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世界最美丽的是牺牲者

芥子
2020-01-27 看过

“在这个往往要自己独自承担痛苦的世界,这种患难同当的情况已经很了不起了。”

在鼠疫来临之前,面对法官父亲无数次判决他人生死,塔鲁认为世界上有祸患和牺牲品,即石头和鸡蛋,他尽可能避免自己站在祸患一边;而面对鼠疫,他宁愿任何时候都站在受害者一边,他想成为第三种人(即真正的医生)以获得内心的安宁。非常有意思的是塔鲁追求的安宁有下面两个成分:同情心和理解,不知道用现在的共情能力来解释是否贴切,但在加缪眼里,这种超越人类而去寻求的连他们自己都想不清楚的东西的人,无法找到答案。塔鲁无以寻求的安宁在死神那里出现,毫无用处。

这次如果像“瘟疫公司”游戏里要分出输赢,我希望我们扮演的是病毒,世界全中毒了我们就赢了。可惜塔鲁输了,有些人正在输。我们赢了什么?经历过的人认识了它,可以回忆它,这样充实记忆的机会,这样的赌博里,我们赢在记忆认识。塔鲁认为人没有权利判别人的刑,但其实任何人都忍不住去判别人的刑,牺牲品、受害者也可能是刽子手,什么东西符合人们的愿望并且有时还能得到的,也算合理公正了。

7岁那年的重大全民性灾难我已全然无印象,医生如何救人,人们如何自我防疫,外面风声如何,不知。不是身为孩子我理应不知或忘记了,那个时候我不是那个缠着大人戴口罩,每天和班主任做日报工作的小监察员,孩子们现在可以是。

0 有用
0 没用
鼠疫 鼠疫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