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真的可以换来公义吗?

安安哒
2020-01-27 看过

《浮生取义》里讲述了若干华北某县地区的自杀案例,阐述了发生自杀的心理机制。多数的自杀都是在彰显一种“美好”的价值,但是却以这种非理性的极端方式。

家庭不仅要依靠亲密关系,而且也要维护一定的权力平衡,这就是家庭政治。家庭政治和亲密关系共同作用于生活。但是家庭政治又和社会政治不一样,家庭政治的根本目的是维护亲密关系,而不是“战胜对方”。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人们更重视自己的人格价值,诸如自尊、面子等越来越被人所重视。此外家庭中没有了过去的父权制度约束结构,人们开始追求“平等、自由”,对不公会更为敏感,因此反而让家庭政治变得更为复杂。

在亲密关系中人们看重自尊,会以赚取“道德资本”的方式去“提升”自我的人格价值,以便获得更多亲密关系中“谈判的筹码”。在沟通的时候就会使用这些“筹码”去要求对方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做。

如果对方买账的话,就意味着赚取道德资本的一方获得了权利,反之。家庭政治正是基于这样的基础运作,当有人感觉到自己的人格价值受到了贬低,而且无法再使用道德资本(或是丢失了道德资本或对方不承认自己的道德资本)的时候,就会产生自杀的念头。

他们的自杀并非真的想结束自己的生命,而是想要在自杀中实现自我的价值。以告世人,自己是清白的,理应受到道德审判的,是“逼我去死的人”。这是权力斗争的最极端表现,对不公的报复。但是虽然死者能够在最终赢得了这场权力斗争,却失去了宝贵的性命。最根本的亲密关系目标,也是无法再达到了。

现代人越来越倾向于追求自我尊严,社会公平,对家庭政治不公的敏感只会越发强烈。加上建立在爱情上的婚姻夹杂了更多情感的因素(情感无法量化),因此在现代社会中亲密关系的处理将会比以往难上加难。

在亲密关系中人们会不免因为种种权力斗争而赌气、吵架,和对方陷入关系危机。在这种情况下,更需要爱和沟通去解决问题,而不是以“权”解决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咄咄逼人或是摆事实讲道理都无法真正让关系好转,即使在客观上取得了胜利,但往往在感情上也只能算输(比如和伴侣争论,自己赢了,但伴侣生气而离去)。

当然这不仅限于家庭层面,也在社会生活层面。当人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并且没有别的出路可以重新赚取“道德资本”或是“人格尊严”的时候,也可能会到达非理性的境界,从而走上绝路。羞耻感和罪恶感也会引人走入这条路。

究竟自杀是不是一种有效的“伸张正义”的方式呢?

很难做出简单的解答。从一方面来讲确实达到了自杀者的目的:“输家”因此而愧疚、“赢家”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社会支持甚至是社会变革(偶尔的机会下)、清白的名誉;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自杀者获得了公义(且也未必),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失去了自己的未来,更失去了亲密关系。

我们会如何看待因此而自杀的人呢?

古代屈原正是这样的人。屈原在古代历史上被赋予了浪漫的气息,人们称赞他的“气节”,甚至有“端午节”纪念他。千百年来他在中国文化里都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典型代表。从某个角度来讲,他的自杀为他获得了十足的历史评价,是成功的。

但并非人人如此,“浮生取义”,历史上因此而自杀的人大有人在。为人们所崇拜的,记录入史册的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甚至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为国自杀”。而且随着现代信息的普及,言论的自由,更多的自杀能够被多方面解读,人们的自杀不再能像古人一样,被单方面解读为“气节”。

而更多地,人们也开始对这样的自杀进行多面的评价。在这个角度上来讲,在当今社会进行这种“求公义式”的自杀,或许无法获得自己本身想要获得的正义伸张,甚至还可能得到“死不足惜”的评价,这无疑是一场豪赌。

而自杀者若不是因抑郁等原因而自杀,因“公义”的话,相信是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而不必付出自己的生命代价的。在生活中学会沟通,学会自我心理疏导恐怕更是必要。

0 有用
0 没用
浮生取义 浮生取义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浮生取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取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