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小胖子
2007-09-24 看过
《浮生六记》为清初沈复所作,分为《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后两记疑是伪作《中山记历》和《养生记逍》。这是一本自传体散文集,四记穿插相联,所记所叙虽然都是日常琐事,平淡无奇,然文字清新、情真意切。个人认为写得最好的是《闺房记乐》与《坎坷记愁》,因为作者在这两篇中倾注的作者个人的情感。

中国的古典小说对女性一向是不敬的,三国中为了表明自已的决心可以杀妻弃子,可以割妻子的肉招待客人,水浒中的女人是祸水,是没有感情的活物,而像《浮生六记》这样写夫妻间恩爱生活的少之又少,世人的眼目多是关注着著名的传奇,而如沈复陈芸这样布衣人家的爱情,若不是记述于书,恐怕鲜于人知。

沈复的妻子陈芸身上可以说集中了古代士大夫对自已伴侣的许多美好期盼。林语堂译过此书后也说:沈三白之妻芸娘,乃是人间最理想的女人,能以此姝为妻,真是三生有幸。

陈芸的美首先是在形态上:“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这是很符合中国古典审美标准的形态。那夜,芸给他吃自制的腌菜暖粥,吃的正香时,芸堂兄挤身而入,戏谑笑道:“我要吃粥你不给,原来是专门给你夫婿准备的!” 呵呵,当时沈陈二人就脸红了。读此处我亦莞尔微笑,读惯了苏轼、韩愈那样的大男人文章,初读到这里,有一种清新、活泼的的感觉。读中国的古典文学,少有这样的感觉。

此后便是两人成亲,一段最幸福美好的时光。两人在性情上也是极为相投的。

夫妻饮茶谈诗论词,芸曰:“杜(甫)诗锤炼精绝,李(白)诗潇洒落拓;与其学杜之深严,不如学李之活泼。”
春光,三白欲携芸远出郊游,芸巧扮男装,见人问则以表弟对之。呵呵,竟无人识辨。
夏日,芸头戴茉莉花,三白戏谑说佛手为香之君子,茉莉为香之小人,何以亲小人而远君子,芸亦笑说:“我笑君子爱小人。” 夫戏妻谑,笑俗为雅。

三白小酌,不喜多菜。她用二寸白磁碟六只,自制“梅花盒”。启盒视之,如菜装於花瓣中,一盒六色,二三知己可随意取食,食完再添。

书楼夏天太晒,芸用数根黑柱横竖搭错,中间以旧布条裹缝。既可遮拦饰观,又不费钱。

读着读着,我忍不住羡慕沈三白,他有着那么灵慧巧妙的妻子。在中国文学史上,描写情爱的诗文很多,但大多或写宫廷艳史,或写权势礼法淫威下的爱情悲剧,或写风尘知己及少男少女之间的缠绵,很少涉及夫妻之情。今人想起古代的婚姻,就是父母包办,就是妻为夫纲,仿佛古人都是木头一样,只想到这两样东西,我想,其中也肯定有许多恩爱的夫妻,也有一些美满的家庭。

书中最有争议的事是纳憨园一事,古代的妓女不同于今天的“鸡”,但是自已的爱人主动要为自已纳妾,难道是太爱三白,于是尽其所爱以爱之?当然,这时候芸娘已经死了,没有对证,作者当时是怎么想的无从考证,一个人风文字,总是要为自已辩护的。

今天经纳妾已经是不行了,如果不离婚,跟一个人在一起,那就是一辈子,我现在24了,觉得谈婚论嫁离我还远,现在的恋爱坚守三年已算长久,更何况婚姻呢,几十年的时光就跟一个人零距离的接触,想想确实有压力。但是看了这本书,我相信一生的爱情还是有的,原来爱可以随着时间表的增长而增长。

这里有一段两人分别之后见面的叙述:及抵家,吾母问安毕,入房,芸想相迎,握手未通片语,而两人魂魄恍恍然化烟成雾,觉耳中惺然一响,不知更有此身矣。

还有两人日常生活的描述:鸿案相庄二有三年,年愈久而情愈密。家庭之内,或暗室相逢,窄途邂逅,必握手问曰:“何处去?”私心忒忒,如恐旁有见之者。实则同行并坐,被犹避人,久则不以为意。芸或与人坐谈,见余至,必起立偏挪其身,余就而并焉。彼时皆不觉其所以然者,始以为惭,继而成不然而然。独怪老年夫妇相视如仇者,不知何意?或曰:“非如是,焉得白头偕老哉!”

他们在性情上有共通之处,都喜清淡,喜游玩,懂诗词,也相互爱慕,水木年华有首歌的歌词是这样写的“我有两次生命,一次是我出生,还有一次是我遇上你。”结婚是两个人的事,不能只为一个人计,有时候一个人结婚了生活可以说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首先是胃,他们连一块臭豆腐,居然也吃出至情至性。在爱好上,两人也有共通之处:芸娘对珠宝不在乎,往往大方送人,倒是对破书残画极珍惜。收集残书卷为“断简残编”;收集字画破损为“弃余集赏”。读此处,深深叹服芸娘,不爱红妆,只专心爱惜文艺,追求着更高的精神境界。拮据陋室,依旧有着恬淡幽闲,在最平常的柴米油盐中,营造“夜半涛声听烹茶”的小情趣。也许所谓完美的生活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幸福有时候是一种心态,只是这种思想,我们几乎已难企及。

 

 

〈浮生六记〉中还有很多方面体现了士当夫的生活。沈三白一生,坎坷太多。有段时间他甚至已到山穷水尽的状态,腰间挂着干饼,鞋湿泥泞,露宿野庙,四处借钱。而他在贫困逆境中仍豁达乐观,忍辱负重,不屈不挠地对待生活,实是寒士中的佼佼者!但就在窘迫的生活中他有不失对理想生活的追求,对那个时代艺术的追求。今天艺术离人民已经很远了,就是一般的大学生,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绘画和音乐的欣赏都是很肤浅的,有很多的理解也只是看了一些书读了一些评论,而没有自已的感受,而从事艺术、诗歌创作的也自视清高,离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远了,画越来越抽象,诗也越来越坚深难懂,渐渐成了“诗人”圈子内部交流的东西,还有不时传来的那些耸人听闻的搞行为艺术的行为,外人看来就是一群神经病在那里自娱自乐。

群众眼中的艺术,更多的跟经济有关,梵高的画值多少钱?买画比买房子还挣得还多。也正因为如此,艺术也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了,就算今天最普通的艺术院校,家里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至于音乐,全国人民都知道刘德华。

又想起前几天去798的感受,不是非得有伟大的作品,但是起码得有向往之心,这样我们的才能更多的审视自已的内心,让人心在这个浮燥的社会有时候可以静一静。
8 有用
2 没用
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