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活性的可能性之一

Phenix Co
2020-01-27 看过

摘录:“

这样一种探索,这样一种企求,正是任何一种学术活动的基础。这只会使我们不致成为在故纸堆中讨生活的书蠢,只会使我们真正地生活,在学术工作中找到喜怒哀乐……追求真理。 所有看过的东西,我都要仔细研究。怎么研究?如果一本书谈的是我不大了解的新东西,我就尽量做摘要。凡是比较重要的书,我都尽量写一份评论性的简介。根据以往的经验,需要做这些工作的书,可以走出一定的量。 眼泪无助于消弭痛苦,人要控制自己,越快越好;为死者哀恸——这是宗教感情的残余;死者不能复生,哀恸有什么意思? 他几乎从未抱怨过自己没有时间。我早就注意到,善于工作的人,时间总是够用的 他的一生,表面上再平凡不过,从某几点上说,竟是不如意事常八九。以小市民的眼光看,他是个典型的不走运的人。然而就生活的内在涵义而论,这个人心灵和谐,很幸福,而且他的幸福是一种最高级的幸福。 他所说的一切,似乎都是离经叛道的。最最不可动摇的原理,他都能提出怀疑。 他,我们同时代的人,一生干了那么多事,产生了那么多思想,这是用什么方法达到的? 任何一个发现,即使是天才的发现,发现之前的各种推理假想如果都记下来,那末,废料和各种各样愚蠢荒谬的推断,数量之多会使我们大吃一惊。 一切都不是我们的,而是别人的,只有时间是我们自己的财产,”赛纳卡写道,“造物交给我们,归我们所有的,只有这个不断流逝的、不稳定的东西。就连这个东西,谁只要愿意,都可以把它从我们手里剥夺走…… 人人都有一座闹钟滴滴答答走着。但是时间并没有因此而增加。时间的分配几乎同两千年以前赛纳卡时代一摸一样:“我们一生的时间,大部分用于错误及种种恶行;很大一部分虚抛浪掷,无所事事。我们整个一生,几乎都没有用来干应当干的事。” 柳比歇夫的每篇论文,都有“成本”核算。这个核算是怎么做的?原来根本没有专门做过什么核算。他的时间统计法仿佛是一架计算机,自动提供了数据:写一篇文章,看一本书,写一封信,不管干什么,每道工序的时间都算得一清二楚。 岁月递嬗,具体的方法有所修正,某些东西不得不重新审议,但是总的任务不变——一旦干了起来,他一辈子也不背离既定的目标。 这样一来,虚度了年华,当初的目标原来是虚幻的东西,目标明确变成了漫无目的。 这是冒险吗?不,比冒险更可怕;这是押宝;未来、才华和希望——这些生活中最美好的东西,统统拿来孤注一掷。谁知道有多少这样的幻想家在无声无臭中死去,没有达到可望而不可即的目的! 需要好多年才能懂得,最好不是去震惊世界,而是象易卜生所说的,生活在世界上。 应当不断挖掘一切时间潜力。明摆着,人不能者是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应当正确利用工作时间。从时间中去找时间。 “工作中的任何间歇,我都要创除。我计算的是纯时间,”柳比歇夫写道,“纯时间要比毛时间少得多。所谓毛时间,就是你花在这项工作上的时间。 计划就是挑选时间、规定节律,使一切都各得其所。头脑清醒的时候应当钻研数学,累了便看书。 应当学会不受周围环境的干扰,用在工作上的三个小时应当是真正做工作的三个小时 柳比歇夫有种罕见的才能——随便哪本书的作者,凡有独特的见解,他都极善于汲取。有的书,一张纸就够;某些大部头书,需要几张纸来归纳。它们的菁华同它们的厚度怎么也不相称:大量的是插图、表格、附页、书皮…… …我象是果戈理笔下的阿卡基·阿卡基耶维奇,象他一样在抄抄写写中找到乐趣……在科研工作中,我非常愿意做做纯事务性的工作。” 勇气 坚持 可是他呆板和执拗地坚持自己的做法。 对柳比歇夫来说,预先安排好的不是命运,不是行动,不是心情,而是他的工作。至少,他的时间统计法必然导致这样的结论。”

书评:

很久以前听说过这本书,书里介绍的记录时间已经成为时间管理的方法之一。书本并未做出过多的方法介绍,一言以蔽之,无非以半小时为单位做记录,以日,月,年为单位用总结。

但是重要的东西还有以下几点:1. 记录时间是为了之后更好地运用时间,知道怎么去预估自己在写论文,看书等任务上应当花多少时间。2. 时间到底应该用在什么事情上?柳比歇夫在许多领域都有研究有突破有著作,但他自己的主业却并没有完成。这是值得的吗?3.记录的时间必须是纯时间,没有受到其他事情干扰地投入做一件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奇特的一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奇特的一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