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高人说话

早阳飞
2020-01-26 看过

又是一个知道很多的人。

根据倒数几篇的自叙,大概能推测出生平。浙籍人,家庭富有,有文化,因为外婆,姥姥精通《周易》等传统文化,会给他讲解,故他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底子。后十几岁去杭州学习绘画,念了上海的一个画画学校,后头转变为南京的一所美院。学画过程中,木心不参与政治,专心在图书馆看书,间隙去法租界受音乐等艺术的熏陶,后来战争爆发,木心好像从上海去了纽约,一直在外。

后来,木心写小说散文绘画,同时教书为业吧?他的小说出来后,得到中外文学史人的一致好评,说他学贯中西,写的东西有李商隐之类的感觉。好像他前半生在中国,后半生在外国,两边的文化都有所浸淫,所以随便一出手就不得了。

他的学识,思维,眼界,远超出一般人。他有关文学的回答,包含太多知识和高度,有很多的信息在里面,比如不了解王维和陶潜生平的就不能理解他的某一句话。更不用说外国的其他典故,例如什么二限流之类,稍微一多,很难一下听懂,也不能完全听懂,甚至半懂不懂。

话说回来,任何人有关文学方面的谈话,都是一家之言,并不完全正确。比如木心断定弗洛伊德对梦和艺术的看法完全错误,说因为弗不是艺术家,听起来有道理,可语气就很绝对。木心的回答有一些部分呈现这种。

木心有许多的自我判断。他说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精妙,有一段,诗会通用到各个阶层。皇帝管理国政,法官断案,歌姬唱歌,甚至武人喝完酒也能来口占,还有陶瓷青铜各种艺术品,山水绘画,还有老庄庄的哲学论,都是精妙的,只是后来这些没落了,外国继承了一部分,中国人因为文化浩劫或者别的什么,断层了,所以中国文化现代很多人只是行过或者经过,并没有完成的大家。

为什么传统文化会断掉?这个跟经济能力有关。

传统文化并不是畅销书现代网络文化之类,简易便于流通,传统文化,比如诗词歌赋,周易算经之类,是深厚渊博的,得通过一些渠道流传下去,这渠道是世家。光有钱不成其世家,得有文化书香。

世家子弟和普通人家的区别在于,普通人家要谋生,要适应当下的生活,就一截一截地活,他们没有更多的选择。世家子弟承袭许多,选择余地很多,经济无忧免去他们劳苦谋生,文化家传之类却也需要他们承袭,渐渐,这就成了两支大的分流。穷人的捉襟见肘和富人的有余富裕,《贫穷的本质》里一目了然。

两大分流里又各有分流。普通人家里也可以因为际遇,沉浸到学术文化里,负起传承保护的责任,如《斯通纳》里的主角,一个农场小伙通过读大学发现自己对于文学的天赋和乐趣,从而专研。这类人大概最后都去了大学研究所之类的机构。其他人大概就谋生过日子。

世家子弟也应该有这种分类,专生活的专生活,专传统术学的专传统术学。只不过,世家子弟是人类社会里居比较高的位置,积淀和传承比普通人家要来得容易些。

木心大约是世家子弟中专学术文化的那支,他有个特殊地方,国内浩劫前,在外国呆了很多年,接受了欧亚文化的洗礼,这个有利于融会贯通。

木心在这本书里也说到文化有植物性,会受到动物性的政治经济的影响,中国文化有两个圈子,台湾圈,大陆圈,圈层的标志在一切专门的遣词造句,都是反应出一定的意识形态。文化本来是用来观察,批判,总结,揭露,期待社会的,却被政治用来作自己的传声筒等工具,文化也就失去了自由。

似乎木心到欧亚,文化的自由得到保障,所以他把传统文化生动地传承下来并用了新的出来,创造出了耀眼的成绩。

像木心这种经历比较少见,所以很被称道。

书看完过去好几天,至今印象深刻的说法有以下几个。

木心在读美术学校时,发现三种学生,本地的,外来的,职业的,奔着政协之类去的。这其中,他有做了分类。其中很多人迷恋艺术,可能是迷恋艺术家那种行头氛围,或者艺术本身带来的社会功能,用木版刻样板戏等来服务政治,前者比如西装皮鞋贝雷帽西化的生活,或者在台上绘画弹奏指挥那种如痴如醉,而不是真正迷恋艺术本身。因为仪式性的东西最能震撼人心而且学起来不麻烦,真正艺术技术情操那种,需要枯坐积累,门槛太高,追寻起来有难度。

只是,很多人区分不清楚自己真正追寻喜欢的是什么,他以为追寻的是学术,可能真正迷恋的是学术成功带来的荣耀门面。只是羞耻心不允许人们承认这个,人无意识地把自己往崇高上送。这种事还真挺多。哪怕到现在也是,听过一位同仁对学术明星的推崇,现在再回想,发现对方描述更多的是对明星的崇拜,而不是学术上多么独特,可见,斯人追寻的不在酒而在酒外。

0 有用
0 没用
鱼丽之宴 鱼丽之宴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鱼丽之宴的更多书评

推荐鱼丽之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