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摘录

剑士zoro
2020-01-27 看过


他和她

“异性性行为自然,同性性行为不自然”这件事也是一种文化偏见,而不是生物学上的事实。事实上,男男相吸这件事,大地之母从来也没什么意见。
生物学上,男人就是能从彼此身上得到性愉悦,但某些文化却极力阻止他们实现这种可能。


性与性别

坚持女性生小孩才“自然”或者说同性恋“不自然”,其实并没什么意义。各种规定男人就该如何、女人就该怎样的法律、规范、权利和义务,反映的多半只是人类的想象,而不是生物天生的现实。
要当好一个男人或是一个女人,不但过程复杂,而且要求苛刻。正由于“够男人”或“够女人”的标准多半来自文化,而不是天生自然,所以没有什么社会是在人一生下来之后就觉得男性够男人而女性够女人。而且就算得到认可了,也还不能就此松懈。从出生到死亡, 男性必须一辈子不断通过各种仪式和表演来证明自己真是条汉字。而女性也永无宁日,必须不断说服自己和其他人自己散发着女人味。

肌肉理论

这种理论讲得精致一点,是认为男人力气大,就能独占那些需要较多体力劳动的工作(像是犁地和收割),于是让他们掌握了粮食的生产,进而转化为政治上的影响力。

流氓理论

近年来对于男女荷尔蒙与认知系统的研究也发现,男人的攻击和暴力倾向确实比较明显,平均来说更能胜任一半士兵的角色。

历史的方向

文化内部也会自己形成一股改变的动力。就算是环境完全与外界隔绝,生态也十分稳定,还是无法避免改变。

合久必分只是一时,分久必合才是不变的大趋势。
如果说每个文化都需要有些紧张、有些冲突、有无法解决的两难,才能让文化更加精彩,那么身处任何文化中的人就都必然有些互相冲突的信念以及互相格格不入的价值观。
真正的“文明冲突”其实是“聋子式的对话”,也就是双方都不知道对方在讲什么。

金钱的运作原理

金钱就是一种相互信任的系统,而且还不是随随便便的某种系统:金钱正是有史以来最普遍也最有效的互信系统。
我们之所以愿意接受以美元付款,正是因为我们相信神,也相信美国财政部长。正因为“信任”这件事如此关键,我们就可以知道为什么金融体系会与政治、社会和意识体系如此紧密相连,为什么金融危机往往是由政治发展引发,以及为什么光是股票交易商某个早上的感觉就能影响股市的涨跌。
铸造伪币的罪行一直比其他诈欺行为判得更重。因为造伪币不只是单纯的诈欺,更是对主权的挑战,直接冒犯了国王的权力、特权和他本人。
古罗马的蒂纳尔斯银币,印有古罗马皇帝的名字和图像,正而因为民众相信皇帝的权威和人格,就算是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也不会怀疑这枚银币的价值。
印度人十分信任蒂纳尔斯银币和上面的皇帝图像,所以等到当地领主铸造硬币的时候,他们不仅模仿蒂纳尔斯银币的外形,甚至连古罗马皇帝的肖像也依样画葫芦!蒂纳尔斯当时也成了硬币的通称。穆斯林的哈里发把这个名称再阿拉伯语化,发行了第纳尔货币。直到现在,像是约旦、伊拉克、塞尔维亚、马其顿、突尼斯等国,还是以第纳尔作为货币的正式名称。
就算有些人是我们憎恶、讨厌、嘲笑的对象。如果他们相信贝壳、美元和电子数据的价值,就足以让我们也跟着相信这些事物有价值。


帝国是什么?

