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皮卷的启示—读百年孤独

傅采薇
2020-01-26 看过

大年初一,瘟疫肆虐,在焦灼的情绪与新年的意义探寻中,我完成了今年第一本书的阅读。 这本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是我期待已久的一趟阅读之旅。在阅读的过程中,发现这书一拿起来就不容易放下,一放下就不容易再拿起来。因为总是想寻一个“雨打芭蕉深闭门”、“梨花满地不闻莺”样子的时间和角落,把身心都交付给书本,觉得只有如此才能细致领略它的所有魅力,不至于辜负作者和译者的一番心血。读完第一遍后(相信以后还会反复阅读),我真切地感到一种久已预料却未曾想到的震撼。 书中诗化的语言浸润于绵延百年的沉缓基调里,引人入胜的奇异描述潜藏着对人性和历史一针见血的洞察,我震撼于原作者的伟大格局与渺远智慧,也感激译者的非凡功力,能够使我这个居住于中国十八线小城的普通女子,有幸邂逅拉丁美洲文化的奇情异景,得以徜徉于这如“马孔多的雨”一样流珠泻玉般滔滔不绝的诗意语句中,并在这新奇的世界与悠长的历史里,照见了人类共同的悲欢。 阿门,感谢人类创造出的既虚妄又永恒璀璨的文化。我有时沉浸其中,竟不能自已。我想我被这永恒迷住缠住了,甚至不想被解救。 写给马尔克斯与范晔(作者与译者) 如果现实只是现实,那它真的很浅薄, 如果现实也是历史,那它真的无足轻重。 一个有着深远过去与未来的家族, 就像宇宙的一颗流星 是人类的共同命运: 孤独,却又彼此联系, 但最终,还是孤独。 如果在这份孤独中, 不管时间多远空间多久处, 有一双手伸过来 与你紧紧相握, 就像王维在竹里馆里 等来的那轮明月。 我想人间还是值得来一遭的。 写给书里的人们——就不一一点名了 命运的开始,是一片荒泽 它甚至或许不是因为爱情 只是一种生命的渴望 甚至也不是 只是一次生命的玩笑赌气吧 穿过许多不切实际的向往 不知所谓的情爱 许多原始又炽烈的渴望 许多模糊又亲密的嫉妒心 许多无来由的征服心 许多昏聩的听天由命 许多比死亡还执著的坚强 许多智慧与愚蠢的摇摆 生命它 一代又一代 耽于情欲、战争、虚荣与伟大的迷影 开始于迷惘 在孤独中绵延 却在真正的了解和爱情来临之际 归于永久的寂灭

写给乌尔苏拉 一位倔强的主妇 甚至也没有什么知识 只懂得做饭、打扫、修修补补 但谁知道呢 这世界总是如此玄妙 自以为伟大的男人总以为自己在创造世界 却从没想到他们自己就是坚韧的女人所创造的

写给梅尔基亚德斯——那个先知 什么是智慧 没有人能告诉我 或许时间会告诉我 但时间也会被切割 切割成一段一段 只陈列给我 它想让我看的那一部分 或者是我想看的那一段 我不知道存在与否 那个留着长胡子的先知 他预见了我们的命运 是永恒的孤独 永不餍足的欲望 永难止水的心 我们创造这个世界 并努力弄出些响动 先知在一个空屋子里微笑 仿佛我们只是他的玩偶 而他在看着我们玩游戏 我们沉沦在 永恒的悲喜 永久的孤独 永远的情爱 直到 星云流散 先知坐化 宇宙寂灭

写给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和 何塞·阿尔卡蒂奥第二或奥雷里亚诺第二 (谁知道他俩到底谁是谁,甚至作者也不知,书中人也不知) 生命在榛莽与泥泞中漂泊 足迹极易被掩埋 更遑论生命的心 更有重重遮蔽 快别说大话 你能看得清 一个伟大的将军 会在历史中淹没他的声名 一段历史 会在时间中消灭了痕迹 一段时间 会在宇宙中火柴般闪耀又寂灭 一方宇宙 会归于黑洞的虚无 生命在这其中 是多么渺小 又多么抵死的坚强 我不知道我写下这些是作什么 我原本如此渺小 甚至不如一粒尘埃 但我想尘埃的内心 或许也藏着金子 谁晓得 一沙一世界 一叶一菩提 何不选择 在自己的世界中 无声羽化 修炼自己的菩提

1 有用
0 没用
百年孤独 百年孤独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百年孤独的更多书评

推荐百年孤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