7、人类的伦理学。
今天我们花了足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学习了该书的前言和第一章的第一小节。我们学习的方式是:一个人朗读内容(这个人有很多的教学实践,对教育有相当的了解,所以知道那里该停顿下来让他人思考提问。),然后其他人提出疑问,有一个人就来阐述,或者他提出需要主要的词语。我觉得这种学习的形式非常好,可以避免我产生幻觉(虽然我不知道是如何产生的,或者是否真的产生了),从而可以更投入到学习中去。
比如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大家去认识它,认为它是那样的或者是这样的。可是,我们往往不会去对我们是任何去认识现象本身进行反思,也就是说对认识本身进行认识。“‘认识’本身不能被看作一个ready made工具”。“认识”是有待反思和考究的。
“任何认识在本身都包含着产生错误和幻觉的危险。”这是所谓的“认识中的盲点”。不可避免地,我们认识到的“那样或者这样”在很多时候只不过是错误和幻觉。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这样的一种信念:“我有可能是错的!”但别人不同意,说不是要有这样的信念。至于是什么我没听明白?
我们要对我们为什么会产生错误和幻觉进行研究。
有一句比较常见的话,大意是说一个人读书只会看见他“想看”到的东西。这在信息论中是有根据的。这就是“知觉的错误”——视觉(感官)是不可靠的,可是除此之外,我们在出理智上的错误。“认识是在词语、观念和理论的形式下借助语言和思想进行的翻译/重构的结果,从而它也承受出错误的危险。”虽然我们有所谓的理性,并以此为骄傲,可是,“我们的意愿或我们的担忧的投影,我们的激情造成的对思想干扰,使出错误的危险倍增。”
如此,为了不出错,我们就要压制情感嘛?
作者认为不行,情感可以说使人的源动力,没有情感,理性和思维就不会启动。“感情的亏损可能降低甚至摧毁推理的能力;在感情上反应能力的削弱甚至可能使非理性行为的根源。”如何在这两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呢?或者本就不该区分这两者?根据作者的解释,这需要一个理智与情感的“圆环”模式,我们在学习的过程,说太极图的漠视更好一些。
另外,科学使被我们神话了的东西,认为科学无所不能。
导致错误和幻觉的原因有哪样呢?
心理的错误:“自我中心主义、自我辩护的需要、把坏事情的原因投影到他人身上的倾向,使得每个人自己向自己说谎而不对这个他本人使作者的谎言加以探测。”我自知是一个比较喜欢自欺的人,这是我的痛苦,我很怨恨我自欺的技术不高明。我也说过自己是理想主义者,这也是自欺。还有一种理想主义者,不像我,用他的外衣来笼罩我,认为自己处在我想象的状态下,是对外的,比如现实中有一个艰巨的任务,你只要付出巨大的努力甚至是牺牲才可能攻克下来。明显,我不是后一种理想主义者,至少现在不是。
再者,我们的记忆也是靠不住的。“一个记忆如果不被回忆加以复现就会趋于变得模糊,但是每次回忆可能不是将其美化就是将其丑化。”
理智的错误:“理论抵抗敌对的理论或对立的论据的进犯。”“任何观念系统抵抗不适合它的或它不能加以吸收的信息,这是符合其组织的逻辑的。”这好像与信息论阐述的是一个道理。
理性的错误(理性与理智之间有什么区别?)。“使得能够区分清醒和睡梦、想象物与现实、主观存在与客观存在的,是精神的理性的行为,它借助了环境的控制(物质环境对欲望和想象的抵抗)、时间的控制(检验的行为)、文化的控制(对共同的知识的参照)、他人的控制(你是和我看到了同样的东西?)、大脑皮层的控制(记忆、逻辑操作)。换言之,合理性(rationalite)是校正器。
这是要区分合理性和合理化两个词。“一个遵从机械论的和决定论的漠视来考察世界的学说不是合理的,而是合理化的。”一个本来是合理的东西,慢慢地就会变得合理化了,一合理化就坏了。“真正的合理性不仅是理论的,不仅是批评的,而且是自我批评的。”
范式上的盲点:如今我们一开始思考社会的时候就会像到:民主/专制。这就是一个范式,“左”与“右”也式一个范式,“新左派”和“自由主义者”也式一个范式。“一个范式可能同时既是使人明达的又使使人模糊的,既是起揭示作用又使起遮蔽作用的。在它的内部身避躲藏着一个有关真理和错误的游戏的关键的问题。”
读书要“理论联系实际”,如果能把书中的理论与自己的实际联系起来,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可是,我现在还不能联系到很多周遭的实际和现象,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复杂性理论与教育问题的更多书评

推荐复杂性理论与教育问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