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浸湿了我的睫毛,在我眼前挽了一道纱

Sofia
2020-01-26 看过

标题就是我看《热带》时,世界在我眼前展开的方式了。或许用'纱'不够准确,应该是'屏风'那种'半遮面'的只见身姿不见其容的感觉。

看热带这本书时,我的视线便笼罩在雾里雨里,不清不明。 它是模糊了时间线的,当你徜徉在行文里时,便可能在猛然回过头思索时发现已然错乱了时空,混淆了时间。 看李唐对《热带》的评价,里面说到最早的故事写于六年前。我不知道这八个故事中的哪些是他较为青涩之作,但确实感觉有些描写略显稚嫩。《热带》里面的第一个故事即为它的同名,陈眠走到热带的街道上时,用于描写周遭环境的那些极为简短的句子一开始确实没有给我很好的观感,尤其是在我不能找到这些短句之间的逻辑时。周密在《观潮》中先描远观,再摹近景,将以激扬震撼的钱塘江水为主角的镜头缓缓拉近至我们眼前;有些作家在描写人物外貌时,也会从头到脚或从下即上。总之,不管是画境,还是列景,大部分作品总依稀有些与视角或与重点相关的规律可循,而《热带》里长段长段的写景,就看起来略无章法了一些,倒像是作者想到哪写到哪之作。不过因着李唐较好的文学功底,不至于看起来教人难受。 还有最后两章用的比较频繁的小括号(),在行文中看起来也稍显突兀。 看到很多人对《热带》里的《世界尽头的小镇》评价颇高,它也确实营造出了一副悠远又空旷的景象,但每个章节开头的那句相同的“在世界尽头的小镇”,让我觉得过于常规了些。这可能与我本人尽喜欢些光怪陆离的手法和意想不到的结局有关。 《热带》中的人与物,就和作者的文风一样,多是抓不住道不明的,飘渺着的,与现实隔了一层雨幕,就像李唐在《雨中婚礼筹备》一文中写到的“我却无论如何也看不清它的形状和模样”。但《热带》中的人和物,绝不是完全架空脱离现实的,生老病死、情爱与欲、城市与逃离等,它都有展开深刻的讨论。李唐好像一直巧妙地避开了“具象化”,人物也是精简到极其稀少,却就是在这种“慢慢上升,无限地接近天花板”的半空中,在几乎没有形象很鲜明的人物做支撑的构架中,将一切都叙述清楚了。 我最喜欢的是探讨时间与老去的《挽歌》,那个’我’签下的不知道束缚住了谁的合同、’我’恶毒到要让老人受罪的时刻、’我’与老人对海浪声同样的向往、老人摔了很多次撞了很多次也不要我扶的坚强、’我’惶惶不安生怕老人离去的模样、’我’也变成视野混沌不堪的那样的一个老人的结局,都有真实地打动到我。 在《热带》这部小说里,你能看出作者很执迷的几个意象和颜色——鸟,雨,鲸,海,蓝色,白色。还有出现次数很多的宛若作者心头白月光的人物慧慧。李唐没有去过热带,但是他想象中的热带在他轻盈的描写中却显得格外真实起来。这八个小故事看起来毫无关联,却又在这些总是被提及的事物的串联下,显的隐隐相关。 我总觉得《热带》里面有很多李唐个人对哲学的思考,但我对哲学没有研究,在此就不展开论述了。

2 有用
0 没用
热带 热带 7.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热带的更多书评

推荐热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