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丁有别于其他英国阿姨的冷幽默

张佳玮
2007-10-05 看过
本来翻译腔和现代汉语快要成为两种语言了,就像同一条鱼被切成两半,分别做成了生鱼片和蒸了似的。你知道那是鱼,但嚼起来满不是那味。在了不起的老翻译家那里,这一点是统一的。圆润和谐,不事张扬的调子。西方那些突兀的久已经过翻译腔被我们接受的句式,收束得干净温文。
    王小波《我的师承》里盛赞查良铮先生的译诗,对汝龙、傅雷的评价似乎要次了一等。然则要将外语句子译出诗之美感,可谓天才。将原文并不十分有美感的句子连绵一气,译成节奏分明、柔和蕴籍的文章,其中自有风骨,也很不易吧。
    
    说下小说。
    奥斯丁含而不露的冷幽默,英国女人里罕见的从容。扯起来一比的话,张爱玲的插话更刻薄些,奥斯丁则更多在对白之间无声的让人自己说话露丑。都是俯瞰众生的刻薄才女。俩都是相当聪明,不抱浪漫幻想的冷面女,但又不至于悲观厌世,属于通透明白的女人。再往远了说,都是甘心写姑娘大婶们琢磨婚姻理路,男人们在一边做半拉呆鹅的。
    
    比了英国勃朗特等几位阿姨,这两位属于清醒又明白,不偏不倚。勃朗特们难免显得偏执,夏洛蒂尤其理想主义的调子,直接奔夏多布里昂的浪漫主义尾巴去了。愤世和嘲讽是一个小说家固有的态度,但如何处理这个事,就能见出高低来。
89 有用
1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5条

查看更多回应(25)

傲慢与偏见的更多书评

推荐傲慢与偏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