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

LL
2020-01-25 看过

一个作家的处女作,大抵能展示其才华。而《穷人》作为陀氏的处女作,完全可以被载入经典,而其作者也绝对可以被称作天才。作品是以两个人的信件展开的。这是一个挺讨巧的写法,避开了叙述者角度的问题。也使得作者有更多机会深入到角色的内心。因此,不论你如何定义这个故事,如何看待这两个角色,只要你站在他们的立场,一定会感受到沉重的悲伤和痛苦。

我大概用了三天时间看完这部不长的小说,然后立刻又用了半小时大概翻阅了一下。故事里有些细节我依旧没搞清楚。我不知道年近五十的杰武什金是如何牵扯上二十岁不到的瓦尔瓦拉的。从信中,可以看出杰武什金疯狂的爱着这个女孩,他为她花光了所有的钱,甚至变卖家产,还向人借债。可是他却坚持说自己对瓦尔瓦拉是父亲般的爱。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不敢勇敢的表达自己的情感,甚至不太好意思去见她。年纪似乎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吧?是因为穷,太自卑?相反女方还挺大方,不断的邀请他来坐坐。不过从其他作品可以知道,当时那些人永远都把“爱”字挂在嘴边,所以,我也不清楚瓦尔瓦拉对杰武什金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看到一些评论说瓦尔瓦拉就是一个绿茶婊,我很不认同。我相信——或者说我愿意相信,她对杰武什金的感情是真诚的。她或许有所疏忽,但的确不会那么清楚杰武什金的财务状况。她不断要对方别为她花太多钱,这应该是出于真心。她也坚持不让杰武什金借钱。虽然一天后,她来信第一句就是“看在上帝的份上,请设法尽快借些钱来。”但我觉得那更多是出于恐慌。当她得知杰武什金的艰难之后,没再催促反而给了三十的戈比。让我厌恶的倒是杰武什金,不自量力的要给她买花买糖买衣服买戏票。

真正让那些评论者反感的应该是瓦尔瓦拉最终嫁给了贝科夫。她在要不要去当家庭教师的时候,犹豫了很久,还要杰武什金帮她拿主意。但嫁人的事,她几乎没有犹豫过,一下子就决定了。我认为她和贝科夫原来就有感情纠葛。她在开始的时候就在信里说:“她(瓦尔瓦拉投靠的亲戚安娜)会主动去办妥跟贝科夫先生的一切问题,一定要让他改正他种种对不起我的地方,她说贝科夫先生要给我一份妆奁。”当贝科夫再次出现的时候,瓦尔瓦拉的信中称呼他为“我珍贵的朋友贝科夫先生”——这时贝科夫还没有求婚。几天后的信中又转述贝科夫的话,“他向我求婚,因为他认为他有责任恢复我的名誉”。我的猜测是贝科夫可能夺去了瓦尔瓦拉的贞操。按理他应该娶她的,但是他没有。这在当时的女性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也是名誉上的损失。也因此,之后大家都把瓦尔瓦拉视为一个不正经的女人。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说她是个妓女。

但瓦尔瓦拉订婚后的确是有点“无情”了。一门心思只花在自己的婚礼上,和杰武什金的通信,也只是差遣他做事。他所遭受的痛苦,她视而不见。关心的只是“手帕上的花字要用绷子来绣,您听到没有,要用绷子绣,不要用平绣,请记住别忘了,要用绷子绣。”然而我还是没办法责怪她。如果我像她一样受穷,未必就会做的比她更好吧?这样说的话,所谓理解,看起来不过是一级自己给自己的台阶罢了。

我虽然啰嗦了这么多情节上的内容,但其实情节本身并不重要。只要你不是站在一边看笑话似的读,陀氏很容易的就把你扔到一个阴暗压抑的氛围中去。如果真的存在杰武什金这个人,他看到这本小说,就像他看到果戈理的《外套》一样,会感到愤怒和冒犯吧?为什么你们要关注那些我自己都觉得屈辱的地方?为什么你们盯着我的穷不放?我自己挣着面包吃,哪怕吃的再差、穿的再破、爱的再卑微,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已经够难过了。你们为什么还要盯着这些死死不放?

是啊,为什么呢?有人只是看个热闹、有人借此指手画脚、有人想被自己的同情感动,可是有谁真正的关心过被关注着的穷人的尊严呢?或者,我们是不是真的有这个能力,作为旁观者去理解、感受别人的尊严和屈辱呢?我怀疑。

所以,没有什么为什么。杰武什金的被关注,只是因为他存在。就像此刻病毒的嚣张、医护的奉献、病人的绝望,以及ZF的无耻。因为存在,所以必须、必然被关注,哪怕是被人当作笑话也无可奈何。唯一可以希冀的是这世间尚有一些善的种子,可以结出善的花。

0 有用
0 没用
穷人 穷人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穷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穷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