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月亮与六便士的文青成了六十岁的老文青后的著作

langoufei
2020-01-27 看过

不愧是文青心目中的老毛姆,虽则戏剧性较《月亮与六便士》有所收敛,但内在一脉相承,毕竟创作月亮时他不过四十来岁,而写《刀锋》时已是六旬老者。由于全书是由毛姆以其自然老练的笔触演绎出的故事集合,故书评不宜再复述一遍主要人物或故事线索。但此次的舞台背景设计不亚于情节本身,十分值得细细品味。时间是二次世界大战之间(接近于《唐顿庄园》所展现的时代),地点则是美国与法国辅以时不时出现的伦敦,视角则是一群芝加哥出身的精英美国人看去的西欧。这个时空结合至少是我目前读来较为难能可贵的,至少不是欧洲归欧洲,美国归美国,战争归战争。这个时间段,一战基本打烂了旧世界的大部分,但又未彻底演变为二战后的新世界,从艾略特这个社交宴会狂人的一生可以看出还是颇为讲究贵族谱系的,尽管其中不少因政权更迭都早已是流亡贵族。格雷这个角色最大的意义,用来展现了美国30年代股市崩盘后经济危机带来的广泛影响。伊萨贝儿这个女主角并无太多新的立意,至少对读过不少小说的人来说:对男人的细腻把握、对世俗美好生活的执着与渴望、意志坚定却也不失爱与付出。总之该书对诸多时代鲜明特征予以无形展现,读完此书可以有个明显的感受,贵族派头与场面已是强弩之末,一些新的气象正在酝酿,但总体来说,在当时世界经济最发达的西欧与美国,丝毫看不出精神世界的朝气,反倒较十九世纪来得空虚迷茫。如序言所说,小说不是历史,不用面面俱到,但对于其想清晰刻画的局部,具有历史无法企及的血与肉。

拉里,这个绝对的主人公,本质上还是《月亮与六便士》里的查尔斯·斯特里克兰,可是画蛇添足了,至少是以小说的维度。《月亮》里的主人公之所以极为出彩,是因为以高更这个画家为原型,无论多么艰涩玄妙的人生感悟,最终都可通过其旷世巨作来予以具象化。而此书的拉里,先不说是否如翻译者所猜测的是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但是借纯文学主人公的生活轨迹和口述来展现哲学奥义,往往是作者自嗨而读者又不知所以。俄国文学黄金时代的大师们在鸿篇巨制中大量夹杂这类伪哲学的私货尚且很难奏效,就刀锋的厚度更是蜻蜓点水。拉里放弃一战光环和在美国本可以享有的不错前途,独自闯荡法国、德国,当矿工还是农户忙季帮工还是花费数年钻研阳春白雪的哲学、科学、希腊文都可以较为不错地契合主题,但加了印度追随吠陀经大师这段,并达到类似“顿悟”的境界,则在我看来实在有些画虎不成反类犬。拉里的这一切,都源于一战当飞行员期间,长其几岁的飞行搭档为了掩护他而在任务中死去,并且死得是那样死。最后,我尽最大努力避开世俗逻辑的分析方法论,即因为遭受了生命层面的重大挫折和重击,是否有资格闲云野鹤不负世俗责任(建设家庭建设社会经济)而以半漂泊半流浪的姿态追逐心中的上帝?而是模仿毛姆的文风抒发一下:“上帝给拉里开了个半大不小的玩笑,从而彻底改变了他刚成年的人生,某种意义上直接促使了他去寻找自己。”

0 有用
0 没用
刀锋 刀锋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刀锋的更多书评

推荐刀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