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阳书评第340期之《纯阳子说企业数字化之六》

纯阳子
2020-01-26 看过

上一篇探讨了在数字化冲击程度高的行业,信息化水平低的企业如何应对这一波数字化浪潮。面对来势汹汹的行业颠覆,这些企业能做的和需要做的就是变革、变革、再变革,跟上趋势者生,跟不上者死。数字化本来不简单等同于商业模式的变革,但是对于这些企业来说,数字化就等同于业务变革。这篇文章探讨最后一种情况,即在数字化冲击程度高的行业中信息化水平高的企业如何应对数字化冲击。

这些企业高水平的信息化,往往体现的是高水平的管理,在模式稳定的情况下,这种高水平的管理必然可以帮助企业持续享受资源优化配置所带来的效率和成本红利,因而令企业在旧模式的竞争格局中处于领先或优势地位。但是正如马奇在《经验的疆界》和塔勒布在《反脆弱》中所指出的那样,凡是越适应一种模式的,往往越不适应另外一种模式,这些旧模式中的佼佼者往往最难以适应新模式的到来,他们的反应和反抗将是最激烈的。比如这俩天闹的沸沸扬扬的《囧妈》事件,就是一起典型的电影院线行业领先者挑头对抗行业颠覆的事件。以往电影行业是三家分账模式,制片方管生产,发行方管营销,院线方管场地,三家各负其责,共同协作,但是这次《囧妈》直接采用美国的奈飞模式,抛下院线方直接互联网发布。这种做法在院线方看来简直是大逆不道,不给活路,所以反应出奇的激烈,又是集体申讨,又是找政府出面干预,但是不管他们做什么,从行业迭代的角度来讲,尤其是从这一波数字化驱动的行业迭代角度来讲,这一切其实都是徒劳,因为中国的《囧妈》和美国的奈飞一样,他们做的才是未来的方向。所以院线行业的领先企业真正要做的既不应当是求救政府,也不应当是道德声讨,而应该是认真评估当下的行业变迁方向,预判未来的商业生态格局,并在梳理自己手里资源的基础上寻觅自己在未来商业格局中的新生态位。

所以这些企业的数字化战略应当是完成好业务和信息化的两个自我革命。对这些企业来讲,旧模式下引以为傲的先进管理制度和流程,以及配套的成熟信息系统,一夜之间已成为新模式中企业重生的负担和障碍,所以要想能成功过关,完成数字化改造,适应新的商业模式,就必须能够刀刃向己,痛下杀手,挥刀自宫。大刀阔斧,砍掉一切新模式中不需要的基础设施和企业资产,构建或购入新模式所需要的资源和人才,非常之时,必须用非常之人,行非常之策。若非如此,这样的企业必被淘汰,必然出局。信息化更复杂一点,除了业务变革所带来的IT震荡,数字化也给IT本身带来了内在的迭代更新,所以企业也要敢于对信息化资产下狠手,及时抛弃,及时止损,舍得打烂那些坛坛罐罐,打烂一个旧世界,然后再建立一个新世界。

总之一句话,在数字化冲击程度高的行业中,信息化水平高的企业要做的就是完成好业务和信息化的两个自我革命,关键的一点就是三个字,狠,狠,狠!这就需要领导人既有眼光,更要有魄力,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之人!

最后我们不得不说,可能这就是宿命,2003年非典促成了中国的电商元年,而今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促成中国电影的一个数字化新时代。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全数字化赋能的更多书评

推荐全数字化赋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