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疑的“希腊化”时代

触著便了
2020-01-25 看过

对于我们学习艺术史出生人来说,“希腊化”是一个耳熟能详的概念。“Hellenism”一词源于希腊语“Hellenismos”,意思是说希腊语,或者过希腊式的生活。在艺术史中,希腊化被认为是希腊文化向东方传播的过程中与东方文化相融合,从而产生新的希腊式文化。希腊化的概念最早是19世纪普鲁士历史学家德罗伊森提出来的,这个概念概念后来出现在从黑格尔到温克尔曼的论述中,并成为艺术史的一种标准叙述。

森谷公俊的这本书有意思地方是在开头梳理了历史上对亚历山大的评价到变化。简单的说亚历山大在很短时间内建立了第一个地跨欧亚非的国家,但是却没有诞生能与这个地域相匹配的方式。随着他三十多岁患病身亡,这个帝国也随之灰飞烟灭,但是亚历山大却在后来的历史中逐渐成为了一个神话。一直到启蒙时代人们都认为亚历山大的马其顿王国使得希腊文化进入了衰退期。16世纪的马基雅维里在君主论中分析了亚历山大的统治技术,亚历山大的历史地位开始发生了变化。在启蒙主义时代,从蒙田到孟德斯鸠都在对于东方浪漫主义想象的上下问关系中,赋予亚历山大某种美化。

亚历山大最后地位的确定是在普鲁士王国时期。当时普鲁士意在统一德意志,从这个视角出发亚历山大就被赋予了重要的历史意义。另一方面,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写道“由于亚历山大,高度成熟的文化才得以传播到东方,被占领的亚洲土地也得以希腊化”。在这种观点下,希腊化是将希腊文化带到了东方,为落后的东方播下的文明的种子。这种观点的变化其实是和18世纪以来对于亚非的殖民主义相契合的,它正当化了殖民地统治,认为由先进的欧洲统治落后亚洲、非洲。黑格尔的这个观点直接影响到了温克尔曼。温克尔曼在《古代艺术史》和《论希腊人的艺术》,首先树立了希腊艺术和希腊化艺术(亚历山大以降的艺术)之间的等级关系,认为希腊化艺术史对于希腊艺术的模仿也是古代艺术的衰败。

但是如果仔细通读这本书,你会发现其实事实恰恰是相反。在东征的过程中,亚历山大要么处于统治正当性的需要,要么是自己兴趣使然,他一直模仿波斯文化。也正因为他对于东方文化的偏爱和模仿造成内部马其顿内部保守派的反弹。这也是亚历山大帝国后来分裂的原因。

由比如印度的犍陀罗艺术经常被作为希腊化文化的代表而被提及。一直到20世纪布歇认为犍陀罗文化的佛像充满希腊风情。但是事实上,希腊人统治犍陀罗是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1世纪上半期,这个时候佛教造像根本就没有开始。始于贵霜王朝的佛教造像事1世纪后半期,这个亚历山大统治时期已经相隔了400年。如果要说犍陀罗造像的来源至少是应该是希腊、伊朗和罗马三者都有。可见希腊化其实是一个殖民主义制造出来的幻象。

希腊化的幻想背后揭示出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的西方中心主义,或者希腊中心主义。比如野蛮人这个词 Barbarian。它的词根在于Barbaroi,本来指的是非希腊人,但是希波战争之后,随着被征服的外国人被作为奴隶,这个词也就有了“野蛮人、蛮夷”的意思。波斯人被看作是野蛮人的代表,希波战争也就被看作是希腊的民主和自由反抗东方的专制主义的胜利。当然后来摧毁西罗马旺达尔尔人,包括日耳曼人、哥特人也被叫做“Barbarian“(蛮族)入侵。看来把非我族类归位野蛮并非基督教传教士的黑暗传统。这种希腊文化的优越感好像几千年就没有变化。在艺术史中,凡是谈到希腊文化或者西方文化和别的文化的混合,他们就叫融合(merge),而凡是波斯文化或者东方文化与其他文化混合时候,就用折中(compromise),也算事一种隐含在话语中的歧视了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亚历山大的征服与神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亚历山大的征服与神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