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德】尼采

13
2020-01-27 看过

1

为什么需要哲学?(通俗地与医学连接,从而通俗地询问:哲学如何帮助人类,对人类身心健康有何种作用?因为从现实中看,哲学只能让孤立爱思考的人更加孤立。)

通过回答此问题,尼采引出了希腊人。开始了自己对希腊哲学的评论。

为何提到希腊人?

尼采认为希腊人能够解决人类为什么需要哲学这个问题:希腊人的哲学运思为哲学本身做了永久的辩护

担心人们可能认为希腊人的哲学运思不够权威到能为哲学做辩护,因为希腊人的哲学运思是舶来品,或者多多少少接受了许多其他国家地域的思想,如此,为何不是希腊哲学运思的“源头”来为哲学作辩护呢?尼采因此开始了为希腊哲学运思能够为哲学做辩护的辩护:

尼采认为希腊哲学运思是否是舶来品并不重要。(想想也是,有谁会无知到宣称自己是第一个进行某种思考的人?)

为什么这一点不重要?

“追问哲学的开端是无关紧要的,因为无论何处,开始阶段都是粗糙的、未成形的、空洞的和丑陋的。”(举个例子,“他们不能心安理得地面对那么美好深奥的希腊神话,直到他们把这些神话追溯到其物理细节,追溯到太阳、闪电、雷雨和云雾,仿佛这样才算追溯到了神话的开端。”)“通往开端的路毫无例外会通向野蛮。”

重要的是什么?

重要的是希腊哲学运思很好地、富有成效地吸收并发扬了其他民族的文化。(肯定了希腊哲学运思在一定程度上是舶来品,但此时这已经不重要了。)

更关键的是,希腊人向邻邦学习“是为了生活,不是为了增长知识”。这是一句很重要的话,因为在这里,尼采说出了哲学的“作用”,也即“目的”:就是“为了生活”;但同时又指明希腊人的哲学运思不是“过度的求知欲”的产物(“在任何时代,过度的求知欲本身和对知识的敌视一样,都会导致野蛮”)。毕竟将知识作为目的,知识就会沦为和金钱一样的欲望的载体,如科学。为了生活,希腊人作为文化人“带着文化的目标从事哲学”。“他们没有出于任何一种土著人的自负重新创造哲学和科学的各种元素,而是马上着手对这些接收的元素加以充实、加强、提高和提炼”,而这个“充实、加强、提高和提炼”的过程,让希腊人成为了“典型的哲学家头脑”创造者。这里的“创造”是“更高意义上”、“更纯的领域内”的创造,因为这是以人为度量而非以自然/神为度量的创造,因为,不知不觉中,他们用自己的行动验证了“人之所以为人”。

在这一章节最后,尼采明确说出了“希腊人为哲学家做了辩护,因为只有在他们那里他才不是一颗彗星"。因为“只有在希腊人那里,哲学家才不是偶然的”。希腊人哲学运思那至纯至大的代表性得益于希腊民族,尼采认为当古罗马时期的享乐、贪婪、奢华和肉欲走向希腊殖民地时,希腊人的哲学运思“作为一个高贵的警示者出现”。再次强调了希腊人的哲学运思是为了生活,而现在,思想家的情感被如下矛盾搅得心神不定:“一方面是对生命的自由、美和伟大的渴望,一方面是对真理的追求,而这种真理仅仅追问:生命的价值到底何在?”人们不再用哲学思考来平衡自己的欲望,而是利用哲学为依托去追求自由、美和伟大。哲学运思从审视者变为参与者。作为一个现在的哲学家,他们的存在具有偶然性依赖于以下事实:哲学是生活的伴随物,是时不时为生活寻找理由,为自私的目的寻找依托的工具/借口,哲学的存在与否完全取决的人们是否需要这个工具/借口。而为何希腊人的哲学运思“有一种铁一样的必然性”?因为哲学是为了生活,哲学的存在为生活提供导向。

所以希腊哲学处在一个适当的中庸状态,既有足够的思考支撑,使其不至于野蛮;又不至于被支离破碎分成千万枝叉而使其变得不纯。

以上就解答了为什么需要哲学,得当地将希腊人的哲学运思从浩渺的哲学之海中揪出,也就为这本书存在的意义提供了石头一般的依据。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