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利店之神

Tash Jam
2020-01-25 看过

看标题看国籍以为是像《解忧杂货店》《深夜食堂》一样展现众生相的小说;或者是像《第八号当铺》一类的灵异小说,话说,这个开头还真像这么回事,尤其是惠子在第二章说自己“转生”成便利店员的时候。但当我接着往下看,我发现,是我想多了。

某些瞬间,我觉得作者在我身边装了监视器。

比如她写道,“大家异口同声地说着小鸟太可怜,同时哭哭啼啼地拉扯着身边鲜花的根茎,杀死花朵。”这段描写简直绝了!所以,我也不理解那些声称要保护地球的素食主义者,以前我一直以为是我的问题。

比如她说她的语气是受周围人影响而改变的。我曾经也是一个内向的小孩,后来我逼着自己去学习跟陌生人打交道,去学习让自己变得有趣,去学习开放地拥抱这个世界和自己。那段时间是迷茫的,先是亦步亦趋学着我喜欢的开朗同学,怎么说话,怎么表达,怎么动作;后来学着自己发挥,要么慢半拍,要么反应过了,要么不合时宜;花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风格。到现在,新认识我的朋友都无法相信我说我曾经自卑又内向。但本质上,我还是个喜欢自己呆着的人。在我身上,“跟人打交道”是一项技能,需要的时候掏出来,但用多了会疲惫,会对我造成极大的消耗。我在独处时充电。

还有她说惠子看到外甥的时候,“觉得他是另一种生物,只是貌似人类的形状,还长着头发而已。……在我看来,不论是由香里的孩子还是我的外甥,都是一样的。……他们对我来说,都跟野猫没什么两样,不过是叫做‘婴儿’的同一种动物而已。” 这段话也是打在我心上。我也觉得孩子跟野猫差不多,偶尔觉得挺可爱,蹲下来逗一逗,但也仅此而已了。那是一群非人的物种,不可理喻,不受控制,不能责罚。

到这里我都觉得作者说的是我。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又想多了。从惠子收留白羽开始,我只能把它当成别人的故事来看了。

我也处在一个被逼婚的年龄。我遇到一个最错位的场景是,初中同学聚会时,桌上就我一个单身;他们知道后,纷纷投来同情和难为情的目光,仿佛怕他们有对象的事实伤害到我;当我说我一个人过的挺好时,他们看我的眼神反倒更同情了,就像看一个被家暴的妻子替丈夫开脱一样。我总算知道,什么叫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也遇过对我生活指指点点的人,同辈和长辈都有,有真心替我担心的,也有单纯拿我找乐的。但是所有指指和点点,左耳进右耳出,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一概不走心。我实在是想象不出,在路上捡个男的回家过日子,这种解决办法。我理解,作者可能是极端化了现代年轻人隐私被侵犯的无奈,还有他们的虚无感和无力感。不过我总觉得,应该有更高明的表达方法。

白羽这个形象比较奇怪,我觉得这是一个多原型糅合起来的人物,几个方面的表现不是很一致(也可能是我见识少,或许这样子的日本青年多的是)。白羽住进惠子的家里后,说“把我藏起来”时,倒是一个挺值得讨论的点。我记得我看过一个报道还是日剧,就说一个日本男孩呆在自己房间里十几年,父母每天给他送两顿饭放在门口,他吃完把碗筷放在门外,不出门也不说话,他父母也不知道他每天在干嘛。他没有太高的欲望,就像惠子说的,喂他点饲料就能活着。他也没什么不满,没觉得自己怀才不遇,也没觉得自己终将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他们只是无悲无喜地活着。

惠子最终听到便利店对她的召唤,放弃了随波逐流,也找到了自己。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间便利店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便利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