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远影不淡

morning
2020-01-28 看过

第一篇书评,给远山淡影。

读芥川,读夏目,读黑雄,看日漫。日本人的文化里总给我一种压抑的悲哀。后来我觉得是一种,小家子气(形象一点?)首先结合作者的移民史,文中二郎父亲谈及美国教育和佐知子对美国的无比向往(也也许是一种逃离)之间的对比,其实不难发现,当时日本对于“洋”的憧憬不亚于旧时中国某些崇洋派,而日本的传统旧式思想的禁锢也没有比封建思想好到哪里去。如此作者实则很理智也很明了,长崎,最多不过也就是个诱因。这是这本书的背景。

看到书评里面也有谈到译体的问题,买的时候貌似好像只有这一个出版社??反正出版社不多。看到是上海译文的,觉着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确实,刚刚开始的时我也觉得译得很生硬,特别是涉及到万里子的时候,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五岁小孩该有的语气,尽管她的内心有些扭曲,我认为这也不是我想象中的传统日本文化中子女和父母说话该有的样子,生硬,直白,毫无一丝尊重。同时我感觉不到一丝丝的,佐知子对万里子的母爱,虽然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都是为了女儿着想。至此我意识到,这不是悦子在讲故事,这是一个极其要面子的女人添油加醋地在“揭露”过往。而在“揭露”人的回忆中,本就是这样的,因为我认为佐知子是自私的,她对万里子没有什么爱。佐知子对万里子的关注太少了,她意识不到一个五岁小孩的心灵创伤,她不懂得如何去教育一个孩子,所以在她的回忆里,万里子就是这样的奇怪,而佐知子对万里子不太近人情的回应也就说得通了,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因此,译得有些奇怪也很正常,因为这种语气语调就是佐知子扭曲的回忆里的。

其实佐知子是个复杂的人,她很要面子,也正是这一点促使她想要移民,甚至可以为此愿意牺牲一切,美国渣男Frank要钱又咕咕咕,她仍然选择留在他身边,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到达大西洋的彼岸,过上洋人的生活,大概这也是作者想要反讽的最主要的一个点。但可以看出景子(万里子)死后,悦子(佐知子)的愧疚甚至有一点畏惧。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我认为加之此时的悦子(佐知子)也已是暮年,在美国也已定居,不再不断追求虚荣的时候,反而观之,内疚之感可能便油然而生了。也许的也许,她还是爱万里子的吧。有哪个父母又不爱自己的儿女呢?

其实在读这本书之前我就被(书)剧透了,我一开始就知道景子是万里子,悦子是佐知子,虽然这么说的人都说这种说法也是一种推论,我尝试将两者剥离开来读,发现就会出现奇奇怪怪的感觉(比如上文提到的译体语言感情一类的。),所以当我再将这个故事再完全带入成一个虚伪女人的回忆时,会发现,啊,一切都水到渠成,它本该如此。

2020.1.28

0 有用
0 没用
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远山淡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远山淡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