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斯顿·休斯

白水
2020-01-27 看过

兰斯顿·休斯的诗歌技巧很简单,就是变调,利用节拍的重复、变化回环复杳,诗经或者谣曲也会采用这样的形式,比如洛尔迦的海水谣就是用一问一答产生反复的节拍,在首位设置回环产生回响的效果,随着诗的前进浪的声音在波峰和波谷之间来回摆荡,自然产生了音乐的效果。从诗的角度说,节拍在诗中也充当了内容的成分,节拍的变化会引起歌情绪的波动,无法用简单的内容—形式的二分分析,歌谣,即是抒情,抒情,即是歌谣。中文的口语诗是用看取代了唱,废除了词的音乐。通过痖弦的实验,现代诗要想产生歌吟效果依然要依靠符号、停顿,长短句、词与词的切分,简单的呢,靠词的重复,句子节奏的变换。兰斯顿·休斯的《黑人谈河》句子就会写得很长,模仿河水缓缓历史悠深的静置感,和描写非洲地域的广阔相合,黑是什么,深沉的痛苦,化不尽的忧伤,即便做了奴隶,屈辱的历史,也融为了他们的血,当你把伤口切开的时候,当你允许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的痛苦,像长河,缓缓流出来,这是祖祖辈辈的传承,另一首《苏珊大妈的歌》把这个交代的很清楚。白人诗人经常用听觉和视觉去写诗,比如希尼写歌声像盐矿之上鹤嘴镐的敲击,黑人用喉咙唱诗,歌是他们的手他们的脚,和他们一起舞蹈。

爵士诗从风格来看,应该是悲喜交加,它起源于黑人吟唱苦难,在没有任何娱乐的时候,他们就唱歌舞蹈,来缓解生命的紧张,所听爵士经常会听到用幽默的效果去表达沉重的事物、感伤。比如“我和我的宝贝儿,又得了两条生路,多有两条生路在查尔斯顿,哒,哒,哒,哒,哒!多有两条生路在查尔斯顿!”这就是典型的苦哈哈,用快乐去调和生活的苦涩,这也是在那些通俗的民间艺术里能见到的东西,简单的内容和词句,唱生活的快乐悲辛,爱情、调情、离别、被抛弃,来自生活的内容,不拘来者,这是俚俗自身的生命力。

但在这里我还想写一下悲伤,除却曲调的轻快,爵士表现出来的情绪仍然是低沉的。比如拉金写的许多诗里在反讽里除却写到了对生活的不屑,还有浓厚的虚无:

钱,每季度一次,责备我: “为什么让我躺在这儿,白白浪费? 我是你从未拥有的东西,还有性爱。 只要开几张支票你就能取走它们。”

而休斯所接触的阶层要更低,写到的就更为悲伤,那是母亲抱着孩子会唱的歌谣:

饥饿的孩子, 我造这个世界不是为你。 你没有买我铁路的股份。 你没有投资我的公司。 你的标准石油的股票在哪里? 我造这个世界是为了富人 将要富的人 和已经富了的人吗。 不是为你, 饥饿的孩子。

还有比这歌声更抚慰我,让我不得安宁的声音吗?活在那片土地上,建设,劳作,但没有一片面包,属于我,没有一根螺丝,属于我。我特别喜欢兰斯顿·休斯在写那些冬天被冻僵的穷人的结尾:

他们的胳膊僵硬了 心停止了跳动, 等到明天 他们会在某个无名的富裕王国醒来, 那里一无所有就是一切都有 一切都是零。

这是比惠特曼的平等更加现实的苦涩。只有天国,才是平等的,因为他们都什么也没有。但现实呢?苦痛不得安慰,饥渴慕义,却依然在冬夜里被冻僵。“我的灵魂是一条河。”一条苦水的河。那里面流满了太多,溺亡者的灵魂。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兰斯顿·休斯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兰斯顿·休斯诗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