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永不止息的

以沫不如江湖
2020-01-26 看过

曼桢曾经问过他,他是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她的。他当然回答说:“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那个风起云涌的上海,两个大城市里的小人物就如此相遇了。于千万人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这有多幸运?他们毫无防备的撞进了沉溺一生的爱情之海。

想得不可得,你奈人生何?世间的事大抵都是这样的。曼桢被囚禁在他姐夫的幽暗卧室里,日思夜想着他的心上人来解救的心愿,却被他姐姐硬生生从中掰成两半。世钧走到大门口,耳边隐隐传来心爱人的呼喊,却当是幻听了。他如果在勇敢些?后来的事会不会不一样?命运的无情的波动的双手,似乎在嘲讽两人。到底说来少年时候的爱情,再美好也带着没由来的恐惧与绝望。前路漫漫,谁有并肩飞过沧海的勇气呢?

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手扶者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地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后来这女人被亲春拐了,卖到他乡外县去做妾,又几次三番地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回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口的桃树下,那个青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的荒野里,没有旱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我们等待地爱不是“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的至死不渝,而且渺远如浩瀚宇宙中的星云,炫丽而又遥不可及。

曼桢与世均宿命中的相遇,终究也只是半生缘。

就像曼桢与世钧在少年时一头撞进爱情之海,二十三岁的张爱玲也是在这个遇到了胡兰成。任凭后世人如何去说,张爱玲是爱胡兰成的,连胡兰成抛弃她要去乡下避难,她都担心胡兰成要在乡下受欺负。可胡兰成不仅过的很好,甚至还找了好几个情人。张爱玲风尘仆仆的赶到乡下去见他,他第一句却是:“你来这做什么?”张爱玲心灰意冷,她像是被被另一个世界吹来的飓风震住,久久不能清醒。张爱玲如此聪慧的才女岂能不知胡兰成的风流成性?为了恋爱而恋爱却把张爱玲写成了自己书中的人物,一语成谶了。

如果说爱是有关等待与被等待之间的情事,那么张爱玲就是那个永远追逐爱,不畏惧爱的人,她那一颗炽热的心,像是古老的巨大焰火,永远不会熄灭,每一个渴望爱的人都被她那炽热的光芒照射的不敢直视。这就是张爱玲,她高傲、孤独可以蔑视一切,把爱放在遥远天际边的山峰上,凝结成绚丽的冰花,也可以低到尘埃里开出花来。与其说她的爱胡兰成,不如说她的爱是自己。像是《千年女优》里的千代子,在少女时代撞进了一个陌生男人的世界后,勇敢的踏上了追寻爱的道路,无论是在狂风的扑打中,还是在暴雨的洗礼中,无论在大雪的迎击中,还是在春风的沐浴中。她一直在追寻,从南到北,从战国到明治,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从一颗星球到另外一颗星球,从生到死。横穿千年的美,即使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她爱的一直追寻奔跑爱的自己。

男人、女人、事业、渴求、嫉妒一切看到她都颔首臣服,因为爱可以征服一切。 爱永远是不会赐予那些只会原地等待爱的人,它只会降临在那些勇敢追逐爱的人身上。是的哪怕是的,哪怕澳洲大陆与非洲大陆接壤,河水开始溯流,鲑鱼跑到大街上歌唱,仍然要去爱,去追逐。  

因为,爱是永不止息。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张爱玲:在最深的红尘遇见你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