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挽歌

暗眠彼粒星
2020-01-26 看过

在火车上看完了《我的帝王生涯》,从书页上抬起眼,已经从南到北走了一千二百里。宫廷挽歌美丽血腥,潮湿糜烂,像是尸身上滋养出来的颓美的花朵,吞吐着隐秘和暧昧的气息。

用轻巧曼丽的文字来写暴力是苏童的专长,也是他固执的一种偏好。无休止的杀戮和除了“杀”说不出别的字的半失语症,都是源于恐惧,恐惧被缚,失去自由和本我。越恐惧,越嗜血,越残忍。但是癫狂最后还是要趋于平静。从废王到走索艺人,端白终于找到了他真正的身份。走索也好,滚木也好,都是平衡的象征。第三章的废黜和流亡,是重塑平衡过程的故事。只是代价太惨烈,只有在梦中才能和手足同樽饮酒,大家都是被历史愚弄的受害者。

端白在苦竹寺修行走索是终极的平静,他走在索上静止的时候,我想起电影《故事的故事》里面的最后一幕,走索艺人走在绳索中央那一刻,把天空完美地对称切割开。逃亡的公主重新被加冕,偷来青春的老人皮肤萎缩,变异的王后褪去兽相。魔力失效,狂欢结束,一切回到原点。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的帝王生涯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帝王生涯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