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要争气

南区熊猫
2007-10-08 看过
我们常常批评国内司法系统的不健全,譬如不独立的公诉和裁判系统,地位低下的律师界。读了陈长文老先生的这本书,发现其实海峡对面的台湾,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作者的分析和建议,对于大陆,何尝不是恰如其是,应当值得我们好好反思与学习。
学习法律之人只要成为技艺娴熟,沉稳冷静的法律匠就足够了吗?作者显然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实证主义的法学教育让我们对法律条文熟悉无比,严格的考试门槛让我们唯法条至上,物质的诱惑让我们放弃道德,权势的邪恶让我们卑躬屈膝,于是,我们忘记了法的自然属性,忘记了人作为人应该坚守的道德律令。这样的法律匠,又有什么用呢?于己,一个丧失灵魂的行尸走肉,于社会,是有才无德的至恶之人。

一、律师
律师名声不佳,正如作者所言,世界上除了政客之外,被民众讥骂的最多的人非律师莫属,唯利是图,专法律漏洞,助纣为虐,冷漠无情……这里面有事实,这么多律师,出现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这不代表不应该谴责)。可能是由于陈老先生本人是律师出身,有管理着华人地区最大的律师事务所——理律法律事务所,所以陈老先生对律师行业违反法律和职业道德规范的现象进行分析批评之后,也试图改变人们对律师的一些误解。
一个误解是律师该不该给“坏人”代理。产生这个误解的原因在于误读了律师的作用,律师为客户提供服务,是用以平衡诉讼双方的力量,同时,通过诉讼双方律师的争辩和斗争,使事实真相充分的暴露出来,呈现於大众和法官面前,这样法官才能知道最多的信息,而且是关于诉讼双方的信息,不至于偏听和偏信,并做出客观的裁判。亦即律师的社会功能在于“充分的揭漏信息”,其价值本身,“不是在于创造一个真理或事实,而是协助法官或仲裁者发现关键的事实或真理,让他们可以做出何以的判断”,而这,恰恰是律师“很容易被轻忽的本体价值”。
另外,律师以及相关的司法并非是社会的最佳制度安排,但是没了了律师会更好吗?不会,所以这个制度安排虽然是个次优安排,但却是目前而言最好的安排,而且不可或缺。
还有个误解是律师的忠实义务,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轻也可以说是很多误解的根源。一提到律师的忠实义务,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律师对客户的忠实义务,天天看美国电影和电视剧的国人们总是想当然地认为律师为了自己的客户的利益什么都可以干,这其实是不准确的。律师除了对自己的客户负有忠实义务外,还要对法律负诚实的义务,这个诚实义务还是忠实义务的前提。他不能违法,遵守法律也是其职业道德的重要一部分。作者举了一个小例子,法官问被告的辩护律师被告是否有前科。这个问题律师当然知道,他不能告诉法官说有,但也不能说没有,结果怎么办?结果是律师说这个问题很简单,法官大人可以很容易的就从警方及检方那里得知答案。
当律师的忠实义务和诚实义务相冲突时,律师应该选择让客户解除与自己的委托关系,或者,在诚实义务允许的范围内,为当事人争取最大的利益。因此律师有二不为:违背法律的事情不为,违背职业伦理的事情不为。

二、检察官
陈老先生看来对目前台湾地区的检察官群体感到十分不满,虽然他肯定了诸如陈瑞仁等检察官的一身正气,但对这个职业群体的批判还是很猛烈的。陈老先生认为,目前台湾地区的检察官风气不正,大丢法律人的脸,是不争气的法律人的典型。
检察官消极行事,滥用诉权,对很多应予积极侦查起诉的案件不管不问,纵容违法犯罪,很多案件是媒体爆料到哪里,检察机关就侦查到哪里,有一个检察官竟然在一审被告胜诉后因为疏忽而错过了10天的法定上诉期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更为严重的是,检察官不但于普通案件中不能恪尽职守,还常常在关系到国家宪政的重大案件中和涉案的掌权人物沆瀣一气,成为共犯。如台开案,高雄捷运案,国务机要费案,检察机关不但消极不作为,还积极主动的曲解法律,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去为涉案的政治人物化解危险,于是有了以行贿罪起诉行贿者,却不起诉接受钱财的受贿者的闹剧,只是因为受贿者是总统的老婆吴淑珍;也有了检察官以“搜查也收查不到什么”为由就放弃去搜查涉案人的房屋,因为那是总统的家。民众对检察官也丧失了信心。
检察官如何才能不畏权贵,勇于行使人民赋予自己的权力(其实是在履行一种义务),这实在是海峡两岸都应该好好思考的问题,大陆的情况相对于台湾,更是严重。

