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的伊甸园|试用《逃避自由》分析当代流行文化

妃白
2019-12-28 看过

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描述了一个人们获取信息的权利完全被剥夺,书籍被焚毁,真相被掩盖,文化被禁锢的时代。而在另一部反乌托邦著作《美丽新世界》里,赫胥黎则担心人类被信息的汪洋淹没,我们不再阅读书籍,不再严肃思考,我们终将被我们所迷恋的东西毁灭。

实际上,当社会发展到了后现代阶段,大部分的民主国家这两种状态并存。一方面,政府有意地筛选信息,掩盖部分真相,另一方面,资本把消费塑造成新时代的神,倡导现代人为琳琅满目,或必要或不必要的商品奋斗终生。

21世纪的今天,现代人徘徊在由消费主义虚构的伊甸园里,想要彻底摆脱内心的孤独。人们对于自由,这一结在无花果树上的禁果避之不及。他们不敢再迈出这一乐园一步,唯恐人格受到打击,万劫不复。 现代人的一生,又有多少是整个逃避自由的故事?

一切正如弗洛姆所言,当年他为分析纳粹主义留下的大作《逃避自由》,直到今天仍散发着光辉。于是,为了寻找掩藏在现代人心中真正的伤口,笔者决定用《逃避自由》的分析模式来进行一次简单的尝试,本文将总结弗洛姆的研究方法,并尝试对现代流行文化进行评析,尽量找出能够解决现代人内心驱之不去的焦虑,浮躁的方法。

因笔者经验,水平有限,此文仅供一笑。如有问题,烦请海涵。

一.《逃避自由》 “《逃避自由》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西斯极权威胁着全人类的共同命运.作者弗洛姆在书中主要探索了在历史进程中,“ 人性”和“自由”概念不定变化的关系。他提出,如果民主的兴起让某些人自由,那么与此同时,它也产生了一个让个人感到孤立、无能为力的社会。”

“埃里希·弗罗姆,美籍德国犹太人。人本主义哲学家和精神分析心理学家。毕生致力修改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以切合西方人在两次世界大战后的精神处境。弗洛姆被尊为“精神分析社会学”的奠基者之一。弗洛姆是法兰克福学派的成员,后来从德国移居美国后仍然保持与学派的联系。”

《逃避自由》,书如其名,意在分析二战中,以德国为首的法西斯主义国家之人民如何,为何要放弃对自由的追逐而投向国家社会主义,极权主义,纳粹主义的怀抱。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书中弗洛姆对个人自由的分析,到今天仍然适用。身为法兰克福学派的一员,弗洛姆在继承并纠正弗洛伊德的理论的同时,融合了马克思主义,解释了过去对自由的种种疑惑。为了能继续本文的主题,笔者在此斗胆对《逃避自由》进行简单的总结。 1.自由是什么? 在弗洛姆的分析下,自由分为“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

“消极自由”是当一个人冲破了传统权威,获得自由,这是萨特存在主义中所提及的典型自由。他第一次成为了一个人,而不再活在一个集体之中。然而摆脱了始发纽带的他,同时也面临着孤独,无能为力,“成为自己之外的目的的工具”。而与之相对的,“积极自由”则意味着“充分实现个人的潜能,意味着个人有能力积极自发地生活。” 2.为什么会逃避自由,自由是否成为了一种负担?

人类对自由的渴望,事实上由社会发展所驱动。一个人,天生渴望能够自由地获取足以生存的资料。然而更接近于现代意义的自由,却是在封建时期末期时,个人这一概念出现才出现。此时始发纽带被切断,并随着历史发展永远不可能复原。于是在某一群体中,共同爆发了个人的崛起。但一个人在面对宏大,繁杂的世界时,他的心中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在过去和自然,氏族,亲人,邻里,工会之中从未体会过得焦虑与不安,孤独。

3.如何获得自由?

为了摆脱这种孤独感,他天然地想要回到过去,想要回到始发纽带之中。然而历史从未倒退,生产力与社会制度的快速发展注定个人与过去再也无缘。于是他要么臣服于权威,抛弃自己完整的人格,以换来暂时的安全感。要么,他积极地去发展自我,挖掘自己的潜能,去创造,在创造中重新联系自己与整个新世界。

二.对现代人社会性格的试分析 本文既然想要试分析当代流行文化对现代人的影响,对现代人社会性格的剖析是绕不开的一步。然而奈何笔者才疏学浅,只能试着谈谈笔者对当代人(尤其是青年人)的社会性格的看法。

