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走向世界了吗?

纤歌凝
2020-01-26 看过

钟书河在此书《后记》中开篇引用了法国诗人缪塞的名句“我的杯很小,但我用我的杯喝水”。钟先生说这是他很喜欢的一种态度。“杯确实很小,水也只有半杯。他们保存在我的心里,却已经整整二十七年。至于起意将其呈现出来,则不过是近两年来的事情”。

此后记写于1984年4月,二十七年前则是1957年。1985年由中华书局初版的这本书未给出作者的简介。豆瓣给出的作者简介则是“ 钟叔河,湖南平江人,1931年生,1949年十八岁起当编辑,1957年后干过搬运、绘图、裱糊和种茶等事,劳作而不废读书,至1979年又重新当编辑,直到离休。”

足以从中看出,1957年对作者而言意味着什么。他离开了自己钟爱的编辑行业。在之后,尽管历经动乱的年代,钟书河先生仍“劳作而不废读书”,可见他对对读书的热爱。等到冰雪融化、春暖花开之时,他又重新拾起钟爱的编辑行业,直到离休,为我们编出了很多优秀的作品,其中就有《走向世界丛书》。

长期与书为伴,钟先生的文笔十分优美。书是他的寄托,而书中的文字是他生命的展现。《走向世界》一书描绘了近代国人从封闭社会走向现代世界的历程。尽管这历程十分曲折与坎坷,但钟先生依然相信“中国本身拥有力量”,并把这一信念作为此书的“代跋”。

八十年代,是个思想启蒙的年代。这本书是八十年代的产物,也推动着八十年代的国人进一步面向现代世界。在这朝气蓬勃的年代,钟先生透过此书寄托了多么深厚的期望!

然而,钟先生亦是历史中人,深刻地体现着时代留下的烙印。书中封建社会、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帝国主义,不仅体现了他当时所拥有的历史观,而且反应了他对革命的崇拜。毕竟,改革开放也是一场深远意义的革命。

可是,正是这种历史观成了此书最大的弊病。带着这样的有色眼镜,钟先生对人物的一些评价就使之公允了,尤其是书中对康有为、梁启超的评价就并未显现出同情之理解的客观研究态度。不知在以后的作文中,钟先生是否摘掉了这种有色眼镜?

尽管如此,瑕不掩瑜,无论如何赞扬钟先生写就此书,编辑丛书,撰写短文的贡献都不为过。

距此书出版三十五年之后的近日,中国正面临着一场与疫病的战争。从这次疫情看中国,我不由得发出了疑问:“中国真的走向现代世界了吗?”

於庚子年正月初二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走向世界:近代中国知识分子考察西方的历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