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瓢纽约

影子
2020-01-26 看过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有趣又舒服的随笔杂文,大概是继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之后比较喜欢的了。三分嬉笑调侃,三分玩味思考,三分冷眼旁观,还有一分是偶尔流露的落寞和感慨。

看他记忆中的五十年代的台湾,他经历过的纽约的七八十年代,那些像泛黄的旧照片一样我们所无法想象的时代特色。还有他偶尔提到和一些名人的交往或者逸事,比如歌星白光,还有张大春阿城木心等等,会觉得很新奇,末尾附上的郑愁予的诗也格外贴切。好羡慕张艾嘉有一个这么有趣的叔叔,哈哈。

《流动的诗》:“先生,你也凶悍,我也凶悍,可是谁来些写谁的墓志铭?”公车地铁上的冷气是一个城市的“物质面貌”,而诗就像是一个城市的“精神面貌”,一个城市的灵魂,你看不到,可是你一上街就感觉到了。

《跪式公车》:就算预算赤字,依然连少数残疾市民的基本需要都照顾到了。“美国(纽约)这么阔,可是还是这么穷;反之亦然,纽约(美国)这么穷,可是还是这么阔。”一个社会愿意为少数人提供多少便利,需要这个国家财力上的支持,更需要民众的坚持和决策层的智慧。

《苏荷世代 苏荷现象》:一群人拯救了一个社区,成就了一个时代的辉煌,一个艺术现象。到末了,反而是这群人在他们创造的艺术社区里失去了立足之地。但也无妨,他们创造并经历了那场辉煌,就已经是最大的奖赏。

《良心基金》:就是建立了一个基金,给曾经做过对不起政府和社会的事心怀愧疚的人主动寄钱道歉用。(嗯,美国人真会起名字~)天真?是的!内疚?肯定!可爱?哈!有点讽刺的是,往往是那些小错小恶人们才为之内疚,那些大奸大恶以及权贵,还不知在哪里逍遥呢。而且就算是在美国,这个基金收到的寄付也逐渐减少,若是设在国内,怕不是得成负数了,哈哈。

《吸烟者的悲歌》:一个烟民(或者烟鬼?)的弱弱抗议,就算是为其附上科学依据,仍然无法代替少数人来和多数人抗衡吧。深表同情,哈哈。

《太平洋乐园》:若是无人提醒,注意不到的潜力就这么沉睡一生也没什么损失,但是当有人告诉你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时,就无端地多了沮丧懊悔。人之本性,越是无法涉足,就越是为“树林中的另一条路”而惋惜好奇。

《酒戒》:酒鬼与酒仙的云泥之别,高潮到酒醉的微妙界限,借酒其实消不了愁的理论依据……一个饮酒又不滥饮的性情中人笔下才有的妙趣横生。

《讣闻》:养成看报纸讣闻的习惯,也许会让我们少些无谓的烦恼,活得比糊涂稍微清醒那么一点。

《一个美国现象》:“三九少年”这个现象,再一次说明了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也只有一个经济上富裕起来的社会,才有能力负担起“三九少年”的教育,才有能力也敢于给“三九少年”们想要的所谓自由平等民主。

《夸族酋长的礼宴》:攀比之风和炫富绝对不只是我们的“国粹”啊!

《纽约情杀(昨天和今天)》:在这个一切都高速发展,一切都快餐化的时代,连情杀也变得快餐化了,没有昨天的那么老派那么温情那么复杂,还需要异性需要相爱结婚嫉妒等等……也许我们该为之庆幸?!

《帆布球鞋》:从诞生之初就黑白通吃的经典帆布球鞋,哈哈。但上个世纪刚出现时也像任何新生事物一样,经历了被质疑被接受而后火爆起来又被新事物冲击的过程。只不过到了现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套电子设备附带一双球鞋,真是,过犹不及啊。然后才知道1891年发明了篮球,1896年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诞生,原来那些身边习以为常的以为一直都存在的,其实也不过是近一两百年的事。

《牛仔裤》:“一件衣服在流行那年穿出,你很时髦。流行前一年穿出,你很大胆。流行的前五年穿出,你下流无耻。而在流行后一年穿出,你过时。流行后五年穿出,你荒唐。……在流行之后一百年、一百五十年穿出,你不但浪漫,而且可爱。”哈哈。

《乌鸦炸酱面》:就是看了这篇决定给再加一颗星的,太有趣了!从鲁迅作品中的一个词“乌鸦炸酱面”来聊那些到了异国他乡就变得不再地道甚至有些奇怪的美食,不过转了几个圈子再回来,谁还知道原原本本的地道是个什么味道?又有谁能说“乌鸦炸酱面”就不如地道炸酱面好吃?还有作者发明的“鲁迅用语”这个词,真是太贴切诙谐了~

《东非事件》:天真浪漫有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因为任谁也无法保证事情会百分百按照我们期待的剧情发展。可是还是为作者这份也许多余的善意而心动,也许我也还没有睡醒?

《五台山上,五台山下》:“听庙里的和尚说,他每天都会看到这些蒙古人。这一家人也是一样,翻山越岭,从内蒙古步行到了五台山,一入山就一步一伏,见庙拜庙,见佛拜佛,不拜完整个五台山的庙宇,绝不回去。他们很多人将一辈子的积蓄全都布施给五台山的庙了。是要有这种信徒才能把一个死庙变成活庙。没有信徒,庙的存在就失去了意义。宗教如此,政治如此,婚姻也如此。”

《宽条窄条,无所不在》:对条形码、回形针的是怎么发明出来的而好奇不已,还真是童心未泯啊。至于“为什么有人会有一个改变世界的新概念,而你我没有?那就只能问天了。”

“先生,您饮酒半生有何益处?”

山人一笑 答了百鸟的喧问

问者以美妇居多

婉转之意山人不去甚解

山人从北海来

纽约市峰高壑险

涧谷响着车马流水

风雷洞府 彩虹有时来渲染

一切都隔在玻璃外

——by郑愁予《闻北海先生笑拒谈酒事有赠》

0 有用
0 没用
一瓢纽约 一瓢纽约 7.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瓢纽约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瓢纽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