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情书一场献祭

夜契
2020-01-26 看过

起初这本书王尔德想把这本书命名为《在监狱和枷锁中》,后来罗比替它起了这个名字。

1891年1月到3月的这三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里,王尔德都在撰写这封信件。这时候王尔德已经入狱将近两年,还有两个月,他就可以刑满出狱了。这时候的他的环境已经好很多了,可以阅读一些书,有了纸笔,还能在写作的时候,要求看他之前写过的文字,加以调整(之前每次写作完后要上交,并不返还),在入狱初期他没有权利看书和写字,吃不饱,身体抱恙。

写这封信的起因,“是因为他想要回应道格拉斯的沉默,其力量源自作者觉得自己遭到了忽视。王尔德拒绝接受诗集的题现之后,波西不再设法跟他直接联系。”(《奥斯卡王尔德传》)

在王尔德入狱不久,波西没有征得王尔德的同意,发表了相关言论,并且出版诗集题现写的献给王尔德。王尔德生气万分的表示了抗议,两个人从此开始交恶,王尔德甚至要求波西返还纪念品。“王尔德觉得自己是一场帝王盛典中的高贵牡鹿,被昆斯伯里伯爵(波西之父)和他的儿子追逐,道格拉斯追逐的是他的时间和金钱,昆斯伯里追逐的是他的名声和自由。”

对于这本书的评价,我更倾向于《奥斯卡王尔德传》作者的看法,他的总结已经非常到位了。以下为摘抄节选:

“替代性的忏悔”

“《来自深渊》是一种戏剧独白,它不断地提问,并代替哪位沉默的收信人做出了假定的回答。根据写作的环境来看,也许有人以为王尔德会拆毁自己的罪行。结果他却拒绝承认他过去跟年轻人在一起的行为是有罪的,他宣称判定自己有罪的法律是不公正的。他有一段不知悔改的话,可以说是跟同性恋关系最密切的一段,即对他而言,行动上的性倒错就如同思想上的悖论。《来自深渊》中有一半以上的文字是忏悔,但不是他自己的罪,而是波西的罪。”

“他自我谴责的主题是他没有跟波西断交。不过,他的信件时一种想要恢复关系的努力。他承认自己的弱点,但解释说自己之所以具有这种弱点,是因为自己满怀深情,而且本性善良,他厌恶公开的争吵,承受不了怨恨,还以为只要不理睬那些所谓的琐事,生活就能好好过下去。他的弱点也就是优点。他发现,神衹不但利用我们的恶习,还利用我们的美德折磨我们。”

“王尔德承认,除了那些优良品质只爱,他是”挥霍了我自身天赋之人。不过他对这个缺点以及与之相关的缺点一带而过。《来自深渊》在很大程度上是悲叹已逝盛名的挽歌。他一边鞭笞自身的形象,一边禁不住对那个形象所呈现的一切讴歌不已。挽歌促生了颂词。”

“在美国,他宣布说生活的秘密是艺术。如今他已经发现,生活的秘密是受苦。”

“《来自深渊》从发现痛苦到发现慰藉,其高潮时一段猫叔王尔德在狱中发现基督的章节,这无疑是从一开始就预谋好的。它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恭谦,因为王尔德不但没有把基督当成神来描述,还把基督教和唯美主义融合在了一起。”

“关于《来自深渊》,最重要的是,它是一封情书……作为一篇自辩文章,《来自深渊》的缺陷就在于其中掺杂了天真的成分,起因是它的口才,还有隐藏在前辈中的傲慢,也由于它那不连贯的结构。不过,作为情书,它倒不缺乏连贯,而且堪称--以那种爱与恨、挂念、虚荣和哲学冥思--是人们写过的最了不起和最长的情书之一。”

“王尔德写完了《来自深渊》这封信之后,信中针对道格拉斯的那种敌意也就消散了。”

之后众所周知,王尔德把信交给了罗比抄了一份,他知道波西一定会把它扔进火堆里的,事实也是如此。后来王尔德再次跌进波西的诱惑中,在潦倒中死去。之后罗比1905年出版了它,删去了所有提及道格拉斯的地方。后来道格拉斯起诉另外一人诽谤,诽谤内容和此书删除章节有关,罗比公开了被删章节,并且在法庭上宣读。“道格拉斯当时就在证人席上,不过,在宣读过程中,他离开了。他不能忍受这样的话,王尔德说他的诗歌是大学生的诗歌,他的水准太低,他善于巧取豪夺,他天性浅薄。过了几个月,他做好了准备,在《奥斯卡王尔德和我》中作了回击。”后来道格拉斯因别的事情入狱的六个月,又创作了组诗《在高处》,对《来自深渊》再次作了回击。

这封信,体现了王尔德作为“流放中的国王”这一阶段,依旧心存高傲,把罪责推给了波西,而并没有真正低下头,看看自己的问题,到底是谁让波西一次次的挥霍金钱和他的感情,纵容爱扰乱他的生活和内心,面对波西的美貌、贪婪、狂暴和残酷,王尔德把自己献祭了出去。

最后推荐《奥斯卡王尔德传》,作者:里查德·艾尔曼。

0 有用
0 没用
自深深处 自深深处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自深深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