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施

籽篱
2020-01-28 看过

这两天重读鲁迅,再一次感动至极。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钱理群老先生说,读鲁迅,需要缘分,老先生与鲁迅有两次生命的际遇,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与鲁迅有生命中的际遇,但我知道,每一次读他,我都感到欣喜与感动。从一开始的叹服,到如今渐渐读懂他文字里孤独、空虚与愤怒,我就仿佛内心有一团火被重新点燃。 今日读到《野草•求乞者》这篇,先生对于求乞者的不屑与厌恶,大概不是因为他没有同理心,而是他觉得那些求乞者懦弱、无能,所有讨要的姿势与语调都充满着虚假与丑恶。先生反抗这一切,并一生斗争着。 深埋在记忆中的儿时,有着这样一段。那时不知道谁给了我一罐八宝粥,舍不得吃,就留在家里。弟弟见了便跟妈妈吵着要我给他吃。我真切记得我当时对弟弟的心理反应:他怎么可以为了吃的这样哭呐?难道他就不会大不了不吃吗?真是没出息。当时的我无法理解弟弟作为一个小孩子的嘴馋,只记得自己心里恶狠狠地想着:我宁愿扔掉也不给你吃。 对于弟弟,我历来都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怨气,直到自己经历多了,明白了些道理,才慢慢消散了这股怨气。当鲁迅先生在篇末设想自己若是一名求乞者会是怎样姿态的时候,我也默默问起了自己。是啊,瞧不起别人的媚态与虚假,但倘若现实真让自己有一天会沦为求乞者,我又会是怎样的心理?会用怎样的姿态去求得他人的布施呢? “求乞者得不到布施,得不到布施心,只能得到自居于布施之上者的烦腻,疑心,憎恶。 我将用无所为和沉默求乞。” 读至《野草•过客》这篇,过客的言行更表明了鲁迅先生的这一态度。过客拒绝了女孩的方布,拒绝了老翁邀请他停下来歇歇。哪怕身上到处是伤口,血在流尽,他也知道应该停下来歇一会儿,可他终究还是往前走了。 过客为什么要拒绝女孩好心的布施?过客认为这是最上的东西。他说他怕会这样:“倘使我得到了谁的布施,我就要像兀鹰看见死尸一样,在四近徘徊,祝愿她的灭亡,给我亲自看见;或咒诅她以外的一切全都灭亡,连我自己,因为我就应该得到咒诅。但是我还没有这样的力量,即使有这力量,我也不愿意她有这样的境遇,因为她们大概总不愿意有这样的境遇。我想,这最稳当。” 模模糊糊中,我仿佛理解了过客的这段话,也为自己刚刚设下的问题——什么样的人会拒绝别人的布施?找到了答案。 过客拒绝女孩的布施,是害怕自己接受了别人的布施之后便渴望着有下一次布施,有更多的布施,而这种渴望正如兀鹰对着死尸,为了得到美味,诅咒一切死去。贪欲的力量何等强大,而过客又是何等警惕?我想我大概明白了。 会拒绝布施的人,大概是清高自傲之人吧,在此前我是这样想的。怎样才谓之清高?可以是内心有一股傲气,凌驾于他人之上;也可以是不低头谄媚,自有一身正气。可在过客这里,我得到了另一种答案,那便是一种警惕,对人类对自身人性的一种警惕。这种警惕可以让我们不成为一个剥夺者。 读懂了鲁迅先生的傲骨,更读懂了他的孤独与虚无。对人生的不抱希望才是希望,不求乞方得真布施。夜深寒凉,合上书本,倘要再读下去,便潸潸然了……

0 有用
0 没用
野草 野草 9.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野草的更多书评

推荐野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