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想及摘录

梨懿泊
2020-01-25 看过

感想

这一部让我对婚姻很失望,看着埃莱娜离开了那个落后的,充满暴力的世界,靠自己的努力摆脱这一切,进入到一个文明的礼貌的世界,我很为她高兴,她的丈夫是大学教授,她的公公婆婆也是有身份有地位也有学识的人,但是她结婚以后,她的生活和一般的母亲有什么区别呢?她的丈夫只是埋头于自己的研究和工作,她就是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负责养孩子,做家务活,而且她的丈夫并不欣赏她,这是我最失望的,如果这样的话,那她丈夫娶其他女人和娶埃莱娜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有什么区别呢,我以为她们会进行学术交流,首先是可以交心的人,可以说话的人,其次才是生活在一起的互相照顾的人,但他俩的隔阂和一般家庭有什么区别呢,只不过她们没有暴力罢了,实质是一样的,真是太令人沮丧了。 前两部都是我自己也经历过的阶段,我对这一本充满了好奇,因为这是我还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对莉拉着迷,她很有个性,像米凯莱对她的着迷几乎是崇敬式的,而不是普通那种肉欲式的。莉拉有自己的想法,她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情,她很独立,不需要依赖于别人,尤其是思想上,从16岁决定早婚,到婚内爱上尼诺,到放弃阔太太的生活,再到学习计算机,这一切在常人看来都十分危险,十分轻率,都是在冒险,但这些出格的举动却构成了她精彩的人生。 莱农常常很迷惘,她需要莉拉给予自己力量,指引自己的生活,我认为她这种表现是没有自己的想法的结果,虽然她的一路上都遇到了各种贵人,很幸运,她一直顺从他们的指导走出了那不勒斯,但她的不幸也在这里,她不断想要满足其他人对自己的要求,当离开了学生时代,考试不再是要求,也没有其他人给她指引的时候,她就觉得很困惑。 所以,要有自己的想法,要过自己想过的人生。当然,在他们那个年代,绝大多数女人都是像艾达,吉耀拉那样依附于男人,没有自己想法的人。说到这里,我觉得老师看走眼了,她觉得莉拉也是和艾达她们一样的人,但其实不是。 真没想动尼诺又一次出现了啊。

摘录 ◆ 第9章 >> 我想,也许她觉得,我的钱都是属于她的,她想说服我,她觉得我也属于她,虽然我会结婚,我还是会永远属于她。 >> 告诉他们她一直担心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上太多年学,把脑子学坏了。我那么幸运,那么一帆风顺,但我让别人像婊子一样对待,她说有这样一个不信主的女儿,她会羞得出不了门。 ◆ 第13章 >> 如果我能和马丽娅罗莎一起出发,那该多好啊!她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开放的女孩,现在,她可以完全投身于这个世界上的运动,她像男人一样,已经彻底掌握了政治语言。我欣赏她,没有哪个女孩子像她一样,勇敢地破坏旧世界。那些年轻的英雄——鲁迪·杜契克、丹尼尔·孔·本迪,他们能冒着生命危险,来面对反革命的暴力,就好像战争片里那样,只有男人做得到,女人很难模仿他们,只能爱他们,理解和跟随他们的思想,为他们的命运而痛苦。 ◆ 第15章 >> 哦,或者不行,我太学究了,太无知了,太有控制力了,太习惯于冷静地生活,存储那些思想和数据,我太接近于婚姻和最后的归宿了,总之我太愚钝了,我把自己安置在已经日薄西山的秩序里。想到最后一点,我有些害怕。我想,我要马上离开这个地方,这里每个动作,每句话,都是对我付出的努力的嘲弄,但我没走,而是挤进了拥挤的教室。 ◆ 第20章 晕倒了,尼诺有多少私生子啊,跟他爸一个德行 >“尼诺·萨拉托雷。” >> “尼诺·萨拉托雷。” ◆ 第21章 >> 尼诺和他父亲断绝了关系,并不是担心变得和他一样,尼诺现在已经和他父亲一样了,只是他不愿意承认。 ◆ 第23章 >> 让我惊异的是他投入比赛的激情,他满脸通红,额头上青筋暴露。 ◆ 第24章 >> 只有在进房间睡觉之前,她才充满敌意地跟我说: “你太走运了,你配不上那个可怜的小伙子。” ◆ 第29章 >> 就是把所有事情理顺,列入正轨的一种方法。但结果如何呢?当那个金钱构建的屏风倾塌,斯特凡诺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他是一个没有内涵的危险人物;而尼诺呢,那个知识构建的屏风倒塌,他变成了一股痛苦的烟云;现在她觉得,恩佐不会做出什么让她受到惊吓的事情。 ◆ 第32章 >> 我知道——莉拉脑子里这样想着,但并没有说出来——我知道,过着富裕的生活,充满了好的意愿是怎么回事儿,而你都没法想象真正的贫穷是什么样子的。 ◆ 第36章 太惨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应该去看医生吗?假如医生检查出来她有病,那工作怎么办,孩子怎么办?要小心,不能太激动,她需要整理整理思绪。 >> 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应该去看医生吗?假如医生检查出来她有病,那工作怎么办,孩子怎么办?要小心,不能太激动,她需要整理整理思绪。 ◆ 第38章 >> “我们从小有一个约定:我是那个坏女孩。” ◆ 第39章 >> 最后,在半睡半醒之间,她采用了我们小时候都一直用的原则。她觉得,为了拯救自己还有詹纳罗,就要威胁那些威胁到她的人,让那些吓唬她的人害怕。在睡着之前,她决心要进行破坏,要让娜迪雅看到,她只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姑娘,只会说一些没用的好话;对于索卡沃,她要让他失去在风干室品鉴香肠和女人的乐趣。 ◆ 第40章 >> “让一个外人打破她的脸,我可不愿意,我要亲自动手。” ◆ 第56章 有一个漂亮的房子,有钱又怎么样呢?炫耀背后是悲哀啊! >你丈夫会说:‘我和莱农要生三个孩子,跟其他女人我就不知道了?’他当着所有人的面那样对我,就像我是一块擦脚布。我知道为什么。他不爱我。他跟我结婚,是想要一个忠诚的奴仆,所有男人结婚都是为了这个。他不停地对我说:‘我他妈找你干吗啊,你什么都不懂,你很笨,也没有品位,这个漂亮的房子给你住,简直是浪费,什么事儿搭上你,就变得很闹心。’ >> 你丈夫会说:‘我和莱农要生三个孩子,跟其他女人我就不知道了?’他当着所有人的面那样对我,就像我是一块擦脚布。我知道为什么。他不爱我。他跟我结婚,是想要一个忠诚的奴仆,所有男人结婚都是为了这个。他不停地对我说:‘我他妈找你干吗啊,你什么都不懂,你很笨,也没有品位,这个漂亮的房子给你住,简直是浪费,什么事儿搭上你,就变得很闹心。’ >> 米凯莱想跟她把事情说清楚:他娶她,是出于对她父亲的尊敬,还有他们多年的交情,她父亲是一个很有经验的点心师傅;他娶她,是因为男人总要有老婆和孩子,还有一个体面的家。但他不希望她有误解,对于他来说,吉耀拉什么都不算,娶了她,也不是把她供上祭坛,他最爱的人并不是她,她不要觉得自己有权管他,惹他心烦。这都是很难听的话,后来米凯莱自己也意识到了,他变得很忧伤。他嘀咕着说,对于他来说,女人都傻乎乎的,身上有一些可以玩的洞,所有女人都一样,除了一个。莉娜是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爱着的女人——他爱莉娜,就像电影里的爱情,他尊敬她。 ◆ 第57章 >> “你不乐意结婚吗?”我斗胆问了一句。 他看着橱窗,外面雷电交加,但还没有下雨。他说: “我不结婚也挺好的。” ◆ 第64章 >> 她说,另一个人的生命,先是寄居在你肚子里,当他彻底出来时,就会囚禁你,会拴住你,你再也不属于自己。 ◆ 第66章 >> 有几个月,我都在一个人做斗争,我尽量掩饰自己阴暗的一面。 ◆ 第67章 >> “我给你洗衣服,熨衣服,打扫卫生,给你做饭,给你生了孩子,我还要千辛万苦把她养大,我要崩溃了。” “谁强迫你了,我什么时候要求过你?” >> 但阿黛尔并没有停止照顾我,她很得体地要求我收拾打扮自己,她带我去做头发,带我去看牙医。 即使在高级知识分子家庭还是会有吵架 >我们就是那么生活的,冲突不断。他一直和母亲吵架,最后会说一些让我很气愤的话,让我也对他恶语相向。 >> 我们就是那么生活的,冲突不断。他一直和母亲吵架,最后会说一些让我很气愤的话,让我也对他恶语相向。 ◆ 第68章 >> 正是因为社会不公正,才使学习对于有些人来说是非常艰苦的事(比如说对我),但对其他人是一种消遣(比如说对于彼得罗);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不管社会公不公平,人们都必须学习,这是一件好事儿,非常好的事儿。 ◆ 第70章 >> 我还是感到不安分,我内心那种出轨的欲望在增长,我想突破我自己,当时整个世界好像都在打破规则。我渴望能从我的婚姻里走出去,至少一次也行。啊!为什么不呢,我要摆脱我生活中的所有事情,摆脱我学到的、写过的、将要写的东西,还有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啊,是的,婚姻是一个牢笼。莉拉是充满勇气的人,她是冒着生命危险挣脱了这个牢笼。 ◆ 第80章 >> “和我一样做什么?生来一切就已经铺垫好了,你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 “好吧。你不用太费劲儿。” >> 我再也不想在家里看到那两个人,虽然那个男的自己意识不到,但一个这样谈论知识分子工作的人是纯粹的法西斯,至于那个女人,她是我比较了解的那种类型,她脑子里空空如也。 ◆ 第86章 >> 我觉得,婚姻和人们想的不一样,它像一个机构,剥夺了性交的所有人性。 ◆ 第97章 >> 她的生活是动荡的,而我的生活是凝固的。 >> 我没有真正的激情,没有一种自发的野心,这就是问题所在。我被动变成了什么,只是因为我担心:莉拉不知道会变成什么人,把我甩在后面。我的那种“变成了”是随着她的,现在我要重新开始,作一个独立的人,摆脱她的影响,成为我自己。 ◆ 第100章 >> 我研究这个问题时,并没有一个具体的目的,我只是想对马丽娅罗莎、我婆婆,还有一些认识的人有个交代:我在做事情。 ◆ 第101章 >> 虽然彼得罗在尼诺面前很自在,我等着他说一些尼诺的坏话,这是客人走后他惯有的做法,但他很高兴地说:“终于遇到了一个值得在一起聊天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那句话,让我很受伤。 ◆ 第102章 >> “你应该给你妻子更多的时间。” “她有整天的时间啊。” “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假如你不给你妻子时间,那你就是一个罪人,不仅仅是做人上,也在政治上。” “我的罪名是什么呢?” >> “是对智慧的浪费,女人如果只投身于照顾孩子和家里,这会压抑她的才智,这个社会在做对自己有害的事儿,但却全然没意识到。” 我默默等着彼得罗回答。我丈夫用一种戏谑的语气说: “埃莱娜想怎么发挥自己的才智都可以,只要她不占用我的时间。” “假如我不占用你的时间,那我应该占用谁的时间?” 彼得罗的眉头皱了起来。 “当我们任务紧急,而且充满工作热情时,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止我们完成自己的使命。” 我觉得很受伤,强颜欢笑着说: “我丈夫说的是,我没什么真正的兴趣。” ◆ 第104章 >> 那是把我捯饬成一道盛宴,来迎合男性的胃口,就像一道做得很美味的菜肴,让他们看到后会流口水。我担心自己功亏一篑,看起来不漂亮,无法掩盖肉体的庸俗,无法掩盖情绪、气息和变形。 ◆ 第107章 这个反思很厉害👍 >她父亲是律师,祖父也是,她母亲是一位银行家的女儿。我想,这些资产阶级的财富和索拉拉家的财富有什么差别。我想,那些钱在变成律师的高工资,还有奢华的生活之前,经过了多少秘密的周转。我想起了我们城区的那些男孩子,他们靠装卸走私的货物、在公园里砍树、在工地上劳动来挣口饭吃。我想到了安东尼奥、帕斯卡莱和恩佐,为了挣口饭吃,他们从小就吃尽苦头。那些工程师、建筑师、律师、银行家却都是另一回事儿,他们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尽管经过了千层过滤,但那些钱还是来自于黑暗的交易,同样的肮脏,有一些甚至成了我父亲的小费,成了我上学的钱。那些脏钱变成干净的钱,或者相反,其中的界限在哪里?埃利奥诺拉兴致勃勃,她在佛罗伦萨这一天里出手大方,花的钱到底有多干净?她签的支票,给我买的衣服,我带回家的这些礼物,和米凯莱付给莉拉的钱有多大差别? >> 她父亲是律师,祖父也是,她母亲是一位银行家的女儿。我想,这些资产阶级的财富和索拉拉家的财富有什么差别。我想,那些钱在变成律师的高工资,还有奢华的生活之前,经过了多少秘密的周转。我想起了我们城区的那些男孩子,他们靠装卸走私的货物、在公园里砍树、在工地上劳动来挣口饭吃。我想到了安东尼奥、帕斯卡莱和恩佐,为了挣口饭吃,他们从小就吃尽苦头。那些工程师、建筑师、律师、银行家却都是另一回事儿,他们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尽管经过了千层过滤,但那些钱还是来自于黑暗的交易,同样的肮脏,有一些甚至成了我父亲的小费,成了我上学的钱。那些脏钱变成干净的钱,或者相反,其中的界限在哪里?埃利奥诺拉兴致勃勃,她在佛罗伦萨这一天里出手大方,花的钱到底有多干净?她签的支票,给我买的衣服,我带回家的这些礼物,和米凯莱付给莉拉的钱有多大差别? ◆ 第109章 >> 就像早餐时那样,在吃晚饭时,客人对家里的男主人越来越不恭敬了,几乎到了冒犯的地步,就是那种表面上很友好,但实际上让你很屈辱的做法,他嘴上挂着一抹微笑,让你没有办法反抗,否则会显得很小气。那是我熟悉的语气,就是在我们城区里那些聪明人用在笨人身上的口吻,让他们屈服,让他们无话可说,成为大家取笑的对象。 ◆ 第116章 >> 我从小就练就了一种自我压抑的完美机制。我的真实欲望,从没有任何一个得到释放,我总能找到办法把所有狂热念想压制下去。我想,现在够了,希望这一切都毁掉吧,从我自己开始。 ◆ 第120章 >> 我的无法遏制的怒火变成了一种难以抑制的愉悦。 ◆ 第122章 >> 我想,也许我太高估了那种对理性的培养、高雅的阅读,讲究的语言和政治倾向,也许面对遗弃,所有人的表现都是一样的,即使是一个非常有序的脑子,也无法承受自己不被爱。 >> 噢,我的上帝!一切都变得那么不正常:我、他们,还有周围的世界。只有通过谎言,才能获得片刻的安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离开的,留下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离开的,留下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