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即是悉达多

滑滑
2020-01-27 看过

为何生命总是饱受轮回的苦,而摆脱这样的苦的唯一方法,是否就是不再进入这样的轮回?真正的苦到底是什么?是失去吗,还是得到,或者是得到后的失去,还是永久的求而不得。

人性太容易被表象事物所迷惑,而人性的本能在于追逐对感官满足的快乐,好似人的天性之初就理所当然应被迷惑。我想不是每个人都明白,在对这贪得无厌的感官满足上必然不会是一帆风顺,人总要一头扎入这洪流之水中顺着这些欲望去颠簸。曾经对于我来说,冥冥之中我学习各种思想,各类能人异士的优秀品质,或者是探索周围或许真正拥有智慧的人的建议是那么的重要,我曾经认为一定有某些思想,某些发生过的事物它们会指引我,教导我,领我找到真理,去避免走某些不必要的道路,不去经历一些明明知道是痛苦的遭遇。可是我后来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每个人的经历的独特性,每个人的特质将会引导他去追寻属于他的东西。这特质不是从哪本书学来的,从哪个先知那里听来的,也不仅仅是目睹某些事物的发生,那在于对自我的塑造和认同。人在一出生对于自我认同的重要性几乎会伴随人一生,它需要时刻被检视,纠正,或是验证。正有了自我认同感,身体与脑海中无限的声音将会归一。这个声音将会指引人去寻找到属于每个人不同的真理和平静。

悉达多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吗?我不这样认为。有的人可以很早嗅出真理的方向,而有的人还是会被追求感官刺激这一永无尽头的空虚所牵引才会走上悉达多的道路。

悉达多出生在一个殷实的家庭,他成长在一个上流和体面的社会,父母真切地关爱,他本身的自我也充满了对真理的向往,所以似乎他就掌握了目中无人的资本,看似他如此特别,其实并不然。他起初对待信仰似乎就像是对待一种任务,沉思冥想,斋戒绝食,似乎都是沿袭父亲的一些行为,又或者是那时他仅仅只是把这些当作麻醉自我的一种做法。其实最终他内心有属于他自我的声音不断的去引导他探索才是成为悉达多最关键的原因,而不是这些道理或教义。同时这世上只有少数人是悉达多吗?我认为每个人都是悉达多。只是每个人对生命思考的阶段不同罢了。

在意识到自我并不是因为是某人的儿女,某人的丈夫或者妻子,又或者是处于怎样的社会地位时会感到无比的孤独,因为那一刻社会属性的从属感消失了,但是那一刻起意识到了真正“我“的觉醒,从而达到了一种圆满的状态。反推那些拥有社会感的人才是真正孤独的人,因为他们一生都从未见过他们原本的“我”,并且他们需要依靠外在很多条件去证实自我,那些社会属性充满标签和定义,当他们把自己钉在那些标签和定义中时似乎就有一些我其实并不孤独的幻觉了,但本质上来说他们一生才是真正的孤独,因为他们一生都在努力把自己的生活过的如同像他人一样。

这让我想起了某些哲学某些智慧某些教义,他们有时因为家庭信仰,或者是听闻这些真理教义的好处,而去追寻。但其实人不应该因为某些事物好,或者是别人说他好,又或者是,信了它有任何的好处,就去盲目信仰和崇拜。这是毫无自我和愚昧的表现。事实上来说,如果人只是通过从某些教导中找到解脱,那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行为。获得智慧是直到我们真正的对生命,死亡,聚散,别离,得失有了更深刻的体悟,会有声音指引我们去到某个地方,在那里我相信悉达多是听到流水获得解脱,也有人是看着山峰解脱,或者是望着远方的迷雾,星空,大海,月亮,去达到解脱。

这样的解脱就意味着在之前就必须过着苦行僧的生活吗?我认为不是。

只有在世间中真正的历练,并且带着我知道“我是什么,我想要什么,我将变成什么“,之后我相信声音会坚定的指导着我达到真正自我圆满的状态。

在早年,我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娇惯的,高人一等的。在那时我不断思考人生真谛,我们到底要寻找的是什么?我痛苦到停止去阅读,并且不断询问,向那些,我想过那些所谓我所认为有思想的人。时至今日我才明白所有都是徒劳。所谓一日三餐,衣食无忧是无法满足我的。因为那不是我心中所向往的答案。我苦苦折磨自己,我想穿越过那个目中无人的自我,寻找真理与真我。

在某日清晨,我走过天桥,路过形形色色的路人,商贩,我到达目的地,我看着他们的喜怒哀乐,我细细观察他们对孩子充满爱意的眼神,或者那时我不懂的,对情人的亲昵,我看着某些路人的愤怒,或者某些脸的沮丧,某些弥漫在空气中的喜悦,我穿过他们,好似我突然领悟到,我就是他们,他们就是我。于是那时我开始放弃对自我的逼迫,并且将自我投入到真正的生命中去感悟。

0 有用
0 没用
悉达多 悉达多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悉达多的更多书评

推荐悉达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