在弗洛姆看来,中世纪的欧洲人率先开始了人的觉悟。因为中世纪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生产关系开始结构并重塑。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密不可分,转而在同一群体中出现了不同的阶级。人们不再相信彼此,同时,他们的地位不再固定。理论上,他们拥有了无数种职业的可能。然而实际上,这也意味着过去不用过分担心的暖饱问题如今却需要几倍的努力。

同样,类比于中国,1949年前的中国形势纷繁复杂。但是新中国成立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制度上最大可能地联系在了一起。然而一切在改革开放时结束。在40年的发展历程中,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将农民过去互相依赖的关系撕碎。同样,在城市之中,混合所有制的经济模式标志着个人在理论上,制度上拥有了无限可能。人格开始觉醒,一个人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也有如此多的可能的未来。然而,由资本堆砌的世界里,难以逾越的阶级差距,越来越窄的晋升通道,不可忽视的贫富差距又令他心生畏惧。因此,社会中不同的成员,在心理上产生了不同的性格,并且这种性格在庞大数量的人群中形成了基础,成为了属于不同人群的社会性格。其中笔者所想着重提出的一点,便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体验过社会飞速发展的人们,不约而同地都有过这种体验,我们经常会被告知,从小有父母,教师,稍大之后,由上级,同级竞争者,若不努力,便会被社会淘汰。这类思想早已伴随日新月异的社会变化深入人心,影响日常生活,并持续演化,在人们的所作所为所言中体现。这类思想将自然界优胜劣汰法则简单应用于人类社会,并叫嚣着人生来从不平等。持有这种思想的人们自然的将人群分为不同阶层,所凭借的标准仅仅是所持有的资本种种,并断言人格在不同阶层的人群中不同。这无疑冲击了民主社会的认同根基,人的生而在人格上的平等。于是他们有的认为女性必然不比男性,并且嘲笑而不是帮助中国目前尚不成熟的为女性争夺合理权利的体系。他们有的坚持穷人所穷仅仅是因为好吃懒做,而毫不考虑日益紧缩的阶级上升通道。可同时,他们却畏惧并也渴望比他们更高级的权力,他们臣服于更高的权威,也自然地压迫社会中因为或多或少客观原因无法获得应得合法合理权利的人们。而当这群人把他们所推崇的权威所作所为奉为主流,便无疑会给所有,被强扣一个帽子“非主流”的人们带来最惨痛的压迫。而当当代的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初步踏进这一激烈,无情,冰冷的社会时,手中没有握着必要的经济基础,摆在他们面前的甚至是早已被资本划定,极不公平的收入分配,或是竞争激烈,依赖一定程度特权的,尔虞我诈的机构,他们会仿徨,手足无措。他们从始发纽带中脱身,以为早已成为自由人,然而却发现身旁空无一人。在日益严重的经济压力,精神压力下,就连相信他人也要付出巨大成本。他们又该怎么办?可笑的是,资本此时摇身一变,从天启骑士转身成为现代人的救世主。而资本所用的工具,便是消费主义。无需多言,马克思所提出的商品拜物教在今天成为了一种广泛心理信仰。资本借由消费主义,倡导借由消费,人们最终能实现自我。由此,商品最重要的属性价值,不再只是为了满足人类的温饱,使用,更是一种衡量商品所有者的价值标准。资本通过种种手段,说服消费者,购买某种产品便可给生活带来满足。而在购买不同商品,尤其是不同价格的商品所形成的不同消费者人群中,形成了对这一商品的价值认同。而资本最精明的地方在于,它把本只是针对商品的认同,扭曲为对商品所有者的认同。从而造成这一假象,仿佛你我买了同一种商品,你我便彼此认同。于是仿徨,徘徊着的年轻人们,终于找到了一种“实现自我”的方法。通过购买商品(包括但不限于实体商品,电子商品,服务等等,实际上现在似乎所有,不管是否具有价值及使用价值的物品都能被商品化)他们能找到同样喜欢这一商品的群体,得以摆脱心中的孤独。另外,更高价格的商品,似乎对标着更高的智商,更高尚的人格价值,更强的竞争能力,继而拥有社会认同,实现自我价值。而只要稍加思索,便可以知道这不过是商家为了获取财富的把戏,能购买更高价格的商品,并不意味着和别的消费者拥有同样的价值观,并不意味着更高洁的人格,而仅仅意味着那个有能力的消费者具有更多的财富,而这一财富的获得,并不必然因为高尚的人格。可社会变化过于迅速,当代人并不经常有时间,能力去思考,甄别资本的诡计,便一次次陷入消费主义的陷阱。而当他们不再有能力去购买商品,那些他曾经摆脱了的,孤独,无人认同,生活压力,竞争压力,阶级跃迁压力卷土重来,此时,又更容易陷入当代社会另一种鲜明的思想特征,虚无主义。社会上许多既得利益者,或者那些臣服在既得利益者裙摆下的人们,经常会指责当代年轻人的颓废,这又是上述社会达尔文思想的表现之一,然而,年轻人并非自己愿意颓废,草草度日。这实由面对残酷社会的无奈之举。想要解决之一问题,所需的不只是当代人们去改变心态,更重要的是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当代的人们,面临着历史上从未如此恶劣的心理生存环境,稍有不慎,便会被各种观念左右。那些脱离始发纽带的个人们,他挣扎在消极自由之中,为了重新与他人紧密相连,无奈之下,他抛弃了一部分的自我,在一步步地机械趋同之中,逃避自由!

