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哪一种鼠疫参与灭亡大明?!

寒武页岩
2020-01-26 看过

春节前,武汉肺炎初期没多久,小姐姐因为想起达原汤以及苏州名医吴又可的瘟疫论,在豆瓣提倡重温大明劫这部电影。其实吾国不仅2014年玉门,就是不久前的去年,2019年11月里北京朝阳区也鉴定以及救治了两名内蒙草原的肺鼠疫患者。其实我想说的是明末席卷整个北方的,包括李自成与孙过庭鏖战的陕西,在吴又可(大明劫男一号原型)的瘟疫论里记载的是“疙瘩瘟”即淋巴腺鼠疫。唯独在北京及其附近地区,包括此地的精锐部队官兵爆发了肺鼠疫(一般是继发于淋巴腺鼠疫,也有原发的),即欧洲所谓“东罗马帝国查士丁尼鼠疫”或者“黑死病”。上海交大科技史系的曹老师与李老师这俩我选过课的业师是最早指出来,明军和闯军都亡于北京的肺鼠疫,而清军因为是骑兵,传播鼠疫的跳蚤害怕马尿,所以得以保全。还有以我作为修习过科技史的历史爱好者以及医学病理学师太的浅见看,吾国记载的古代“鼠疫”至少包括两类疾病:耶尔森氏杆菌属的细菌性疾病---鼠疫杆菌;还有老鼠身上可以寄生传播的汉坦病毒,即流行性出血热。

今天特别要说明的是,很长时间内世界医学界对于鼠疫的认识停留在淋巴腺鼠疫层面,肺鼠疫的确认要感谢一位被诺贝尔奖遗忘的,但永远被铭记在中国人民以及东亚人民心中的客家人英雄学者--伍连德博士。有兴趣的童鞋可阅读:https://mp.weixin.qq.com/s/ER8_1PRh-_xsCbNYAhuZdQ

伍连德算是我祖父(我爷爷他哥哥即吾家大爷爷是1955年授勋的开国将领里井冈山时期最有文化的红军军人之一)的师傅,因为祖父他在协和与湘雅的师兄就是伍先生的外甥也是张静江的女婿林可胜也值得大书特书,是抗战时期吾国整个国防后勤医疗体系的构建者,同样临危受命,战后因为跟那些退缩小岛的贪腐大员们格格不入,跟胡适一样,流亡、终老于美--今年小姐姐我整理的口述历史长篇《劳燕和合记》会写到他。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鼠疫:战争与和平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战争与和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