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白雪的非洲花豹

hellohaoyu
2020-01-27 看过

《老人与海》,写的是很男人(man)的柔情;《乞力马扎罗山的雪》不看创作背景,写作家的命运,这种命运就是伟大的艺术必须在献计创作者肉体后才能诞生。当作家被优渥的生活所禁锢,被美丽的女人所俘虏,不可避免变得平庸与才竭。而不甘于泯然的哈里,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试图去抓住乞力马扎罗那片圣洁山顶。写的是男主人公哈里有一种堕落、挣扎到解脱过程,无疑可能是作者自叙。成书时,作者在非洲生活,已经小有名气。为什么要些一位已经才思枯竭,等待死亡的作家,这是值得怀疑的,或者是作者的自省。海明威为什么自杀,或者是受不了才尽的折磨。但那种发疽的坏腿(真实是电痉挛治疗)才是关键。

在文学史上,本作说意识流美学的佳作。像看上去像意识流,却被作者安排与精心雕琢过。文本细读之后就发现开场出现花豹事实上死于朝圣的闪耀的方形山顶的道路中的。

乞力马扎罗山被热带草原所环绕,热与雪对比强烈。想必作者在非洲猎狮。在酷热的旱季远眺山上的白色,就不仅是精神上的渴求,也是生理的想要。这样的通感让作者产生灵感,化成花豹,不顾一切,攀援非洲第一高峰,占有那冷的白色。

最后说说自己的直感。其实看的比较乏味。因为我不是作者,也没有男主人公哈里这样传奇的经历。本人就是向往那些优渥的生活,有美女还有钱,多幸福!伟大的文学多产生不幸,但读者产多是躺着看的。像《红楼梦》,如果家破人亡时,大衹没有闲心看这种小说。深刻的读者的快乐与幸福往往建立在作者的血泪的基础上的。这一点那些喜剧通俗小说的浅薄者往往却是道德的无缺者!

我想起贾平凹的《废都》,里面的四大名人都是大俗人,越俗,东西“造”出来的越带劲卖的快,自己越受活。庄之蝶叫了真,颓了,文章也废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乞力马扎罗的雪的更多书评

推荐乞力马扎罗的雪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