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读好书,认清自己

张瑜
2020-01-26 看过

看见的封面,是柴静,老人和孩子,壮年人呢?冥冥之中感觉到什么。不需要所有的问题都重现就好。 1-第一篇和最后一篇讲的都是陈虻,一个给作者影响无处不在的人。他说,你的人生坐标是什么,你要为此付出终身努力。陈虻说自己是不幸福的,因为幸福需要考虑太多的事情,啊,他需要一个全力支持他的家庭和太太,但是,太难了。估计柴静也不容易得到世俗的幸福。谁提拔了陈虻,为什么央视已经没有了这样的人才? 2-那个温热的跳动就是活着。讲的2003年的非典。前期重视不够,很多医务人员没有隔离就为病人治疗,北京人民医院九十三名医务人员也被感染,有的殉职。一旦重视,小汤山医院从筹备到解散,不到90天时间,非典结束。柴静没能跟踪报导,治疗“好了的”非典病人,有严重的后遗症,治疗起作用的是激素,遏制非典病毒后人体骨头坏死,噩梦般的后半生。17年后,重蹈覆辙。 3-双城的创伤。发生在甘肃威武区双城县。几个孩子相继自杀,原因是他们没有得到应有的友谊和尊重,大人不听他们讲话,认为他们侮辱家人。唉,都什么时代了,还这样,倒不如早几十年前野性奔放的《蒲柳人家》。这是解放了么? 4-是对峙,不是对抗。对峙除去对抗,还有抗衡的意思。柴静采访应该很有成就感吧,她的正义基本都伸张了,村官选举不公正,服从市长还是市场,公安局长的正义,还有什么遗憾呢? 5-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1)现在还有站街女吗?好好奇。(2)二十年,社会进步好大了,我敢说,同性恋已经不是什么可耻的词语了。感谢Allen,她说,爱本身没有错。(3)张北川教授也不要这么纠结,但是他的话还是对的: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做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4)尊重是得到接纳的第一步。 6-沉默在尖叫。社会学-心理学-犯罪-法律-法官,是环环相扣的事件。 7-山西,山西。我没有仔细看。作者笔下2006年的山西就是世界末日。也许,正因为是家乡,促使柴静再花巨资拍摄《穹顶之下》。这么多年来,对山西的印象是车晓嫁了超级富豪又离婚了。今日山西有8个城市的PM2.5超过200,属于严重。海南的空气质量最差的是2017,PM2.5在良和轻度污染的范围,2019年的优率应该在95%以上。 8-我只是讨厌屈服。讲的是法律。正义没有伸张就是一张废纸。我们要挣什么,挣独立,而不是只有。只有独立了,有发言权了,才有所谓的自由。公民是什么:能独立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不傲慢。对政治表示服从而不卑躬屈膝。能积极地参与国家的政策,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恶知道愤怒,我认为他才算一个真正的公民9-许多事情,是有人相信,才会存在。 9-许多事情,是有人相信,才会存在。书中说:代表是谁?代表谁?两会是要干嘛?央视从此不再严肃。 10-真像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这是整本书的中间章节,重新讲述职业定位。新闻报导不能只同情弱者,这样你会变成弱者。不要因为对方死去就神话他。但是 要耐心听完对方的解释会越来越靠近真像。记者为什么要耐心呢,因为:只有耐心听完,才知道对方说什么。 11-只有了解与认识而已。对世界的解读,就是对自己的解读。上一章节的继续,说到虐猫人,拍摄者和播放者对这件事起因和态度。都是悲情而不是煽情。 12-新旧之间没有怨讼,唯有真与伪是大敌。柴静心太大了,做新闻就做新闻,要研究一堆历史,社会及心理问题。她现在做什么呢?百度一下,在美国了,国内没活路吧。 13-事实就是如此。讲的周正龙发现华南虎新闻调查。提出传统中国人没有科学精神。真相往往就在毫末之间。把一杯水从桌上端到嘴边并不吃力,把它准确地移动一毫米却要花更长的时间和更多的精力,精确是一件笨重的事。康德说,启蒙不是谁教化谁,而是"人摆脱自身造就的蒙昧"。 唯有深刻地认识事物,才能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性有了解和体谅,才有不轻易责难和赞美的习惯。 14-真实自有万钧之力。说的汶川地震。受难者不需要同情。 15-只听到青绿的溪流声。采访各种奥运人,就是没有“为国争光”这种。 16-逻辑自泥土中剥离。土地问题,水利问题,没一个说明白,能说得明白吗?我本是没有土地的人,所以不纠结,不过我身边的人经历的是失去土地的过程,农村越见干旱早没有之前的温润。认识事物的坐标系是什么?“巴泽尔困境”,没有主的事情,很多人都来占便宜。周其仁说:不要道德的眼光看经济,不要妖魔化地方政府,质量最重要。 17-无能的力量。卢安克,实际有着颠覆的力量。再想,卢安克是上帝之子,他来自有上帝的国家,德国,他由着内心的牵引来到中国过了一个他认为值得的人生,他的教育方式是独特的。他说,只有创作才是属于你自己的,跟风不是;人如果没有归属感,将是社会动荡的因素。所以,卢按克需要人们关注孩子,而不是他。但是我不喜欢柴静把别人都想成傻瓜。 18-采访是病友间的相互探问。面对杀人犯的罪恶,柴静更想了解为什么成为杀人犯,缺少尊敬和鼓励也许是最大的因素。吴经熊是三十年代上海特区法院院长。他在自传中写:我当法官时,常认真地履行我的职责,实际上我也是如此做的。但在我内心深处潜伏着这么一种意识,我只是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一个法官的角色,每当我判一个人死刑,都秘密的像他的灵魂祈求,要他原谅我这么做,我判他的刑,只因为这是我的角色,而非因为这是我的意愿。我觉得像皮拉多一样,并且希望洗干净我的手,免得沾上人的血,尽管他也许有罪。唯有完人才够资格向罪人扔石头,但是完人是没有的。 19-不要问我为何如此眷恋。写同志之情。

0 有用
0 没用
看见 看见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看见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