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尔维尔和霍桑的友情,《白鲸》和《红字》的极端

张佳玮
2007-10-06 看过
麦尔维尔在《白鲸》的卷首说,他把这书献给霍桑,聊表他的敬慕之情。
  曾经感觉相当的奇怪。
  
  没法喜欢《红字》。虔诚清教徒式的敏感、狂热和故做镇静,一如戏剧或者诗歌式的宏伟架构,与夏多布里昂的《阿拉达》一样的蛮荒背景但远为沉重。雨果的浪漫主义比他要轻得多——想一想《巴黎圣母院》里那拉伯雷风度的奇迹宫廷,那嬉笑怒骂的倜傥风度是霍桑不会有的。《红字》,一个苛刻的求道者的沉重寓言。霍桑有控制戏剧性场面和高潮的能力,但放不下架子,而且失之剪裁。
  就像一个穿着庞大华丽外袍,挪着一定规格步子的教士。
  
  马尔克斯以为《白鲸》那无序的结构是文学史上最美丽的奇迹之一。事实上,《白鲸》的洪荒比《红字》的洪荒真实得多。《红字》更像是精洁舞台上一群做原住民打扮的人齐声清亮的高唱弥塞亚,而《白鲸》是地道的拉一群渔民来本色表演。麦尔维尔思绪奔放,结构带有《尤利西斯》那种散漫玩耍的本意,而其中隐藏的庞大的内核又比《红字》那由悲剧调子的朗声演唱营造出来的氛围强悍得多。一句“叫我伊什马利吧”的开头,就比梅里美们苦心雕琢的“让人感觉很真实”的开头显得超脱,大气。
  
  麦尔维尔对霍桑的敬慕看上去就像一个通书史的游侠对一个大儒的敬慕。麦尔维尔更轻脱超妙,先于时代,但他的价值取向很沉稳。他还不能像乔伊斯那样放声大笑,他的狂欢需要一些粉饰,但相比霍桑,他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轻佻。这种轻佻就像纳博科夫对福克纳的不以为然一样,成为一种无伤大雅的喜剧。美国产的那些聪明的小说家不会去大张旗鼓的去主张或者彰显什么。这是他们和欧洲尤其是俄罗斯人最大的区别。
  
  智慧,想象力,悲悯之情/或者幽默感。成为大师的必备要素。
63 有用
23 没用
白鲸 白鲸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1条

查看更多回应(21)

白鲸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