三、法官
看了陈老先生的介绍,才知道台湾地区的法官并不像自己先前想的那样群体素质很高,特别是位居法官阶层最上方的司法院的法官们。
有两个例子给人较深的冲击。其一是去年陈水扁为了化解国内的反对他的民众浪潮,跑到中美洲去出访所谓“友邦”,出行时让台湾各界去给他送行,行政院院长和总统本来就是一个体系的,去送行还说的过去,但立法院院长也去了,更为奇怪的是司法院院长也在邀请之列,虽然院长翁岳生没有亲自去,但也派了一个重要的官员代表自己去了。司法院在台湾是独立于行政的五权之一,和行政院是平级的,司法院院长和总统也是平级的,并无上下级关系,结果却像下级一样去给总统送行,实在丢人。另外,翁岳生可是台湾学界名宿,非同常任,两年前在上行政法时老师就对他十分推崇,说其是台湾行政法学界的权威之一,可是连翁岳生也不能免俗,放弃了法律人的尊严,并送给了无耻的当权者,实在令人心痛。
另外一个例子还是司法院的法官,在大陆新娘不被允许担任台湾教师公职的案件中,司法院十一位法官,包括翁岳生法官,一致做出一个宪法解释,认为台湾地区关于担任公营事业机关人员的户籍限制法规是合宪的,剥夺了大陆新娘的平等就业权。这个宪法解释实在荒谬,感觉学过宪法并对台湾问题有些了解的人都能看出来。台湾地区属于中华民国,按照中华民国宪法,大陆也属于中华民国,那么台湾地区立法限制大陆的人就业就属于对侵害人权,理应废止。司法院这样解释,首先就是对宪法上一个中国原则的违背,其次也侵犯了基本的人权。实在荒谬。
唉,翁岳生啊翁岳生,偶失望啊。

四、法律专业的政治人物
陈老先生曾经为政府提供过法律服务,也曾经担任海基会的秘书长,为了两岸的事情同两岸高层也都接触颇多,所以对政治也很关心。而目前台湾政坛的主要人物,如陈水扁,马英九,吕秀莲,谢长廷等,全部法律专业出身,而且恰巧都是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的。鉴于其中许多人在执政后给台湾造成的伤害,有人讥讽说“台大法律系误国误民”,实在令同是台大法律系毕业的陈老先生生痛心。
作者开始就分析过,经过专业的法律训练,善于从全局掌握问题的法律人在从事政治工作时会有一种全局观,从而更好的治理国家,并举了纽约市前市长朱利安尼的例子。但陈水扁之流上台后,却将台湾搞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这背后的原因,正是这些法律人不争气。一心成了法律匠,却将“法律的精神、正义理念”都统统抛弃了,古人说有才无德是小人,而且是危害极大的小人,而掌握政治权力的法律人如果没了道德,肯定是误国误民的大盗了。

五、历史的空档
陈长文先生指出,无论是台湾还是大陆,现在的法律制度都是移植于外国,是在帝国主义的炮火中被迫学来的教训。但是,这种移植仅仅是形式上的移植,法律制度背后的东西并没有移植过来,而且也难以移植过来。于是现在的法律制度“只有制度皮囊,而无价值骨血”。一方面,两岸都采用西方的法律制度,虽然有先后之分,但并无本质区别;另一方面,中国人有自己的文化和传统价值观。现在,传统的价值观在被摧毁,但法治的精神并未建立起来,法治的信念也没有在人民心中牢固树立,这是一个巨大的历史空档,也是应该迫切去填平的历史空档。
法律人要做什么?法律人不能只做一个技艺娴熟的法律匠,还要培养自己的道德,成为对社会有益的法律人。法律人,就是要去造法律精神的骨血,让这个制度的皮囊,因为骨血的充实,变成活生生的法律。这是个历史使命。
2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的更多书评

推荐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