像这样的文化多元性和疆界灵活性,不仅让帝国独树一帜,更让帝国站到了历史的核心。正是这两项特征,让帝国能够在单一的政治构架下纳入多元的族群与生态区,让越来越多人类与整个地球逐渐融合为一。
帝国正是造成民族多样性大幅度减少的主因之一。帝国就像一台压路机,将许多民族独特的多样性逐渐夯平(如努曼西亚人),整合制造出他们更大的新群体。
帝国之所以会倾覆,通常都是因为有外部侵略或是内部统治精英的内斗。
今天大多数人说话、思考和做梦的时候,用的都是过去曾拿刀对着我们祖先的征服者的语言。

当他们成了我们

在中国的统治阶级眼中,各个邻国及四方诸侯都是生活水深火热的蛮夷之邦,天朝中国应该则被四方、广传华夏文化。
至于现代许多的美国人,他们也认为美国必须负起道义责任,让第三世界国家同样享有民主和人权,就算这得靠巡航导弹和F16战机,也是在所不惜。
同化的过程常常带着痛苦和创伤。要放弃熟悉且深爱的地方传统并不容易,而要了解及采用新的文化也同样困难而令人深感压力。雪上加霜的是,等到帝国的属民千辛万苦终于接受了帝国文化,可能也是在数十年甚至数百年之后,帝国的精英才能把他们看作是“我们”。从征服到接受之间的数个世代,就这样形成了失落的一群。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当地文化,但在新加入的帝国世界里却还没有一个平等的地位,反而只是继续被视为蛮夷之地。
就算我们真的要完全去除掉某个残暴帝国的遗绪,希望能够重建并维护在那之前的“纯正”文化,很有可能最后恢复的也不过是更之前、没那么残暴的帝国留下的文化。


全新的全球帝国

时间来到21世纪,民族主义正在迅速失去地位。越来越多人相信,真正的政治权威应该是来自所有人类,而不是某个特定国籍的成员,而人类政治的方向也该是保障人权,维护全人类的利益。
未来的全球帝国,很有可能正是环保当道。到了2014年,世界政治基本上仍是各行其政,但国家的独立性正在迅速消失。没有任何国家能够行驶真正独立的经济政策,任意发动战争,甚至连国家内政也无法完全独立决定。

如果某个宗教愿意承认其他信仰,情况只有两种:第一种本来就认为世上没有唯一的神,而是有许多神同时存在;第二种认为虽然有一位最高的神,但下面分成许多小神祗,信仰每位神祗,可以说是看到了部分的真相。
一切苦难并非来自噩运、社会不公或是神祗的人性,而是出于每个人自己心中的思想模式。释迦牟尼认为,人遇到事情通常就会产生欲念,而欲念总是会造成不满。遇到不喜欢的事,就想躲开;遇到喜欢的事,就想维持并增加这份愉快。但正因如此,人心就永远不满、永远不安。
就算是遇到欢乐的事,我们也从不会真正满足,而是一直担心这种欢乐终将结束或是无法再持续或增强。
但不论如何,我们的基本心态都不会改变。因此,就算是最伟大的国王也无法避免焦虑,得不断逃避着悲伤和痛苦,也总是想要追寻更多的快乐。

历史

究竟为什么要学历史?历史不像是物理学或经济学,目的不在于做出准确预测。我们之所以研究历史,不是为了要知道未来,而是要拓展视野,要了解现在的种种绝非”自然“,叶绝非无可避免。未来的可能性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军事竞赛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很多时候,各国的军备竞赛只会拖垮所有彼此对立的国家,并不会真正改变军事力量的平衡。

科学革命

科学革命并不是”知识的革命“,而是”无知的革命“。真正让科学革命起步的伟大发现,就是发现”人类对于最重要的问题其实毫无所知“。
科学革命的一大计划目标,就是要给予人类永恒的生命。
全球人类的平均寿命已经从25-40岁跃升为67岁左右,而发达国家的平均寿命更高达80岁。
科学活动并不是处于某个更高的道德和精神层面,而是也像其他的文化活动一样,受到经济、政治和宗教利益的影响。
科学研究之所以能够得到经费,多半是因为有人认为这些研究有助于达到某些政治、经济或宗教的目的。
然而,真正控制科学发展进度表的,也很少是科学家。
正因为帝国与科学密切合作,就让它们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能让整个世界大为改观;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很难简单断言它们究竟是善是恶。正是帝国创造了我们所认识的世界,而且其中还包含我们用以判断世界的意识型态。

0 有用
0 没用
人类简史 人类简史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类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简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