三.当代流行文化的影响 在分析完当代人的社会性格之后,笔者再试图分析流行文化对现代人心理,精神生活,物质生活的影响。一如弗洛姆所言,“任何一个社会的整个文化精神都是受社会中势力最强大的那些集团的精神所决定的。”因此社会文化无疑受社会性格影响。而流行文化,便是从现代人的精神生活诞生,并反过来影响着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其中,消费主义成为了流行文化的广泛传播的有力推手。事实上无论是音乐,电影,还是网络文学,报纸,都或多或少被资本渗透,甚至任由资本摆布。一如笔者之前所提到的,消费主义将这些流行元素物化,仿佛消费者购买了产品,服务,拥有了某种流行元素,被贴上了某种流行元素的标签之后,他就能在这一流行元素的受众之中享有与他人的强烈的联系感,甚至对于另一种较低价格的流行元素的受众相比产生了人格上的优越感。为了让人们足够信任这一思维模式,不去质疑这一体系,不被其他事情分散了注意力,而去专注于消费,流行文化使用了后现代主义思潮中最常用的工具,解构。流行文化的重要性质之一就是碎片化。越来越重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导致现代人无法拥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严肃思考。从而流行文化演化出了代替思考的功能。然而本质只是缓解焦虑和促进资本循环的流行文化,并不具备完整的严肃思考的能力。于是商家精明地把经典,需要大量时间才能完全掌握的知识捣碎,喂到消费者口中。一定程度上,碎片化的文化起到了知识普及的作用,但人们往往很少在得到碎片化的知识之后还能继续深化了解,思考。例如当下很火的《奇葩说》,诚然当中涉及不少的辩论技巧,或许也有新颖的价值观念,然而,我们需要明白的是,不管再怎么标榜自己呈现多元文化,其实质仍然只是一档脱口秀,综艺节目。并不具备严肃讨论所必要的思维深度,程度,量度。同样,如今大行其道的知识付费,不过只是资本玩弄大众的又一手段。人们借由此以缓解焦虑,摆脱面对宏大,压抑,竞争激烈的现实的不安。而碎片化的另一重要影响,便是转移了公众的注意力。他不仅使得公众的思考不再完整,另一方面,他也使得公众的思考不再具有导向。事实上,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而且思考晚饭吃什么所用的思考量无法和思考个人命运等深刻问题相比。正如弗洛姆所说“麻痹批判思维能力的另一种方法是,破坏所有对世界的结构性看法。由于事实已不再是一个结构性整体的组成部分,因此,它便丧失了特性,仅仅是抽象的量的东西;每个事实只不过是又一个事实,惟一重要的是我们知道多少。对此,收音机、电影和报纸的影响是灾难性的。刚刚播完某了个城市遭到轰炸及人员伤亡的消息,接着就是香皂或酒广告,有时甚至在播新闻时突然无耻地插播广告。”我们对本应投入大量思考的事件投入和无关紧要的,或不需要大量思考的同样的思考量,正如赫胥黎所担心的那样,最终被信息海洋所淹没。 然而今天人们似乎觉得,不再严肃思考,脱离了宏大叙事的时代,是个人主义大行其道的时代。事实上的确,如今人们越来越关注自身,不过我们需要确定的问题是,我们所要实现的自我渴望,是否就是真的自己的?实际上人们所作所为必然受到外界影响,他以为他所想,实际上并非他所想,而是刚刚看过的一篇公众号的文章,他以为他所愿,其实并非他所愿,不过是看了他喜欢的明星做的广告。人们越来越没有能力去辨别某种思想是否属于自己。人们一方面受到消费主义蛊惑,一方面又寻找认同,他们害怕因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被孤立,于是自己残忍的阉割自己,在或自发或被动的机械趋同之中,化为有一具行走在繁华之中,却不具自我思想的行尸走肉。这一过程在社会现代化的发展中一直存在。过去,权威承担了侵蚀人们思想的角色,那个年代里,某些报纸,杂志,甚至是地方某个有点权力的人或人们,一句话就能改变另一个人的一生。然而到了现在,互联网将权威稀释,并将话语权送到每个人手中。我们不难体会到,在新旧世纪之交时,专家一词已被部分民众赋予了贬义色彩。可如今,自媒体等又重新充当了过去专家的角色。为了追逐利益,部分自媒体故意挑起争端。两性关系,性少数群体利益等等社会的尖锐话题被不断血淋淋地剖开碎片化并呈现在世人眼前,并且鼓吹人们关系的不断撕裂。在去权威化的过程中,新的权威又不断形成,继而又成为人们心中的“良心”,“道德准则”“自我要求”,成为人们心中实际上不属于自己的隐性权威。

