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海尔波普走远了

晴天桑尼
2020-01-25 看过

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的时候,我六岁半,刚从幼儿园毕业。这个令全世界人民欢呼沸腾的庆典,在我家乡的小镇上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动。只是突然有一天,幼儿园老梧桐树东面那面墙上可爱的小动物和小公主的卡通画作全部被涂白,换成了五个圆圈,和黑红黄蓝紫,丑丑的福娃。还有就是那年夏天它恶狠狠地霸占了我家电视,害我少看了好多动画片。相比之下,我更喜欢10年世博会上的海宝,动画片中的海宝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一撮翘翘的蓝毛,略带沙哑的声音一下就俘获了我的少女心。 就这些了,把2008年敲碎了拿放大镜看,我也只记得这么些。 这还是我自己的问题。刚满月时那么喜欢看车,后来却晕车到吐;小时候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小卖铺的我现在却变成了个路痴。所以现在我才会拼了命的想要去北京,想要离北京的人和事更近一些吧。 小学同学M是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她的妈妈是我五六年级的数学老师。一年级的口语交际中,有一个任务专栏是让同学们在班级里介绍自己名字的寓意。我编了个很扯的故事,至今都不敢告诉我妈。老师提问到M,她说自己是属马的,在北京出生,父母希望她万事如意(她的名字中有一个“京”字)。因乱编故事而心虚的我听到她名字释义的时候被惊到了:太厉害了吧,下次我也要说自己是在北京出生的,首都多好啊。 第一次听《北京欢迎您》,就是在M家。 在我们那个教学条件相对落后的小学里,扩音器算是个了不得的出现。更别说她还可以用她妈妈的扩音器放音乐听。 记得当时我是和几个小姐妹在M家跳皮筋。轮到我跳的时候,扩音器自动切歌,换到了《北京欢迎您》。那时听的版本还是群星版的,有成龙,张娜拉等一二十位当红明星。第一句小女孩的“开口脆”就把我吸引住了。到了副歌“北京欢迎您”的时候,我更按耐不住自己了,完全不顾正在甩的皮筋,边笑边唱,打疼了脚踝也不在乎。 太棒了,北京欢迎我,首都欢迎我耶! 那是除了青蛙和北大,我第一次喜欢北京。 可后来北京就被我抛诸脑后了。奥运会结束了,北京也不再激情满满地高声唱“欢迎我”了。 其实17年去北京的时候,我并不喜欢北京。在北京缺席的那些年里,我早已喜欢上了济州岛,布拉格一些看起来很美丽的城市。我也从各方面了解到了北京“丑陋”的一面:雾霾、政治纠纷、四环堵五环、令人咂舌的房价……也许当时我只是憋着一口气儿,有一种直到现在我也不能恰当描述出来的情绪。 那是我第一次和北京“杠上”,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我似乎得了北京情结,患上了和厚朴一样的“北京病”。可我不愿意痊愈,我害怕一旦从梦中苏醒后就再也不能接近北京。我不仅做北京的梦,我还做一切看起来拥有完美人生的梦,并且每天不重样,新鲜素材层出不穷。我做很多人的“心灵导师”,可我知道现在也没能把自己医好。 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惜。 至于北京,它或许也是一个乌托邦。 乌托邦终究不存在于世间。 而我会用自己的办法,未来勇敢的活下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时间的女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间的女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