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当下重读鼠疫

早见堇要学习
2020-01-24 看过

关于鼠疫的象征阐释已经过多了,鼠疫代表的是一种毁灭性的原始的,自然的力量,这股力量可以转瞬之间将契约论,主体性,利维坦,消费社会等种种“文明”拽入混沌之中,一切意义都面临着审判与泯灭。这便是战后知识分子遭遇的世界,也是我们今天面对的,加缪所还原的荒诞剧场。

因为有家人生活在武汉,在加上这几天的报道,本书带来的视域体验是难以言喻的,无论是鼠疫刚爆发时市民的盲目乐观到恐慌,还是隔离后亲人之间的思念(我深有感受),病人对于社会的报复,这些都在本书中找到相似的情节。

鼠疫不只是一场天灾,更是对价值与人的审判,在鼠疫面前,人人都是在悬崖上亦步亦趋的逃亡者,痛苦与战栗将所有人拉到了一条视线上去审视存在,这种“可以坠入深渊”目眩感制造了自由,逼仄着人们去给出答案。

利己主义者可以选择为了自己小小的幸福去牺牲他人,他们质问道德之类的抽象性凭什么有资格去剥夺他人的幸福?更何况在一个价值已经泯灭的环境下,而加缪给出的答案是,人本身就是价值的一种。

对于虚无主义者而言,鼠疫则是一场空前的盛宴,在符号的废墟中他们自认为自己重新掌控了自由,然而这种纯粹虚空的自由必然导致自我毁灭的结果,他们的生命不会比鼠疫更长,也终将终结于鼠疫。

神甫是一个相当值得玩味的角色,在他身上可以看到很多知识分子自身的影子。拥有优越智力的他早早就发现鼠疫的根源——主宰这片大地的瘟神。在他看来鼠疫无疑是一场对有罪者的裁决,这源自这片土地上人们对于瘟神的纵容。然而,当无辜的孩童死于大自然对人类无差别的蹂躏后,他的信仰也因此动摇了,圣经里高邈的知识也敌不过一滴孩童的眼泪。

加缪最终选择了医生与他的朋友塔鲁,正如若干年后他在阿尔及利亚问题上选择了他的母亲一样 。贯穿加缪写作的是一种与荒诞世界对抗的人道主义,这种人道主义拒绝了一切的英雄主义,意识形态,判决与牺牲,它只对人负责——在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荒诞世界里,唯一有价值的仅仅只是人的存在本身。它是面对死神永远而不止息的反抗者,它即是价值与意义本身。

在二战以后的丰裕社会以及新自由主义世界里,琳琅满目的商品与娱乐方式早就使人忘记了自杀这一真正意义上的哲学问题。鼠疫的出现除了给人带来绝望与痛苦以外,它也是加缪对我们进行第二次提问,在遭遇如此大的创伤后,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一个黎明般的重生,经了救亡压倒启蒙,再到数十年前合法性全失后干瘪瘪的经济追求的公民们再次踏上征程。

而这仅仅意味着我们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94 有用
0 没用
鼠疫 鼠疫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