我们就这样成为消费的奴隶,又任由思想被他人入侵。当人们失去了竞争的能力,繁重的压力只会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继而流行文化成为了最温暖的伊甸园。丧文化,佛系青年,不过是人们无力面对现实的自我退避。与其面对失败,与其承认自己能力不足,与其无法被认同,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去做。不去做,就不会失败。不去做,就会成为借口,而不用质疑自己。这着实是一种无奈。太多太多的人们,背负了太多太多不属于他们的责任。他们沉溺与鸡汤,因为鸡汤提供了一种简单的面对现实的暂时方法;他们喜欢二次元,喜欢追剧,喜欢流行音乐,喜欢质量低劣的无聊电影,只因那里有着他们无法体验到的生活,情感,还能和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共鸣;他们追星,给爱豆打榜,在飞机场苦苦等待,因为那是他们幻想的寄托。社交媒体前所未有的把所有阶级的生活呈现在同一张饭桌。过去,头等舱和经济舱之间还有一道幕帘,可如今他们知道社会中的特权阶级,既得利益者享受的生活非普通人所及。他们被灌输,只要有了足够的钱,就能过的像那些精英一样,就能获得幸福,然而却忽略了钱不过只是一种货币,幸福本就不是商品。被阶级卡死的欲望,得以在流行文化中喘息。流行文化成了人们最后的精神家园。即便那也是临时的安息之地。

四.如何获得自由 弗洛姆在最后提出了自己的愿景。在确保“任何人不得挨饿,社会必须对所有成员负责,任何人不得因害怕失业和饥饿而臣服于他人或失去尊严。”情况下,实行计划经济,让社会自身有计划的努力。他希望,在未来的社会之中,人们可以通过自身的发展,劳动,去创造属于他自己的东西,在这一过程中,他能有自己的思考,能自我更好地发展,重新和自然,他人产生联系。他希望未来社会的目标,是“个人以及个人的成长和幸福,生命不再需要成功或其他东西来证明,个人不臣服于,也不被操纵于任何自身之外的权力,无论是国家还是经济机器。最后,个人的良心与思想并非外在要求的内在化,而真是他的,所表达的目的也源自其自我的独一无二性。”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一阶段满足这一标准,事实上未来就是有了满足所有条件的社会,人们又是否真正能活得自由,幸福,那时的人类心理又会有哪些变化,我们只能预测,永远没法明晰。

只是在我们所处的时代里,流行文化确实带给了我们慰藉,我们确实在流行文化中找到了寄托。那些无聊的电影音乐,碎片化的知识,阅读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温暖力量,抚慰我们焦躁的心。也确实,在流行文化中诞生了不少的严肃向的,具有真正思考价值的作品,无论是爱森斯坦创造的蒙太奇,希区柯克营造的紧张氛围,库布里克在电影里留下的谜团,诺兰对宇宙无限的追寻,还是手冢治虫《悲伤的贝拉多纳》里对人性恶的思考,庵野秀明在《新世纪福音战士》里试图解决人们孤独症结的尝试,今敏《红辣椒》里对梦境的极致表现,或是rap歌手对社会现实的明朝暗讽,The Beatles传播全世界的幻灭的琴声,他们承担了部分严肃思考社会,人类命运的责任。以我有限的经验,经历,也许无法提出真正深刻的意见。但我希望,我们能更好地拥有共情的能力,也许无法突破消费,资本构筑的联系,但希望共情能让我们彼此真正地设身处地地和对方连在一起。而对于整个社会,更要有自己的看法与见解,多一些自己地思考,花多一点时间,来进行更整体地阅读,思考种种。即使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里,也不要放弃严肃思考的机会与能力。

再一百年后,又会不会有另一位“弗洛姆”,继续为了唤醒人类对自由的渴望而奋斗呢?

5 有用
0 没用
逃避自由 逃避自由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逃避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逃避自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