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要离开父母

大米
2007-09-21 看过
我用的标题来自《圣经》的“创世记”第二章24节,其实,整节的内容是“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可能从这段文字里去寻找答案是最简单不过了。

我是和朋友聊天时听说在放电视剧的,聊起来发现很真实,就去买了碟片看,看了一半把新浪的连载看掉,然后又看了后一半。就是觉得真实得可怕。

很多评论里把地域的差异作为事件的原因:东北的婆婆、上海的媳妇,似乎足以引发核战争了。可是我认为不是。东北的婆婆传统,上海的媳妇现代,那就是两代人的代沟问题了,我认为也不是,如果他们不来就没有问题,公公婆婆继续传统,儿子媳妇继续现代,也没有问题。如果你看到标题大概就明白我想说的了,他们没有离开父母、父母也不愿意离开他们,问题就大了。

其实,婆媳问题似乎是个与生俱来的话题,多少年来都一直存在于市井之中。不是东北和上海的地域文化差异才会产生这样的问题,或者根本就不需要来自两个不同地区这样一个故事背景,在我小的时候,普通人完全没有现在这样的流动性,东北婆婆和东北媳妇、上海婆婆和上海媳妇一样出问题。所以我认为真正的原因是他们和父母没有“离开”。

我说的离开不仅仅是分开住,而且包括儿女在心志上的完全的成熟、自立。我们可以顺着故事的发展来看看他们怎样的没有“离开”:

首先,他们买的房子有双方父母很大的贡献,虽然岳父母的贡献从绝对数量上讲占据绝对优势,但是也符合双方经济力量的对比,所以双方父母都尽力了,于是双方父母从一开始就觉得房子是自己的,尤其是丽娟这一边。但是这也成为后面双方大打出手的导火线之一。从一开始,双方的家庭就被卷进来了。如果小两口从一开始就下决心一点点还掉双方父母的投入,在以后,很多事情上就不会把双方的父母都卷进来。

其次,公公婆婆来了,但是是来做主人的。儿子是自己的;媳妇是儿子的,自然也是自己的;房子是自己出钱的,儿子在还贷款,自然就是自己的。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是来作客的。既然都是自己的,那自然在这个房子里,事情都得按自己的方式来进行,如果不是,那就改造呗!他们不愿意看到儿女独立的发展,不愿意看到他们的思想、行为和自己的标准不符。

再次,婆婆要集资,就想到了儿子,儿子没有足够的钱,就想到了岳父母,最后,丽娟也没有坚持而是帮了老公一把。而后来正是这笔钱要了双方的命。所有的人都没有“离开”。其实,我觉得,婆婆问一下儿子算是无可厚非,毕竟她也认为是好事;亚平问一下丽娟也算正常,就算自己有这钱,出去这么一大笔钱,也应该商量一下;但是没有就没有嘛,就非要叫丽娟去问岳父母要,包括丽娟死缠烂磨地去借钱,就不可取了。这块“双面胶”就这样把双方的父母粘在了一起。

然后,公公来治病,亚平的愚孝耗尽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欠了公司和岳父母的钱。为了这份孝,还以几乎是欺骗的方式让丽娟怀孕,为的是“不离开”父亲,而孩子又成为了最后的导火索。

最后,无奈的孩子带来了问题,先是丽娟又没有坚持不要玉喜,然后在上班后又不得不把孩子交给婆婆,这可能是现在的小家庭最最无法离开父母的一个现实了。

小说里展现了很多上海人现实的一面,但是这里面的人每一个都非常真实,每个人都有些自私,有些小算盘,有些小性子。可是这些人还是都付出了。我觉得丽娟的哥哥的角色太假了。

小说总要安排冲突的,这么多的事情发生在一个小家庭身上,所有人的神经都会十分脆弱。公公、婆婆、岳父、岳母,他们都不奸恶,但是都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改造下一代,丽娟的父母是用小算盘影响丽娟,但是丽娟并没有多受影响,基本上我认为她算是无私的。但是婆婆就把手也伸向了她,不仅不愿意离开儿子,还要把媳妇也粘上。

这部作品里,我非常同情这个婆婆,可能她年轻的时候就这样过来,好不容易熬成了婆婆,妇女却平等了。我还是很喜欢丽娟的性格和思想,因为我很能够理解她的想法,甚至她说的一句很俗气的话我也非常认同:“我要是去我媳妇家,我就看我媳妇的脸色!”这一点,交朋友也一样,我的一个好朋友,我去他家,看不惯他抽烟,开始经常说他,经常闹不愉快,后来不说了,看他的脸色吧,但是他来我家,也看我的脸色,自觉出去抽烟,相安无事。

所以,我不觉得是地域的问题,也不是传统和现代的冲突,是长辈太想让小辈,尤其是婆婆要让媳妇按照自己的标准来生活。就算是来自一个地方的婆婆和媳妇,有几个媳妇能够接受婆婆指指点点,告诉自己应该这样、应该那样呢?

但是说到现在,似乎和父母都应该有问题,为什么总是婆媳问题大呢?恶婆婆、恶媳妇的比例是不大的,更多的是这种虽不完美但也没什么大非的婆婆媳妇之间的问题。我觉得原因是女性的天性是要被爱的,而且要被全身心地爱的,所以,两个女人争夺一个男人的战争永远不会停止。这部作品不是讲述婆媳问题的第一部,也不会是最后一部,它不过是这个永恒的讨论里溅起的一个水花。

我觉得,电视剧里的两个人物很有意思,公公和岳父,公公不多的动作和话里充满了对婆婆的支持,因为他觉得那是自然而且正确的;岳父则鲜活得多,一个算是真实的上海老公和父亲。其实,全国人民都在谈论上海男人的时候,不知道全国的半边天更加愿意嫁给谁。

我觉得遗憾的地方是,小说的标题是“双面胶”,但是恰恰这个角色的着墨太弱,我看不出他太多的内心冲突。

我之所以说“真实得可怕”,是因为虽然真实,但是似乎婆媳问题就彻底无解了。有意思的是,小说里媳妇死了,电视剧里婆婆死了,似乎只有死一个才解脱。其实,“离开”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儿女们要下定决心从父母帐下独立,尤其是男性;父母也要下定决心,让子女独立。这个答案,《圣经》的作者几千年前就告诉我们了。
162 有用
2 没用
双面胶 双面胶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3条

查看更多回应(43)

双面胶的更多书评

推荐双面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